此时,不止直播间观众发现了猫腻,北疆的骑兵也发现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幕僚感觉自己的牙根都在颤抖,他抬手拔出匕首,狠狠化开粮袋。

    粮袋里层粘着厚厚的粮食,但除了这么一层,里面全是干草木柴和石头!

    假的——全是假的!

    他们上当了!

    此时此刻,幕僚才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柳羲能从一介白身走到如今的地步,岂是普普通通的拼爹族?

    如果粮仓的地图是那么容易获得的,柳羲能走到如今这一步?

    从头到尾全是柳羲的算计,为的就是将他们的二王子引到这里!

    一瞬之间,幕僚心思转了又转,他甚至想趁乱逃走算了。

    继续跟着二王子这个坑逼队友,什么时候挂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幕僚也清楚,他只是一介文士,若是没有士兵?;?,说不定他刚出去就被射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这一边,幕僚经历着心灵的煎熬,二王子的处境也不妙。

    他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大阵仗?

    他以前征伐小部落,看似是他在指挥,指挥得有模有样,实则有没有他都一样。

    小部落而已,哪里能敌得过北疆皇庭的铁蹄?

    征伐小部落的胜利让二王子心态膨胀,对自己的真实本事根本没有B数。

    他以为旁人夸他几句英勇善战,他便真的英勇善战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如果他不是北疆大王的二王子,他连屁都不是,顶多是个狂妄自大的坑逼。

    “别慌乱——别慌乱啊——谁再敢乱,孤便杀了谁!”

    “结阵迎敌——结阵迎敌听到了没有——”

    “玛德,谁还敢逃一下?”

    他再蠢也知道如今的情势有多么糟糕,

    火势蔓延,跨下战马受了惊吓,不停的横冲直撞,二王子费了一番功夫才让对方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周遭兵卒乱成一团,活像是无头苍蝇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怒,拔刀砍下身边人的脑袋,靠着血腥手段才赢得一丝冷静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一招真的奏效,北疆将士的阵型终于有点儿模样了。

    幕僚急忙道,“二殿下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您的安?!?br />
    他的话提醒了二王子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他性命重要??!

    外头的火箭射了一轮又一轮,好似四面八方都是柳羲的兵,一时间根本找不到突围的方向。

    若骑兵想要冲出火海,柳羲的兵便上前阻拦,直接用暴力将他们打回去。

    二王子慌忙之下抓住幕僚的手腕,

    “怎么突围呀!”

    幕僚道,“自然是集合兵力从薄弱处突围啊?!?br />
    这种蠢逼的问题也问出来,这队友也太坑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深呼吸几次,召集亲卫部队,准备突围。

    他虽然带了一万二的兵,但大部分都是骑兵。

    若是地势开阔,突围根本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两条腿的人怎么跑得过四条腿的马?

    奈何他们还带着大量辎重车,辎重车上面装满了沉甸甸的粮袋,进一步挤压了骑兵的活动范围。除此之外,姜芃姬还阴险地放了火箭,点燃了辎重车上的粮草,他们根本无暇他顾。

    “柳羲——贱人——”

    二王子愤恨咬牙,他不知道哪一环节出错了,但他知道自己拿到的图纸肯定有问题!

    若不是早有预谋,柳羲怎么会算得如此精准?

    估摸着,不止晁乌粮仓如此,黎江粮仓和桑陌粮仓也有伏兵狙击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花费重金才养起来的私兵,一下子折在这里,二王子心疼得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您的安危要紧!”

    幕僚打断二王子想东想西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逃命要紧,想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双方交战处破了一道口子,二王子在千余名精锐的护送下准备突围。

    姜芃姬接到消息,脸上露出一丝染血的狰狞微笑。

    “逃?问过我了没有?抓住之后,直接打断他的双腿!”

    她将弓箭放回马背,重新拿起沉重的陌刀。

    “抓活的!”

    经过姜芃姬的提醒,直播间观众才发现敌方首脑要逃跑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?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虽说主播用了计谋,不过好歹是一群骑兵啊,正面还没打就跑,瞧不起!

    【猫妖君】:打不过就跑,本来就是骑兵精髓呀。一般不是小败就是大胜,像现在这样惨的,估计史无前例。谁让他们贪心!不过话说回来,制定计划的人也太黑了,容我膜拜两秒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——这次制定计划的人是谁来着?

    观众们懵了一下,差点儿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【燊枷】:这个计划好像是慈美人、主播和孙文一起制定的吧?不过主策划是孙文那个老头儿……这老人真有前途,等他卧底结束,妥妥跻身一线谋士行列。诡计用得太溜了——

    孙文是谁?

    观众们又愣了两秒。

    不能怪他们记性差,实在是因为孙文从未出现在直播间,他们还没见过人呢。

    【莫聆音】:唉,孙文——本宝宝亲眼目睹直播间又一男神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虽说孙文是个孙子都七八岁的老人家,但魅力这玩意儿是不分年纪的。

    观众们对孙文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关注,姜芃姬顾不上直播间,领兵追赶二王子一行人。

    开玩笑,抓了二王子才算得上真正的大胜。

    若是让这条肥鱼跑了,这次行动的含金量至少降低五成。

    幕僚紧紧抓着缰绳俯在马背上,战马太颠簸了,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震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后面有追兵——”

    二王子只顾得上逃命,神经早就绷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听闻后面有追兵,他急得用马鞭狠抽马屁股,努力加速。

    快快快——

    他在心中焦急嘶吼,可惜草原神祇没有听到他的祈祷。

    杀神已经在他身后抽出弓箭,拉满弓身,霍地松开。

    耳边传来一阵阵嗡鸣,好似一阵清风吹拂耳旁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感觉有什么尖锐的东西狠狠扎进他的右肩,剧痛从肩膀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他身形维持不住,惨叫一声,直接从马上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活捉北疆蛮子!”

    姜芃姬收起弓箭,抽出陌刀砍下敌方队伍末端数人的脑袋!

    骑兵先锋营的战士紧跟在后,维持队形冲入敌方人群,掀起一场杀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