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孤知道你在担心什么。不就是怕柳羲突然出现?真是胆小如鼠——”二王子哈哈大笑,面上张狂,眼底透出几分轻蔑和鄙夷,他桀骜道,“纵然她来了又如何?正好,孤缺了一个暖床的侍妾。她要是来了,孤倒是可以勉为其难收下。等爷玩够了,让你尝尝鲜、壮壮胆!”

    幕僚没有开口反驳对方,因为他知道二王子情绪正处于高涨状态,谁都不能触他霉头。

    他早已习惯二王子的嚣张,此时也只能心累地摇摇头——

    真是无药可救了!

    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一路顺风,别半路出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人就是经不起念叨,例如幕僚担心的姜芃姬。

    二王子笑着道,“你真是杞人忧天,孤就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尽,脚下地面传来一阵阵轻颤,好似有什么东西从远方奔腾而来。

    一开始动静很小,几乎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动静越来越明显,地面的小石子儿还随之颤动。

    地动了?

    这是幕僚的第一反应,第二反应——他心中咯噔一下,一个可怕的念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——快将粮草全部丢下——有敌袭——”

    幕僚嘶声吼道,二王子正要翻身上马,骤然听到吼声,脚下一错,险些摔下马背。

    “吼什么吼——哪里来的敌袭?”

    二王子的反应慢了一拍,脚下的震颤越发明显,这才意识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动了?”

    二王子根本没朝敌军来袭这个方向思考,还以为是碰到了天灾。

    “不是——不是地动,分明是敌袭——二殿下,求您即刻下令,抛弃粮草迎战吧?!?br />
    幕僚呼吸急促,情绪慌乱,周遭夜色漆黑,好似有无数巨兽蛰伏在黑暗中盯着他。

    窒息的感觉涌上心头,幕僚失态地对二王子大喊,希望盖过周遭的骚乱动静。

    二王子心下一气,正欲说话,斥候骑着马快步跑来。

    “吁——”斥候翻身下马,对着二王子道,“左翼发现敌人踪?!薹ㄅ卸暇咛迨??!?br />
    二王子惊得瞪圆了眼睛,怎么会有敌人呢?

    难不成是刚才跑掉的粮仓守卫唤来救兵了?

    不对呀,晁乌粮仓距离柳羲军营有两日行程,这才几个时辰啊,怎么来得及喊救兵?

    幕僚见二王子还在眯瞪,气得想要跳脚骂娘。

    这种愚蠢的问题还需要脑子思考么?

    分明是早有预谋??!

    这时候,右翼斥候也急匆匆骑马赶来,“报——我军右翼方向发现数目不明的敌人!”

    二王子带兵清缴小部落,那些作战经验根本没什么含金量,一碰到大场面他就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快丢弃粮草——准备结阵迎战!”

    幕僚气得面红耳赤,如今根本不能指望二王子这个坑逼猪队友,只能靠他僭越下令。

    北疆骑兵的优势在于机动性,马背上驮着两大袋粮草,这怎么打仗呀?

    一旦和敌人交战,跨下的马不能奔跑,只能配合攻击或者碰撞踩踏,速度优势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驮着两袋死沉死沉的粮食打仗,也许马背上的士兵没累死,马已经累垮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赤红着眼,死死瞪着幕僚,牙根紧紧咬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听令!丢弃粮草,结阵迎战!”

    他们带了太多偷粮的辎重车,阵型根本摆不开来,冲锋切个敌方军阵的优势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一切发生太过突然,二王子这位头领还是个坑逼,底下的人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茫然。

    所幸,他们身为北疆战士的素养还在,碰见敌军踪迹,他们第一时间想要结阵。

    碍于辎重车的阻碍,这一过程显得缓慢而没有效率。

    他们乱糟糟的时候,敌人的大军已经从左右两翼袭来,将他们迂回包抄。

    姜芃姬率领骑兵先锋营一马当先,冲在最前,反手将马背上的长弓取下,箭头点上火。

    一边奔袭一边松开缰绳,轻松将弓身拉至满月。

    “放——”

    距离北疆敌军不足百丈距离,姜芃姬松开弓弦。

    一声嗡鸣之后,燃烧的箭矢带着一抹橘红划过天际,射入敌方境内。

    发射之后,她重新操控缰绳,控制胯下战马急速转弯绕向另外一侧。

    骑兵营的兵卒没办法像她一般远距离射击,但也做得不错。

    “汉美还真是有默契,来得不早也不晚!”

    正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李赟这一波夹击偷袭陪配合得相当完美。

    姜芃姬脸上挂着畅快的笑,一边御马疾驰一边射了几波火箭,全部冲着北疆骑兵去的。

    【珍视明眼镜】:主播,粮草全堆在那里呀,你放火箭,不会全烧光了?

    他们知道姜芃姬的脾性,对旁人很大方,对自己的生活饮食却有些抠门,每次吃饭总要吃掉最后一粒米。让这么一个节俭的人去放火烧百姓辛苦种出来的粮食,实在是扎心了。

    【可怜可叹】: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呀,用这么一批粮食换取北疆万余兵马,根本就是大赚的买卖。要是让这些北疆骑兵投入战场,到时候主播这里不止要损失粮食,还要损失好多辛苦训练出来的精锐兵力。再者说了,你没发现火箭射过去之后,火势很快就大起来了?

    经过这位直播间观众的提醒,不少人回过神来——

    对呀,这火势大得不对劲呀!

    虽说现在是干燥易燃的时节,但也没那么容易着火吧?

    此时,一位直播间大佬点出了关键。

    【夜舞焱灵】:粮草有问题!

    观众们费劲儿地观察,果然发现流矢火箭扎到粮草堆上,火势很快就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【女装害人】:主播果然蔫儿坏蔫儿坏的,晁乌粮仓除了最外面那些是真的粮食,里面那些全是假的吧?哪怕敌人的警惕性再强,这些人也不可能将所有粮草都打开来检查一遍。

    正如观众猜测的那样,姜芃姬只在晁乌粮仓放了数万石真粮,其他全是假的。

    【燊枷】:不过我有一个疑惑,如果是假的粮食,粮袋摸起来触感不一样的吧?

    姜芃姬怎么可能没考虑这个问题?

    她让人将粮袋内侧抹满了粘稠的**,然后放到粮食里面滚一滚,粘上一层粮。

    粘过之后,粮袋表面摸着便是粮食,里头则装其他易燃的替代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