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低沉,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听闻二王子要亲身上阵,他身边的亲卫和幕僚感觉脑子都大了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身体贵重,战场之上刀剑无眼,若是不慎伤到您了,无法对大王交代呀?!?br />
    身边的亲卫劝谏,一旁的幕僚也在附和,奈何二王子是个刚愎自用的脾性,自我感觉良好。

    他道,“孤跟着武师潜心苦学,连父王都称赞孤是北疆勇士,孤又岂能贪生怕死?”

    他还没成年的时候就赢了自己的武学师傅、连挫好几个陪练亲卫,战场之上杀敌英勇,每次都能带回不少的战利品……他是北疆的鹧应,勇猛强大,弱不禁风的中原弱兵还能伤他?

    北疆并非一派安详,内部也存在不少的声音。

    如果哪个小部落发展太快或者不听从皇庭的命令,必然招致皇庭大军的征伐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小打小闹不成气候,一般都是用来给北疆贵胄二代镀金用的。

    二王子曾率兵征伐过几次,每次都大获全胜,这让他膨胀得意,甚至看不清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你说你一个王子,待在大后方等着军功就行了,何必凑到前线给人添乱,给队友增加难度?

    自己什么本事,心里没点儿B数?

    幕僚和亲卫连番上阵,不仅没有说动二王子,甚至惹来对方的斥责和辱骂。

    最后,他固执地道,“不用再劝了,孤心意已决!”

    身边的人越是劝说,他越是生气,越想用事实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柳羲一介女子都能上战场杀敌,他这么个悍勇的北疆汉子还不如一个女人了?

    “待孤亲自抓了柳羲——”二王子环顾一圈,鼻尖轻哼一声,似是嘲讽。

    虽说刚愎自用,但二王子也知道自己性命珍贵,某些地方还是会听从幕僚安排的。

    他让先头部队换上汉家兵的装束,打上姜芃姬的旗号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碰上敌人最好,要是碰上敌人巡逻部队,借此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夜黑风高,正适合打家劫舍。

    二王子命令众人口中衔着木筷,用布把马嘴包上,不允许出声。

    一万两千兵马分成数波,沿着地图上的数条小道朝着晁乌进发。

    因为手中有着详尽的地图,二王子率兵躲开好几波查哨,一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靠近晁乌粮仓,巡逻部队越发密集,哪怕有夜色遮掩,依旧被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二王子心下一急,一旁的先锋官用一口流利的中原官话作答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柳州牧派遣过来增援粮仓的!州牧担心北疆蛮子偷袭粮仓?!?br />
    这个先锋官也是个人才,撒谎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,甚至还露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夜色太黑,彼此间又隔着一段距离,对方看不清二王子这里有多少人,盘问两句便放行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心下一松,旋即又生出几分轻蔑,“不过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也许是前半夜的运气已经用完了,二王子接连又遇见好几波巡逻,他们应对得越发娴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竟被拖延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距离晁乌粮仓已经不足一刻钟的路程。

    相较于二王子这边的顺利,另外两路则没有这样的优待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上只碰见了三波巡逻兵,同样用撒谎的手段蒙混过去,殊不知姜芃姬手底下的巡逻兵和其他巡逻兵不一样。彼此交接之前需要对暗号,暗号若是对不上,格杀勿论!

    当然,今天不一样。

    巡逻兵得到上层指示,今日若是碰见无法对上暗号的人,不用声张,配合对方演出。

    北疆以为自己行动顺利,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全在敌人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黎江粮仓——

    李赟口中嚼着干草,一手持枪,另一手用布条细细擦拭枪头,锐利的眼神涌动着战意。

    “婉儿,暖暖,等我回去!”

    李赟将擦拭的布条丢到一旁,属下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李校尉,敌人已经列阵将粮仓包围!”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李赟站直身体,一手抓着战马白白的缰绳,利落地翻身上马,一手持枪高振。

    “出兵迎敌!”

    此时,粮仓外头已经响起厮杀的声音,两千骑兵冲向黎江粮仓。

    “冲!”

    按照以往的经验,粮仓防线根本经不起他们一波冲锋,便会一溃千里。

    更遑论他们出现突然,崇州方面应该毫无准备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仓促迎敌,更加不可能挡住他们骑兵的铁蹄。

    这次却不同——

    当身穿藤甲的骑兵结阵,加速冲锋,马儿前蹄突然踩空,带着巨大的惯性向前栽去。

    一撮撮人头从地底冒了出来,他们手中握着不知名的镰刀状武器,狠狠砍向马腿,迫使马儿吃痛向前栽去。做完这事儿,立刻将脑袋缩回地底,冲着来不及反应的第二梯队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黎江粮仓四周两百丈距离,挖了数十条环形战壕,为的就是对付北疆第一波骑兵冲锋。

    这些战壕彼此间的距离没什么规律,甚至还有环状波浪。

    为了掩盖这些战壕的存在,空地上铺满了草皮,加上夜色掩护,这才没有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靠近粮仓中间位置,战壕和战壕之间还洒了密集的铁蒺藜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北疆这支队伍也意识到他们中埋伏了。

    黎江粮仓根本不是一块肥肉,分明是一块带着肥肉的捕兽夹!

    不过,骑兵冲锋速度过快,两百丈的距离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等他们意识到埋伏,试图撤退的时候,先头一批的骑兵已经冲到粮仓跟前。

    “想撤?问过小爷手中枪了?”

    为了方便迎击敌人,粮仓四面八方留了一条半丈宽的小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类似的场景发生在桑陌粮仓。

    姜芃姬就是个闲不住的性格,她不喜欢批改文书,热衷亲自下场打仗。

    北疆方面是过来袭击粮仓,专门偷粮的,除了携带作战武器和兵马之外,他们的队伍还带了大量用于运粮的辎重车。前方队伍失利,士气一下子低落下去,后方兵马试图撤离。

    辎重车反而成了他们骑兵的阻碍,将他们堵在一处,无法向四面八方突围。

    北疆骑兵的作战素质还不错,虽然后方的表现很丢人,但残余骑兵却开始组织冲锋突围。

    “斩马营,上前结阵!”

    指令下达,一声响箭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斩马营兵卒迈着沉重的步伐抵挡在骑兵冲锋的路上,沉重的盾牌结成鱼鳞状,宛若厚实的铁墙,后排兵卒举着锋锐长矛,在前方战友的掩护下以长矛抵御冲锋,弓弩手则在最内散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