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一早就在上虞三城布下眼线,二王子大军刚进城,她这里便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终于有仗可打了,再不打,老子手中的兵器都要生锈了?!?br />
    符望接到消息,他连身上的甲胄都没来得及换,赶忙去中军主帐。

    跟他顺路通行的李赟见状,无奈地失笑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几年练兵,当真把符将军憋坏了?!?br />
    符望骨子里便带着好战基因,根本安分不下来。

    练兵几年,生活安逸,他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平日里只能靠着大量运动和训练兵卒,发泄多余精力。

    因为训练太重了,符望手底下的兵卒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要不是姜芃姬看不下去,出手减轻兵卒的训练量,说不定已经闹出人命了。

    符望快步走,一边走一边道,“当兵打仗的,当然要时常见血才能保持锐气。整天折腾什么演戏,哪怕演得再像,那也是假的。倒不是说主公做得不好,只是憋屈呀——”

    符望时常拉着几个武将切磋,除了李赟能和他过百招不落下风,其他人都不经打。

    当然,丸州集团能打的武将不少,但典寅、孟浑这些人都不在崇州。

    打来打去都是李赟,时间一长,符望也觉得腻味了。

    “符将军真想打个酣畅淋漓,找主公不就成了?”

    李赟不说还好,一说符望便忍不住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和李赟打,二人胜负八二开,那么和主公打,基本没有赢过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,这么能打!

    到了中军主帐,几位军师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姜芃姬看到人已经齐了,眼神瞥了一眼亓官让,对方心神领会,取出一面檄文。

    “蛮族竖子诬蔑我等偷袭,为了报复,竟然派遣数队骑兵骚扰边境无辜百姓,屠戮边境村落,烧杀抢掠。此等恶劣挑衅的行径,是可忍孰不可忍!”姜芃姬道,“诸君可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丰真道,“臣以为,当以重兵伐之,扬我军威!”

    卫慈附议。

    符望早盼着打仗,当然不会不同意,恨不得高举双手双脚。

    李赟也知道接下来的战役是为明年北伐做准备,热血高涨,岂有不应的道理?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?!闭誓谥谌硕际撬男母?,不可能提出反对意见,姜芃姬对亓官让道,“劳烦文证将这檄文昭告天下,好让天下人知道,不是我等兴兵好战,实在是北疆蛮族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亓官让作揖到底,口中称“喏”。

    走一遍形式,接下来才是至关重要的战略部署。

    “北疆蛮族手中有一份造假的粮仓地形图,分别在桑陌、黎江、晁乌三地。领兵的人是北疆二王子,此人生性贪婪且刚愎自用,定然想要吃下三个粮仓的储粮。不过粮仓储粮巨大,此人定会出动大量兵力,甚至抽调大部分的守备。如此一来,上虞三城的防守便会相当薄弱。正图,我给你一万兵马,你能不能在两日之内攻下三城?”姜芃姬抬头,点了符望的名字。

    符望一直绷紧神经,听到自己的名字,立马出列。、

    “末将领命!”

    用一万兵马在两日内攻下东庆心心念念十数年的上虞三城?

    这话搁在以前,绝对是天方夜谭!

    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计算过,按照她今日营造的种种条件,未必不可行。

    北疆二王子太过贪婪,他打着吃下三个粮仓的主意!

    光凭他自己带来的两万私兵,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为了凑够人手,这人必然要抽调三城的守备。

    二王子抵达之前,三城的守备平均也就一万人左右,再抽调一部分,还能剩多少人?

    三个虚假的粮仓吸引了大部分的守备力量,导致三城守卫空虚,防守薄弱。

    她拨给符望的一万兵马全是精心训练数年、装备精良的精兵,绝对能扛得住这般密集战役。

    不说以一当五,一个打三个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,符望还不能赶在北疆援兵抵达之前攻下上虞郡三城,那也太对不起他的威名了。

    “汉美!”

    李赟出列,静静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命你带领六千兵马埋伏黎江,务必全歼敌人,不留后患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带领六千兵马埋伏桑陌,等全歼敌军之后,我和汉美会和抄了敌方主力的去路?!?br />
    虚假粮仓共有三处——桑陌、黎江、晁乌。

    其中晁乌的规模最大,几乎是其余两个粮仓储备总和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几位谋士合计之后,一致认定刚愎自用的二王子会亲自领军偷袭晁乌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的粮食最多,撤离的路线最平缓,二王子还有亲力亲为,展示武力的癖好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对方带领主力偷袭晁乌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为了拖延时间、迷惑二王子的判断,姜芃姬在晁乌放了不少粮食。运粮会拖延他们的行军速度,等姜芃姬和李赟守株待兔,吃掉敌方势力,他们还能抄近路拦截、埋伏二王子的主力。

    如果能生擒二王子最好,如果不能便直接斩杀。

    他们要在北疆边境援军反应过来之前和符望回合。

    以免发生意外,姜芃姬让留守的兵卒镇守。

    安排了武将的任务,姜芃姬又雷厉风行地安排诸位谋士的任务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整个主帐弥漫着紧张的气息,甚至影响了直播间的观众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时隔数年,终于又看到主播如此帅气的一面。

    【美人卫子孝】: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男朋友@主公姜芃姬。

    【主公姜芃姬】:哎呀嘛,咔咔的!@美人卫子孝

    【木兰当户织】:楼上你们是要搞事情?这么热血澎湃的场景,请尊重一下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前方高能预警,蓝色弹幕小伙伴不习惯血腥的话,最好快点离开直播间。事先声明,我们家主播真的非常凶残。她的直播内容,胆小一些的直接吓破胆的。

    红色弹幕观众一副喜闻乐见的表情,蓝色弹幕观众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觉厉,但他们怎么能离开直播间,如了红色弹幕观众的愿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他们就不离开!

    “最后——秣马厉兵三余载,诸君,全看你们了!”

    是时候让北疆看到她的獠牙。

    骑兵的神话也该终结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