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王子骑着高头大马,优哉游哉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上虞郡的南山县城?瞧着也不怎么样……还不如北疆小小部落繁荣?!?br />
    街道两旁的房子萧条破败,几乎看不到商贾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据说上虞郡当年也是个好地方,商贾贸易繁荣,如今物是人非了?!?br />
    二王子的幕僚骑马落后一步,一边环顾四周,一面感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——不过是中原边陲小城罢了,再繁荣能繁荣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二王子不屑地大笑,他带来的两万私兵在城外驻扎,自己则带着上千精锐进城。

    这两万精锐可是他倾家荡产才培养出来的,平日里当眼珠子一样疼爱。

    为了独吞好处,他牙一咬,心一横,直接把自己的家当全部拉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主动向北疆大王请缨,接手上虞三城,原先的守将被打发到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二王子大马金刀地落座,南山县的主簿战战兢兢地站在他面前,等候命令。

    “你报一下城内还有多少兵卒”

    主簿哆哆嗦嗦道,“城内有守兵六千七百人?!?br />
    二王子扭头对着幕僚讥笑,“南山县才六千七百人,这么点儿守兵能做什么?崇州柳羲也是够窝囊的……孤王听说,东庆那些酸腐儒生整日说要夺回他们的领地。南山县守备如此薄弱,柳羲竟然不派兵打回来?看样子,东庆这些孬种,收回领土不过是嘴上喊喊口号罢了?!?br />
    幕僚笑着奉承二王子,好话一箩筐,说得二王子心里舒坦。

    二王子一副挥斥方遒、指点江山的自信模样,侃侃而谈道,“虽说柳羲孬种了些,不过她毕竟是女儿家,胆量不如男儿很正常。虽然南山县仅有守兵六千七百人,但个个都是北疆精锐,战场上能以一当十。柳羲被外界吹捧得如何厉害,到底还是个胆怯的女儿家,难成大器?!?br />
    幕僚面上的笑容显得有几分尴尬,不过表面上仍旧迎合二王子,将他夸得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相较于二王子的盲目自大,幕僚还有几分清醒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他是能理解姜芃姬为何没有动兵收复上虞三城。

    一来,打仗不是说打就能打的。

    不管东庆百姓如何怨念,上虞三城已经被东庆割让给北疆,这是北疆的领土!

    若是贸然发兵打回来,这意味着要和北疆彻底撕破脸皮,正式向北疆宣战。

    二来,打仗消耗太大,前期准备也格外漫长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任何准备就开战,这跟自取灭亡有何区别?

    三来,反正上虞三城已经被北疆糟蹋成这样,早两年收复或者晚两年收复,区别不大。

    这些话他不敢和二王子说,免得坏了对方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说的是?!?br />
    二王子哈哈大笑,对着幕僚道,“还是你最懂孤王的心啊?!?br />
    大喜之下,二王子宴饮两日,拉拢结交当地贵胄。

    别看这些北疆贵胄待在上虞三城,好似被流放了,但他们也是经营多年的地头蛇。

    上虞三城算是北疆和东庆边界的缓冲地带,同时也是不少物品走私最泛滥的三不管地区。

    这些物品大多是战争资源,利润巨大,哪怕是二王子瞧了也忍不住眼馋心动。

    不过,快乐的时光没有过去多久,一个紧急情报传入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

    屋外传来传信兵高亢急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二王子正端着酒樽和人对饮,听到这声音,两道剑眉不悦地紧蹙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,胆敢打扰孤的兴致?”

    传信兵呼吸急促,说话间带着几分忐忑和紧张。

    “回禀二殿下,巡逻骑兵在南山县外发现我方兵卒尸首,共计二十五人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浓郁的酒气从鼻孔喷出,二王子猛地将酒樽盖在酒桌上,砰地一声巨响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一旁的幕僚收敛笑意,趁着二王子发怒之前询问传信兵。

    “何人所杀?那二十五人又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传信兵一五一十地讲来。

    昨夜巡逻交接的时候,发现一队骑兵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第二日,巡逻骑兵在距离岗位不远处发现失踪人员的尸首,尸首附近还有搏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幕僚一听,心中咯噔一下——不妙!

    “尸首如今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正在殿外?!?br />
    “抬上来!”二王子胸口涌起暴戾之气,抬脚踹翻了酒桌,“孤要看看,谁敢这么做?!?br />
    一声巨响,惊得堂下歌姬舞姬不敢动弹,瑟瑟发抖,好似鹌鹑。

    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过后,北疆兵卒抬着尸体入殿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尸体,还有不少现场发现的线索,其中最重要的便是一枚令牌。

    这枚令牌不是别的,正是崇州士兵的令牌。

    遗留的凶器以及凶器刻着的字迹,无一不是指向崇州。

    看过这些铁证,二王子愤恨地捏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柳羲,孤王还没有找她麻烦,她倒是先来挑拨了?!?br />
    二王子怒火飙升,一旁的幕僚暗暗叫苦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此时还需要进一步调查。如此草率便断定是崇州柳羲挑衅,万一不是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幕僚话还没有说完,二王子出声打断他的话,“这有什么草率的?这事情除了柳羲,还有谁做得出来?再者说了,纵然不是柳羲做的,那又如何?孤与柳羲,或早或晚,总有一战?!?br />
    二王子主动请缨跑来上虞三城,本来就是想用上虞三城当跳板,偷袭姜芃姬的粮仓。

    本来还想修养两天再动手,如今崇州方面坐不住试探他们,二王子岂能容忍?

    幕僚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觉得这事儿很不靠谱。

    二王子道,“柳羲杀孤二十五人,孤必当十倍还之?!?br />
    幕僚眼皮狠狠一跳,眼睁睁看着二王子派人去请众将士商议军事。

    “等孤夺了她粮仓,届时柳羲手中无粮,看她如何嚣张!”

    按照地图所示,粮仓共有三处。

    这三个地方,二王子已经派人确认过了,几乎每一处都储藏着两百万石的军粮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三十万石足够十万大军吃用月余。

    柳羲这些年囤积下来的军粮,足够十万大军打两年仗!

    只可惜,柳羲用人的眼光不好,竟然泄露了如此重要的粮库分布图。

    一旦没了粮食,她死定了!

    二王子遥望崇州方向,狠狠地咬牙。

    “如果孤无法运走这些粮食,孤也不会给你留下一米一粟!”

    能搬的搬走,搬不走的直接烧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