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文在北疆搅风搅雨,阴谋诡计玩得飞起,姜芃姬这边也做好开战准备。

    正值秋收,众人忙得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等秋粮入库,这才轻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今年这批秋粮已经入库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奉上厚厚的账目,收上来的每一笔粮食都登记在册。

    姜芃姬认真翻阅一遍,“有了这批粮食,打仗也有底气了。子孝那边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亓官让素手两侧,面无表情地道,“还未有消息,不过算算时间也快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点点头,没有其他反应,亓官让忍了一会儿,不得不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主公未曾见过孙文,怎知他真有吕尚之能?这般轻易交托信任,若是他贪恋北疆权势……”亓官让话未说完,但剩下半截什么意思,他相信姜芃姬心知肚明,“不可不防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着道,“孙文有没有吕尚之能,这点我不知道,不过子孝清楚就够了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露出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叹息着道,“主公这是长大了?!?br />
    白菜长大了,终于会拱猪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好似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被猪拱了?!苯M姬调侃了一句,“醋味真重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暗中翻了个白眼,内心接了一句——

    说反了吧?

    自家因为信任卫慈而相信他的判断,若非某种蜜汁滤镜加持,相信主公不会这么轻率的。

    他蹙眉道,“主公到底是从何时有那种心思的?”

    毕竟是女性主公,颇受苛责。

    若是和自己下属扯不清关系,指不定名声会臭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呀?我也记不清了。不过文证大可以放心,子孝不会影响我的志向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一直以局外人态度观察周遭情势,他对局面看得比当事人还要清楚。

    “让倒不担心主公,反倒是子孝那边……”亓官让拧眉。

    卫慈没有刻意抢风头,存在感也不高,但仔细思量他做的事情,谁也不能说他不是栋梁。

    这等人才不应该被埋,没更不应该像金丝雀一样被拘束在笼子里。

    如果不这么做,任由他一展才华。

    纵然主公不介意,其他臣下会没有心思?

    一个势力最重要的就是和谐团结!

    “当真非他不可?”亓官让问。

    “非他不可!越是相处,越是觉得他就是我想要的那个人?!苯M姬笃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有抱负的男儿,谁想当一只金丝雀?他不愿意苟且,主公恐怕也不忍心让他委屈?!?br />
    若是公开身份,卫慈必然要远离权势中心。

    不是不信任他,仅仅是为了势力内部团结,以免其他人生出不平衡或者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若是姜芃姬一意孤行,兴许会害了她,更害了卫慈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文证以为?”

    亓官让道,“不如一直瞒着吧,让也当自己浑然不知?!?br />
    “瞒着?”

    姜芃姬喃喃重复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主公生出的孩子,必然是您的血脉,父亲是谁并不重要?!必凉偃盟?,“您说自己有感而孕也好、梦中成婚生子也好,只要有了孩子,父亲的身份可以瞒着。只要旁人不知道父亲是谁,子孝也可以继续实现他的抱负和志向。只是这么一来,倒是要委屈主公和子孝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思虑良久,半晌才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文证想得还真是遥远?!?br />
    “迟早都要面对的?!必凉偃媒庸M姬审阅完毕的账册,面无表情地道,“您也该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绪。私底下如何,让管不着,平日里的时候……您好歹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?!?br />
    好比之前那一次,看着卫慈的眼神活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总是如此,连迟钝的武将都能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亓官让也是私底下提醒一句,以免自家主公年轻气盛,做出令人悔憾终生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文证,这事儿我考虑考虑?!彼淙徊幌氤腥?,但亓官让给出的办法已经算是两全其美了,“如今还是多事之秋,不适合考虑这些儿女情长。我们还是谈一谈正事好了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生硬地转移话题,亓官让只能无奈地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正说着,帐外通传卫慈求见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公?!?br />
    卫慈先是行了礼,然后对坐在姜芃姬下首的亓官让颔首,十分主动地在另一侧落座。

    “这是刚刚收到的线报,大鱼已然上钩?!?br />
    卫慈双手递上折子,姜芃姬接过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这个孙文还真是有本事,这一手计中计,玩得当真漂亮?!?br />
    信中说了,孙文暗中谋划,成功让北疆二王子主动请缨,领命去上虞三城驻守。

    如今的上虞三城可不比以前,根本没什么油水可捞,几乎被北疆贵胄当成流放之地。

    二王子想要给自己镀金,去哪里不好非要去上虞三城?

    自我流放?

    其他王子收到消息,纷纷冒出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一想到二王子平日里的桀骜劲儿,他们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可除此之外,他们又想不出二王子主动前往上虞三城的理由。

    北疆王子们私底下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老二以为上虞三城还能招兵买马不成?”

    “指不定真这么想的,不过上虞三城根本没什么油水了,他去了也只会失望?!?br />
    “也许是以退为进?借此博取父王的看重?若是如此,这招式未免太烂俗了?!?br />
    哼——

    恐怕这些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,二王子手中有一份详尽的崇州粮仓分布图。

    根据可靠消息,粮仓之内储存着崇州数年来的积蓄。

    只要截走这些粮食,柳羲怕是要伤筋动骨,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二王子得意地想着,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带回巨额粮食、备受大王嘉奖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兵比其他兄弟多,若是再有一份大功锦上添花,他距离北疆王的宝座便不远了。

    当然,二王子也不傻。

    他已经事先派人去量粮仓标注的地方查探过,消息千真万确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份图纸还是由他最信任的心腹——母亲的胞弟,他的舅舅送来的。

    种种原因相加,他才如此信任。

    因为粮食数额巨大,二王子心一横,直接拉出自己所有的私兵。

    “大军开拔——启程!”

    二王子开拔之日,姜芃姬派人重新选了粮仓,改了地点,只留一层空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