纵使如此,四王子仍旧威胁似得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当着孤的面说这话,难道不怕孤因此降罪于你,甚至——杀了你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四王子的眼中冒出骇人杀意,腰侧的弯刀已然出鞘。

    “怕,自然是怕的,谁能不怕死呢?老夫今年虽有四十六,但还没活够呢?!?br />
    孙文镇定自若,似笑非笑地瞧着四王子,眼底闪烁着睿智而自信的光芒。他的眼神明明确确传达了一个信息——他不惧!他不惧怕四王子的死亡威胁,甚至不觉得对方会真正降罪。

    二人眼神对峙半晌,四王子喘着粗气,额头滴落颗颗豆大汗珠,抬手将弯刀插回刀鞘。

    “罢了,孙先生有什么话尽管说来,孤听着就是?!?br />
    说罢,心有不甘地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论老谋深算,四王子哪里是孙文的对手?

    论心态坚韧,孙文更是做到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麋鹿兴与左而目不瞬”的超然境界。

    二人一番较量,孙文还是赢了,彻底打消了四王子的疑心。

    孙文笑道,“上虞郡那三城,食之无味,弃之也不可惜,倒不如好生利用一番。以它作为诱饵,既能伤了柳羲,迫使她一两年内难以发兵威胁北疆,又能帮助四殿下铲除心腹大患?”

    四王子眸子闪过一丝厉色,他道,“孤的心腹大患?”

    孙文道,“北疆一向讲究立贤选能,不论出身贵贱,四殿下自然也是有资格登临王位的?!?br />
    假使按照汉家嫡长继承制度,说不定所有兄弟都死光了,四王子也没继承权。

    谁让他母亲只是一个供人玩乐的女奴?

    不过,北疆的风俗和中原不同。

    北疆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,哪个孩子更强便能继承更多的财产。

    哪怕四王子只是女奴的儿子,他也是有资格继承王位的,只要他够强。

    孙文短短一句话,快很准地戳中四王子的软肋。

    四王子握着弯刀的手颤了颤,甚至连呼吸都出现了可疑的停顿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自己有资格,但有资格不意味着有希望。

    他的母族太弱,原始资本贫瘠,起点是几个兄弟中最低的。

    他想要干翻周围八个兄弟,登上王位,非得过五关斩六将不可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孤……有希望?”

    四王子呼吸急促,孙文能布下那等天罗地网的计谋,若是能全力帮助他,王位未必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,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不行?”孙文表情淡然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好似超然世外,“九位王子之中,二王子的兵力最强。四王子若是想染指王位,他是您首先要除去的。大王子用自污的手段求自保,暗中也在积蓄力量,不得不防。文有一计,一石数鸟。用上虞郡三城换得柳羲无法动兵、大王子和二王子全部被废,如此一来,您觉得划不划算?”

    如果这话说给姜芃姬听,估计她早把人脑袋给拧下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什么叫寸土不让?

    哪怕让土地搁置长荒草或者变成粪坑,旁人也别想染指分毫。

    姜芃姬曾为了三米边界,用枪炮口戳着联邦邻居的脑门,强行摁着对方谈判。

    第七军团可是三个主战军团之一。

    她直接对使者搁话——

    要么把腿收回去,要么直接开战!

    庆幸,孙文对话的对象是四王子,而不是凶残的姜芃姬。

    四王子眼皮剧烈跳动,心脏也不争气地砰砰狂跳。

    他和大王子、二王子的年纪相差不大,小时候没少受两个人的欺负、羞辱和挤兑。

    对于四王子来说,那两人就是堆在他面前的两座大山,高得令人绝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孙文却告诉自己可以除去这两人,甚至还能让柳羲无法动兵!

    “先生——快快告诉孤!”

    四王子紧张地捏紧了拳头,不知不觉中,他的喜怒已经被孙文全权掌控。

    “殿下附耳过来?!?br />
    孙文垂眸,四王子连忙倾身支耳。

    “孙先生请讲?!?br />
    “如今正值秋粮收尾,粮食陆续收入粮库。二王子性格急躁,急功近利,但此人不善经营。近些年来,北疆粮价大涨,他手底下豢养那么多私兵,粮食早已入不敷出。四王子不如私造一份崇州屯田粮库的地图,透露给二王子。以二王子的脾性,必然会死守秘密,独吞好处?!?br />
    何为打草谷?

    人马不给粮草,无后勤保障,完全靠军人自筹给养,掠夺民间粮草财物,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北疆骑兵经常骚扰崇州百姓,打家劫舍,搜刮粮草。

    起初,他们得知姜芃姬在崇州屯田,还想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奈何姜芃姬这人太奸诈,每年秋粮入库的粮库地址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北疆试着打草谷,除了第一次小胜,之后去打草谷的兵差点儿没饿死在崇州境内。

    吃过几次亏,他们便知道姜芃姬的便宜不好占,打草谷收效不大。

    如今,北疆已经很少组织大规模骑兵去打草谷了。

    二王子若要神不知鬼不觉独吞这笔秋粮,肯定不能以打草谷的名义靠近边界。

    孙文继续道,“如此一来,二王子为了不让外界秘密,他必然会主动请命戌守上虞三城,方便行事。四王子再略施小计,派人伪装成柳羲的兵,杀他几个亲卫,二王子会将这笔账算到柳羲头上。不过您要记住,一定不能让自己的亲卫去伪装,最好让明面上是大王子的人去做这事儿。哪怕事迹败露,旁人也只会查到是大王子动的手,刻意勾起二王子和柳羲的战火?!?br />
    四王子一边听一边点头。

    孙文又道,“柳羲此人性格爆裂,二王子又是个刚愎自用的脾性,这二人若是对上,不可能不打起来。不过,二王子私兵再多,他又能抵抗柳羲多久?上虞郡三城多年未曾修缮,根本抵抗不住柳羲强兵。二王子若是战亡也就罢了,若是没有……既折损了他精心豢养的私兵,还让大王看到他私兵数目,看清他的野心。至于刻意挑起两方战争的大王子,同样讨不了好?!?br />
    四王子一面听,一面心中胆寒,同时又冒出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很快他回过神——

    “那柳羲呢?”

    孙文笑道,“上虞三城已如废墟,柳羲攻下还得善后,不正好分散了她的精力?一两年之内,她哪儿有精力再度开战?”

    四王子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是啊,只要缓过这一两年,北疆的情势便会大好!

    “先生果然高明!”

    孙文呵呵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