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你们不吃么?朕倒是觉得挺好吃的,味道不错。对于百姓来说,能让他们填饱肚子的食物便是好的食物。所谓低贱或者高雅,那只是生来富贵、不知饥穷的富家二世祖才讲究的?!?br />
    陛下不仅胃口大开,吃下两份,还让御厨给太女姜琰也准备了一份。

    卫慈记得很清楚,陛下年纪愈长,身体每日渐下,已经很少有这么好的胃口了。

    【如今盛世太平,但琰儿也不能忘却先辈在乱世中所受的苦楚,当时时刻刻心怀感恩,务必将百姓民生放在头等位置,这样才不辜负先贤们的流血和牺牲。食物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难道说朕将国宴上的佳肴全部丢给猪圈的猪,它们便是低贱吃食,不配被在座诸君食用?】

    寥寥数语,不仅抹平了恶意羞辱,顺便彰显了自己的爱民之心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轻拿轻放,免去一场血腥的屠戮。如果她不这么说,但凡经手地瓜和红薯的人,不论是敬献的番邦臣子、奴仆、御厨还是本朝官员,极容易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,死罪难逃。

    若是清洗下去,少说也是两千余条人命。

    帝王的威严不容任何人挑衅!

    陛下却选择了轻拿轻放,甚至大度地接纳了地瓜和红薯,令御厨以这两样吃食为材料,研究各种各样菜品,等它们被民众接受再推广全国。谁能想象得道,这两样东西竟那般高产!

    因为了有了它们,姜朝至此之后才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粮荒。

    重生一回,再见这两样小东西,卫慈心头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还未等他回过神,耳边听到古信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过,它们在当地并不受欢迎,人们除非饿极了,不然不会吃,平日都是喂养家猪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表情没有一丝异样,她笑着道,“味道不错,能吃就好?!?br />
    卫慈听了,神色越发柔和,唇角笑意渐浓。

    陛下果然还是陛下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时候的她,纯澈无垢的本质都未曾变化。

    古信苦笑道,“小东家还是这般豁达的脾性……老奴话还没说完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垂涎观众们说的烤地瓜滋味,抽出心神询问道,“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老奴将它们带回来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若非这点,老奴也不敢将这等难登大雅之堂的吃食送到小东家面前?!惫判诺乃嘉故呛鼙J氐?,人不能和畜牲抢食物,说出去丢人。

    “古叔说,我听着?!?br />
    古信仔细道,“它们产量极大,容易种植,不惧干旱,人吃了也能果腹,倒是适合农家百姓种植。不过老奴仔细查问一番,根据老农讲,它们和某几样食物同食会相克,严重甚至能闹出人命,还是要谨慎对待。例如柿子、鸡蛋、河蟹等物,轻则腹痛难忍,重则穿肠烂肚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还是古叔做事细致,换做我的话,怕是注意不到?!?br />
    古信笑着道,“小东家谦逊了?!?br />
    说完话,地瓜和红薯也快熟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找了根棍子将它们从火堆拨弄出来。

    “烫烫烫——”

    她指尖被烫了一下,抬手捏着耳根才好受了些。

    当她拨开那层焦黑的表层,露出金黄飘香的瓜肉,口水分泌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她将烤好的地瓜和红薯分了几份,派人给丰真和亓官让送去,剩下的帐内三人瓜分。

    “古叔年纪也大了,不如就此安定下来,别再亲自跑商了?!苯M姬叹道。

    古信南来北往地走商,不是没碰见过危险,有几次差点儿把家当都给丢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中原五国如今的近况,不得不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他是老了,该停歇下来好好养老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给您养老?!?br />
    “老奴膝下也有孝子孝女,小东家可不能剥夺他们想要孝顺老父的心意?!惫判殴笮?,眼底全是赤诚之色,“老奴能听您说这话,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……不,倒是有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东家这都十九岁了,等开春便是二十……恕老奴僭越,您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自家小东家肯定是最好的,世上没有哪个男子配得上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小东家不成家,如何生育子嗣?

    若无后人,古信哪怕闭眼了都不能安心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急?!苯M姬笑道,“我之前不是规定女营女兵二十五岁方可退役婚嫁?我是她们的主公,一言一行都是她们的表率。我身为主公,总不能带头破坏规矩,如今还早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的口吻不容质疑,古信只能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古信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姜芃姬送走古信,对着一旁的卫慈道,“子孝听到古叔方才的话了?”

    卫慈抿着唇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“唉,岂是我不想呢,分明是人家不肯应,那便只能拖一时是一时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主公!”卫慈忍不住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想我胡说,子孝何不快从了?”

    卫慈深吸一口气,匆匆作揖退下。

    他对“从不从”有心理阴影,早走保平安。

    姜芃姬立在原地,对着直播间观众耸肩。

    【主播V:你瞧,打直球就把人吓跑了,果然还是慢慢煮比较好?!?br />
    观众们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围观姜芃姬打天下、追卫慈、坑手下。

    前者和后者的进度一直向前爬,唯独中间那一项,任重而道远。

    【一夏际星】:简直心疼主播,到底碰上怎样的攻略难度?地狱模式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【凋零成尘】:同心疼,在主播这里,攻克慈美人的难度似乎比打天下还难。

    扎心了,老铁。

    姜芃姬屯兵崇州边境,天天练兵威吓北疆。

    气氛越发凝重,大有一战即发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孙文不负他之前吹的牛逼,果然把北疆政局玩弄鼓掌之间。

    随着“狩猎射鹿”和“鹧应病死”事件,九位王子和北疆大王的矛盾彻底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北疆有秋猎的习惯,为的就是保持他们骨子里的血性。

    深受汉家逐鹿的影响,北疆大王也推崇狩猎射鹿,以此彰显自己在北疆的至尊地位。

    今年这次秋猎,头鹿却被大王子杀了。

    但射杀头鹿的箭矢却是二王子的。

    北疆大王气得胡子都要飞了,严查责骂两个儿子,最后却查出来是三王子做的手脚。

    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!你和兀力拔学汉家文化学得不错,竟然用在自己亲生兄弟身上!”

    一旁,四王子眼底闪过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哈伦察的心腹幕僚,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大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