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最短时间内促成北疆内部四分五裂?倒是个好办法?!必凉偃盟蛋?,看了一眼丰真,“不过,子实以前也用了不少寒食散??杉舛鞑⒉换崆昕桃嗣?,只要意志坚定,还能戒除。那位北疆大王是北疆少有的明主,他的信心坚定,未必会真正栽在寒食散上头?!?br />
    丰真又一次被提出来当反面教材,弄得他贼郁闷。

    一失足成千古恨,身边朋友动不动就拿你当反例。

    心累,不会再爱了。

    卫慈道,“不需要那么久。子实与北疆大王的情形不一样。子实服用寒食散时间虽长,但并不滥用,那位北疆大王却将这东西当做重振雄风的虎狼之药,几乎每日都在服用……”

    吃了寒食散就去后宫找妃嫔啪啪啪,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只要北疆大王身子衰败下去,有的是人送他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若是北疆大王和沪郡郡守巫马觞一样在女人身上得了马上风,那才有趣。

    丰真轻咳了一声,示意卫慈说话含蓄一些,没看到他们这里还有一个大龄未嫁女主公?

    亓官让斜了丰真一眼,问道,“你这是嗓子痒了?”

    别以为他不知道丰真那一声咳嗽是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记得多喝羊奶,润喉的?!蔽来刃Φ?。
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羊奶能润喉,欺负他读书少?

    卫慈这家伙蔫儿坏蔫儿坏的。

    知道自家主公要攻打北疆,他忙不迭给北疆安插了内线。

    安插内线也就罢了,他还想给北疆挂满一身debuff,希望主公闭着眼都能吊打北疆?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家主公本身已经很凶残么?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姜芃姬似乎没有发现三位谋士的“明争暗斗”,她笑着对卫慈说道,“若是能顺利从内部分裂北疆,我们收复北疆的可能性至少提升了三成,当记孙载道一大功劳?!?br />
    卫慈出列,替孙文谢过姜芃姬。

    亓官让轻摇扇子,须发微微飘动,他说,“主公,当务之急是调查清楚北疆各个部落的详细情况。若可行的话,我们可以暗中扶持最弱势的北疆王子,以便让他们斗得旗鼓相当——”

    越是斗得旗鼓相当,北疆内乱维持的时间便越长,对他们的好处自然越多。

    正相反,若是某个王子势力过大,以碾压姿态胜出其他王子,稳定北疆气势,那么他们再想趁乱占北疆的便宜,可就不容易了。故而,亓官让蔫儿坏地打算再算计北疆一次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可行么?”姜芃姬拧眉。

    亓官让道,“可行与否,便要看那位孙载道是不是有吕尚之能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笑着瞧了一眼亓官让,对方手持扇柄,扇面微微压着膝盖,眸子下垂。

    【笑着活下去】:猜猜咱们主播和小让让的眼神对话?

    【福气多多】:主播说——宝宝知道你醋了。

    【紫纹蝶】:小让让说——哼╭(╯^╰)╮宝宝气了,不理你了。

    【永夜天尘】:慈美人说——说好要煮熟宝宝这只小青蛙的呢,主公为什么移情别恋了?

    【薄霄云】:丰天真说——明明是两个人的戏,宝宝却变成了第四者。

    直播间的吃瓜党表示,围观直播间戏精表演可比主播的直播还要精彩。

    当然,幸好直播间人多势众,除了戏精之外还有不同行业的大佬。

    【君书影】:心疼北疆一秒,按照主播这个节奏,北疆被攻克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【鬼才郭奉孝】:可不是?那个孙文听起来挺吊的,你们有没有发现,但凡是慈美人盖章过的人,个个不简单。如果孙文真有吕尚之能,北疆注定要四分五裂。再者,北疆还是部落民族,彼此之间不存在大家庭这样的概念,习惯性各自为战。如果连北疆皇庭这样串联彼此势力的机构都完蛋了,他们可不散成一片散沙?亓官让更狠,这是想北疆内耗致死。

    【百合大王】:如果我说这个情势让我想起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,你们会不会喷我?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除了这些计谋之外,主播屯田和练兵也挺狠呀,完全是冲着北疆去的。在古代,训练三月已经算得上是精锐了。主播手底下的兵训练多久?三五年有吧?她还是用类似现代的先进训练方法,单兵作战不弱,群战更可怕。这才是他们致胜北疆的绝对底气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阴谋阳谋有时候的确能起到奇效,但战争归根结底还是两方军力对垒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姜芃姬手底下的兵,绝对称得上当世精锐。

    如果是全盛时期的北疆,姜芃姬打起来的确困难。

    现在的北疆不过是一只得了重病的老虎,纵然可怕,但也不是不能打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是——

    打多久?

    谋士们百般算计,不过是为了缩短正面拉锯战的时间,以免进入长期消耗的泥沼。

    他们又探讨了一个多时辰,总算散会了。

    “子孝留下,有句话要对你说?!?br />
    卫慈正欲起身,姜芃姬一句话拦下他。

    丰真对着卫慈暗暗挤眼,亓官让丢给姜芃姬一枚“你悠着点,别吓坏人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二人走了,姜芃姬只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收养别人家的孩子,还是自己生养的比较亲近?!?br />
    卫慈前后脚就出来了,步履有些飘。

    因为调整了计划细节,卫慈还要暗中告知孙文,以免误伤自己人。

    他阻止商队撤离北疆,最重要的一重原因是商队是他和孙文的联系渠道。

    若是商队停止收购,离开北疆,孙文的情报传不出来,他的指令也递不进去。

    孙文作为哈伦察的座上宾,他捡起往日的精致生活,小日子过得美极了。

    如果——卫慈不是那么爱生事儿的话——

    “离间北疆诸位王子——果然是图穷匕见了——这柳羲,到底是怎么收服如此多妖孽?”

    孙文和商队交头暗号是卫慈亲自传授的,机密性极高,普通人拿到手只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花纹,风格类似于北疆偏僻地区的古老图腾。哪怕被人看到了,对方也读不懂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孙文花了一天死记硬背所有注释,只有他才能翻译出真实信息。

    等他翻译出真实内容,私底下怜悯北疆一秒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——不过,北疆不得不亡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