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觉得身体昏昏沉沉,好似无根浮萍飘荡在阔海之间。

    柳羲的身体终究是普通人,到了年纪便会衰败无力,这是姜芃姬也无法反抗的。

    耳边似乎能听到姜琰哭嚎的声音,还有百官或真心或假意的高呼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——

    意识迷糊,姜芃姬只觉得心中遗憾无限,任由黑暗将意识吞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感觉一阵?;兄泵靶耐?,下意识跳开攻击,身手敏捷地令她诧异。

    “姜小九,你这身手退步得不止一点两点呀?!?br />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耳边传来陌生女子含笑的声音,姜芃姬好不容易才稳定了身形。

    好刺眼——

    周遭的光线异常亮白,这让习惯黑暗的姜芃姬格外不适应,甚至流下生理性泪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姜芃姬脱口而出,下意识用了多年不用的星际母语。

    女子啧啧惊奇,话中带着刺儿,“啧啧,不过是受了一次伤,你竟然连老上司都忘了?”

    老上司?

    姜小九?

    两个陌生又熟悉的词汇搁在一块儿,宛若两把要是合二为一,打开尘封多年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缓了半晌才勉强适应周遭的光线,愕然发现自己身处联邦军区医疗所。

    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臂,穿的也是医疗所的蓝白病服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快速眨了眨眼睛,险些没有反应过来,直到眼前出现一人。

    看清对方的脸,姜芃姬下意识挺直了腰杆,行了联邦军礼,“参见首长!”

    对方站定在她面前,微微眯着眼,用着打量揣摩的眼神细细看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精神波动没问题?!倍苑接朴频氐?,“不然凭你方才的表现,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人恶意侵占身体。重伤捡回一条命,你都昏迷三个月了。要是再不醒来,第七军团怕是要空降人了?!?br />
    人类联邦也并非和谐一心,各个军团之间存在政权争斗。

    姜芃姬是她这一系的,要是她醒不过来,谁知道会不会空降一个外人接手第七军团?

    届时,哪怕姜芃姬有希望醒来,怕也是醒不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不想她醒过来的人远比希望她醒来的人多。

    收到姜芃姬重伤昏迷的消息,女子只能急忙中断假期,临时接过第七军团。

    “辛苦老首长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一手摁着隐隐作痛的额头,脑海中的记忆让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。

    那段人生长达三四十年,已经抵得上先前的岁月。

    阔别多年,姜芃姬只能挖出浅浅的记忆,认出眼前的女子是她的老上司。

    至于更多的……她还需要时间去深层次挖掘记忆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,你早些销了病假,回来主持大局?!迸铀只沸匾揽吭诓〈哺浇?,她半眯着眼道,“你最近也小心一些,联邦元帅大选临近眼前,找你麻烦的人可不少呢?!?br />
    “元帅大???”

    姜芃姬错愕了一下,有这事儿?

    等等——好像真有这么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眼前的老首长从第七军团退下来,本来是要进入议院谋个闲职,谁知道老元帅得了基因恶疾,活不了多久。为了人类联邦政局稳定,不得不临时召开元帅大选,老首长也在入选名单。

    姜芃姬作为她的继任者,自然属于她这一系。

    因为姜芃姬还正当年,手握兵权,对眼前女子竞选元帅有着不轻的分量。

    只要元帅大选没有尘埃落定,暗流涌动的争斗不会落下帷幕。

    整理好相关记忆,姜芃姬道,“老首长放心,我会尽快恢复状态,重新上任?!?br />
    她的态度过于听话,反而惹来女子的狐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姜芃姬一向是个刺头,当年女子还是扛着压力大力举荐姜芃姬,才把她推到第七军团军团长的位置。纵然如此,姜芃姬也未曾收敛,对她这个老首长也是淡淡的。

    今儿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?!迸右⊥?,语气缓和几分,“你既然已经醒来了,我们面临的压力也就小了。重归岗位的事情不急,先好好锻炼锻炼自己的身手,免得被人暗杀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觉得自己的身手进步了,搁在外人的眼中却是退步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这么弱的身手,走大街上被暗杀都不惊奇。

    老首长帮着姜芃姬稳定第七军团,给她争取时间适应改变。

    等姜芃姬完全恢复至巅峰状态,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等她出院回到军团,那也才离开小半年。

    对于寿命悠长的星际人类来说,小半年跟十几天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的变化却惊呆了第七军团全体军官。

    见过安安静静批改文书的军团长?

    以前找人签名根本找不到人好么,人家签不签字全看心情。

    见过说话平和不带刺的军团长么?

    以前下属见了她都是躲着走的,生怕自己做的亏心事被对方揭穿、摊开来成为谈资。

    见过温和宽容、威严并重的军团长?

    以前下属看到她,好似老鼠瞧见猫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,致使他们头头变化这么大?

    “难不成是恋爱了?”

    这个猜测不胫而走,甚至传入姜芃姬耳中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笑,“虽然消息不实,不过……倒也不是空穴来风?!?br />
    元帅大选如火如荼地进行,联邦内部情势越发严峻起来。

    姜芃姬也忙得没有时间思考,好似旋转陀螺。

    等大选落下帷幕,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,联邦军部势力大清洗。

    值得庆幸的是,老上司顺利过关斩将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单凭老上司在大选中的呼声,新元帅上任之后也饶不了老上司这一系的军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好似做梦一般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眨了眨眼,瞧着一身元帅军装的老上司,疲倦地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上司笑道,“你可不是在做梦么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怔了一下,对方道,“你明知你的顶头上司当年为何将第七军团交到你手中,为的就是退休,她又怎么可能参加元帅大???这个梦境到处都是破绽,没想到你愿意停留这么久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看着对方的眸子,慵懒的表情变得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那这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老上司”笑道,“这大概是你临死之前,潜意识的希望吧,希望一切皆能圆满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不过你还有机会,但这是一场赌局。赢了,你可以圆满,输了,你将一无所有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赌?”

    “翻盘重来,相当于给你一次复活的机会。不过,你的记忆会被封存。一切回到起点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,我赌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