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十五。

    月光融融,如水似镜。

    姜朝,汴州。

    汴州是个如墨如画的地方,小桥流水人家,似乎每一处景物都透露着缠绵诗意。

    疏离淡漠的薄烟笼罩小镇上空,白墙黑瓦的楼房有人影摇曳,水榭亭台,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这是个文人墨客时常流连的小镇,百姓安居乐业,路不拾遗。

    小镇居民大多都经历过惨绝人寰的乱世,他们对如今的生活异常珍惜,时刻以微笑面对。

    某日,这座小镇来了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男的,虽然上了年纪,眉眼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采,温文尔雅、端方君子。

    女的,年纪和男子差不多少,往那儿一站,气场铺开八米二,端得是英气逼人、潇洒风流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继承父母优点的俊雅少年,五官精致,宛若神赐。

    一家子颜值赛神仙呀。

    小镇居民都是普通人,偶尔见到个五官端正的都惊为天人,更别说是真正的神仙人物。

    这户人家在小镇落户。

    男人在街头开了一间书社,贩卖笔墨纸砚、琴棋书画或者其他小玩意儿。女人平日无所事事,要么骑马游街,要么杵在书社,目不转睛地看着男人,直把对方看得扭过脸为止。

    虽说这对夫妻怪了点儿,但不妨碍小镇居民盯上他们的儿子。

    城东卢员外膝下只有一女,生得魁梧彪悍,面貌丑陋,性情泼辣彪悍,壮汉看了绕道走。

    卢员外为女儿的婚事愁得头发都要掉光了,偏偏女儿不在意,依旧我行我素。

    眼瞧女儿年纪快要跨过二十大关,卢员外心一狠,牙一咬,决定招赘婿!

    女婿捏在自己手里,还怕他生出幺蛾子、嫌弃女儿?

    偏偏卢员外平日里名声不好,女儿又是个鬼见愁。

    哪怕是乞丐也不愿意当他们家的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正当卢员外打算将眼睛转移到临近小镇的时候,那一家三口进入了卢员外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爹爹,女儿非他不嫁!”

    卢员外的闺女有眼光,一眼就瞧中那个年方十八的俊美少年。

    “成!爹爹今日上门为你提亲!”

    卢员外一拍胸脯,满口应下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是举国同庆的团圆日,百姓大多早早关了门铺,唯独街头那家书社还开着。

    “福寿今日又去哪儿野混了?”

    当卢员外带着冰人上门提亲,远远听到那家女子大大咧咧坐在柜台上,扭头问里面的男子。

    男人含笑回答,“还不是为了躲着你?”

    这人实际年岁早已超过五十,但光从外貌来看,好似不足四十岁。

    “躲我做什么?”女子豪放地将一条腿支起,搁在柜台上,浑然不顾外界的目光,她道,“以前太忙没时间瞧他,他私底下心酸难受。如今天天盯着他了,他反而躲得比兔子快?!?br />
    “约莫是距离产生美?!蹦凶哟浇青咦判?,“他不喜练武,你整日打他,他能不躲么?”

    女子扬眉,“福寿都十八了,双臂拉不开一石的弓,说出去多丢人!他姐姐一根手指打他十个你信不?真是反了他了,竟然还敢躲着我!真该将他丢到他姐姐那儿好好锻练一番?!?br />
    男子道,“这有什么区别?刚逃虎穴又进狼窝?”

    “你太纵着他,不听话揍一顿就好,一顿不行再打一顿,没什么是拳头解决不了的?!?br />
    男人幽幽地道,“你若是舍得揍,哪儿还会在这里烦我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嫌我烦了?”

    女子迅速跳转话题,完美演绎什么叫做说风就是雨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兰婷,莫要让人瞧了笑话?!?br />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芃芃,别闹?!?br />
    “不嘛,我就要闹!”

    男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看到卢员外,活像是看到了救星。

    卢员外挺了挺胸膛,正要走入书社,只见那个蛮横的女子举着算盘拦住了他的路。

    “没眼色的,没瞧见我正在处理家事?”

    女子一个眼神丢了过来,眸子酝酿着骇人的锐色,卢员外吓得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卢员外觉得不对劲呀,他是过来提亲的。

    他示意冰人上前表明来意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一家三口只是外地人,本地没什么亲眷,哪里斗得过他这样的地头蛇?

    冰人笑呵呵地说了来意,那对老夫妻的表情都变了。

    男人抬头瞧着他们,微笑着问道,“入赘?”

    女人却说,“提亲?给谁提亲?”

    卢员外道,“自然是给令郎?!?br />
    女人好笑地道,“瞧你这面貌,哪怕娶了个天仙似的老婆,生下的女儿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吧?谁给你的勇气上门向我儿子提亲?我最近戒骄戒躁,不想动怒,你要识相就快滚?!?br />
    卢员外哪里听不出对方在嘲讽自己丑?

    气得整张面皮抽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你们夫妻是不想在这里过下去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算是威胁吧?诶,阿慈,这都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?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男人道,“似乎很久了?!?br />
    卢员外道,“你们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“好呀,我倒是要瞧瞧,你怎么让我吃罚酒?!?br />
    女人笑着跳下柜台,似要撸袖子上前,男人连忙抬手将她拦住,推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够了,身子骨才刚好几分,你又想胡来。你是五十一岁,不是一十五岁?!?br />
    女人道,“不是我说你卫子孝——离了京,你还嘚瑟起来,敢管着我了?”

    男人说,“之前是谁和我约法三章的?”

    女人被堵得说不出话,暗暗嘟囔了一声,眼神带着几分幽怨。

    “子孝,你变了?!?br />
    男人道,“我要是不变,你离了京,还不要飞上天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从阎王爷手里捡回一条命,少浪一下会死么?

    被夫妻俩彻底无视的卢员外表情像是调色盘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恨很放了话,“我和县令乃是连襟,你们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女人挑眉,“这样啊,那谢了?!?br />
    卢员外一脸懵逼,谢他做什么?

    数日之后,已经变成庶民的卢员外连襟狠狠扇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!”

    街头那家书社换了老板。

    郊外。

    女人倒骑在驴背上,男人坐马车,他们的孩子双腿走。

    “爹~~~我想坐马车?!?br />
    “喊娘都没用?!蹦腥说?。

    “娘——儿子错啦?!?br />
    “喊爹都不行?!迸说?。

    斜阳悠悠,铃儿轻响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景象扭曲,绰绰人影在眼前模糊,声音悠远地像是从天际传来。

    鲜血喷溅,洒满软塌,周遭百官竟无一人来得及拦下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耗尽最后的气力,目光艰难地转向某处,身体越来越冷,越来越沉,渐渐合眼。

    芃——

    等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