兀力拔气结,他愤声道,“难道就置之不理,任由幕后黑手阴谋得逞?倘若大王霸业就此止步,你们便是千古罪人,谁能扛得起责任?你们既然效忠大王,难道不该为大王考量?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一边心肝直颤,气得整张脸都铁青了。

    任由这些奸佞之臣拖后腿,大王合适才能完成入主中原的宏伟志愿?

    政敌神色一肃,眼神渗着森冷寒气,他面色狰狞地哈哈大笑,高声道,“成成成——合着满朝上下只有你对大王最忠心,我们全是奸佞之流??墒前?,在老夫看来,您也是心怀不轨的佞臣。兀力拔,你不管时下情形,刚愎自用,强迫大王按照你的意愿行事……这北疆到底是你说了算,还是大王说了算?纵然你是智者又如何,难道大王就没有自己的判断能力?”

    如果兀力拔没有提出建议和沧州孟氏合作,高价购买母马,皇庭财政不会这么吃紧。

    现在呢?

    北疆皇庭已经捉襟见肘,根本拿不出多余的钱财做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北疆已经被高价收购的马匹套牢了,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看到收益。

    兀力拔越老越不懂事,他就看不出北疆皇庭现在的窘境?

    “你休要挑拨,我兀力拔对大王忠心耿耿,从无二心?!必AΠ蔚?,“反倒是你,难道你真看不出牧民豢养大量兔羊的危害?你若看出来了还保持沉默,说说,到底是谁怀有二心?”

    政敌还想说什么,北疆大王一声暴喝,制止了二人的争论。

    “全部住嘴,退朝!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面色铁青地瞪着兀力拔。

    他以前有多喜欢这个智者,如今便有多讨厌他。

    北疆大王为了稳定权利,打压几个成年儿子,他刻意冷落兀力拔,试图将兀力拔边缘化。

    为何如此?

    谁让牧民们将智者神化,认为兀力拔站在谁那一边,谁便是真正的草原皇者?

    若换作年轻时候的他,他不会在意这些传闻,因为他有自信让兀力拔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现在慢慢老了,身体也大不如前,膝下子嗣几却正值壮年。再听到类似的传闻,北疆大王只觉得刺耳。哪怕他慢慢削弱兀力拔,几个儿子还是上赶着巴结对方,哪个上位者能忍得???

    退朝之后,北疆大王私底下召见了心腹——兀力拔的政敌,刚才和兀力拔针锋相对的人。

    “拜见大王?!?br />
    兀力拔的政敌也是北疆重臣,名为哈伦察。

    “哈伦察,你觉得兀力拔那些话……到底是危言耸听,还是确有其事?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还是犹豫不决,他了解兀力拔的性格,若不是真正重要,对方不会这么坚持。

    哈伦察眸光闪烁着冷光,他一派胸有成竹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一两只兔羊自然成不了大器,但数千数万甚至是数百万呢?好比中原境内的蝗虫,一两只蹦哒不起来,但遮天蔽日的蝗虫,顷刻间便能将人啃成一副白骨,毁掉千里沃野。大王志在中原,自然是知道中原境内蝗灾过后是何等情形……”

    哈伦察没有念过几本书,他是标准的北疆汉子,崇尚武力而轻蔑文字,特别是中原儒家文化。在他看来,北疆是雄狮,那些酸儒文字则是腐蚀雄狮意志的毒,所以他格外讨厌兀力拔。

    谁让兀力拔打小学习中原文化,进入北疆政治中心之后,他还数次提议推广中原文化。

    于是,兀力拔就这么被哈伦察记恨上了。

    奈何北疆大王是个有野心的人,深知重用谁对自己最有利。

    每当兀力拔和哈伦察杠上,北疆大王都选择偏袒前者。

    哈伦察一直被兀力拔打压,几十年来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现在风水轮流转,哈伦察痛定思痛,招揽幕僚为自己出谋划策,隐隐有取代兀力拔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理?!北苯笸跸氲交仍?,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旋即又露出一丝苦笑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什么?

    可是他们现在没钱??!

    若是驱赶别有用心的商贾,北疆牧民手中的兔子和羊怎么办?

    牧民还不要原地爆炸?

    哈伦察叹息道,“既然如此,大王何不反其道而行?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眼睛一亮,追问道,“何为反其道而行?”

    哈伦察说,“不管那些商队背后是什么人操控,大王装作不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装作不知道?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懵了一下,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哈伦察内心暗爽,吊着旁人胃口的感觉真好,怪不得兀力拔那个酸儒喜欢装模作样。

    “对,装作不知道?!惫撞煸诒苯笸醮叽俚难凵裣录绦氨?,他说,“大王,家兔和野兔岂能一般对待?家兔懒散而蠢笨,肉质过肥,毛色不鲜亮。野兔机警而聪慧,常年在草原奔跑,躲避敌害,肉质鲜嫩而筋道。后者的价格自然要比前者高昂!往常让那些商贾蒙混过关,今年可不许。大王派人暗示商贾,让他们提高野兔的收购价格,这样一来,牧民便会自发去抓野兔。牧民能赚得盆满钵盘,大王也不用耗费多余的人力除去草原的野兔?!?br />
    北疆大王眼前一亮,他还真没想到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这样可行?”

    哈伦察道,“自然是可行的。既不用大王出钱除去多余的野兔,还能让牧民对您感恩戴德?!?br />
    北疆大王大喜过望,“此计甚妙!”

    哈伦察忍不住上扬的嘴角,谦虚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自谦?!北苯笸跆鞠⒁簧?,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,他道,“相较于整日给本王惹事的兀力拔,你才是真正忠心耿耿之人啊。不仅进献灵丹妙药,还为本王出谋划策?!?br />
    哈伦察道,“这全是臣应该做的?!?br />
    北疆大王感觉一阵阵的疲倦,他让女奴将自己的药送上来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——

    北疆大王觉得神清气爽,面色也红润了,眼睛也炯炯有神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夏皇庭的秘方,专供皇帝享受的好东西,果然有奇效?!?br />
    他长舒一口气,表情如坠梦幻。

    因为年纪大了,他的身体大不如前,甚至无法满足自己后院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对于一个骄傲的北疆汉子来说,那是无法忍受的屈辱。

    得亏哈伦察忠心耿耿,向他敬献了只有皇帝才有资格使用的灵丹妙方。

    每次服用之后,他都觉得神清气爽、元气充沛,房事上更是龙精虎猛。

    据说,长期服用还能延年益寿。

    这点对北疆大王来说是致命的诱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