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疆处处仿照中原国家,不仅后宫制度照搬,甚至连朝廷规制也照葫芦画瓢。

    朝会分为大小朝会,小朝会处理小事,大朝会商议大事。

    这日大朝会,大臣再一次提出立储,皇庭大王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儿子们正值壮年,年轻鼎盛,他却开始从巅峰滑落,日薄西山。

    这等无力的感觉对于野心勃勃的他来说,何等难受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终于明白东庆皇帝的心境。

    他也开始患得患失,生怕儿子们会在他不设防的时候,夺走他的权利和性命。

    照旧驳回立储,皇庭大王还呵斥了那个大臣以及大臣拥趸的儿子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去,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疲倦地揉了揉额头,皇庭大王道,“诸位爱卿还有事情要禀告?若是无事,那便退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兀力拔出列打断大王的话。

    “大王,臣有要事启奏?!?br />
    近些年,兀力拔越来越不被皇庭大王信任,因为马瘟一事,他还险些获罪。

    韬光养晦几年,兀力拔在朝中的存在感渐渐小了下去。

    仔细一算,这竟是他今年第一次在大朝会上奏。

    看到出列的人是兀力拔,北疆大王不得不忍着疲倦继续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兀力拔将自己写好的竹简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,臣走访数日,发现牧民家中豢养大量家兔和羊群。长此以往下去,这些畜牲必然会占用牧草,致使战马无草可吃。如今,正是恢复元气的紧要关头,万不可掉以轻心。各大马场近日屡屡回禀,说是越来越多的战马因为兔洞而折腿,这表明……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看了一眼,拧着眉,忍着内心升腾的怒意,打断兀力拔的话。

    “兀力拔,这里是朝会不是你家。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,竟然还拿到朝会上来说?”

    兀力拔心中一惊,连忙单膝半跪在地,做了个效忠的姿势。

    他道,“大王,这绝非臣危言耸听,如今种种迹象表明,商队大肆收购羊皮兔肉,分明是针对牧草的阴谋。臣恳请大王下令,即刻将那些走商商贾抓起来,严刑拷问出背后黑手?!?br />
    北疆大王心中发怒。

    兀力拔很少关心底层牧民的生活,身为野心勃勃的北疆大王,他更不可能在意普通牧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牧民饲养兔子和羊是非常正常的。

    要说不正常,顶多是不慎放跑了兔子,令野兔滋生。

    不过,这能算是大事?

    至于羊群?

    北疆的老祖宗就是靠放牧为生,牧马放羊,这有什么奇怪的?

    难不成,老祖宗牧马放羊也是有心人的阴谋?

    “你这是越老越糊涂了!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痛斥一声,大力将竹简掷了出去,打在兀力拔的额头。

    兀力拔没想到会面临这样的羞辱,连躲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他被卷竹简砸了个正着,打得他眼前一黑,单膝跪地的身体随之摇晃。

    朝会众臣寂静无声,纷纷将余光投向兀力拔,似乎在嘲讽他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兔子和羊养得再多又如何?

    北疆草原那么大,还能被这两种畜牲吃光了?

    哪怕它们真的吃光了,来年开春,草原仍会长满绿草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兀力拔哪根筋搭错了,好不容易在大朝会发言一次,竟然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兀力拔仿佛老了好几岁,他红着眼眶,高声唤道,“如今再不遏制,必成大祸!”

    北疆大王冷笑一声,他问道,“大祸?什么大祸?北疆牧草丰茂,岂是区区畜牲便能吃光?”

    有一名朝臣附和一声,“是呀,草乃是草原生命力最强盛不屈的存在。真不知兀力拔阁下担忧什么……臣没读过中原的书籍,但也知道有一句话叫做杞人忧天,说的不正是您么?”

    兀力拔身为北疆智者,何时被人这么嘲讽过?

    北疆受中原威胁的时候,这些人紧紧地巴着自己。

    如今安逸十几年,一个一个都忘了曾经的丑态,纷纷跳出来对他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“杞人忧天?这词儿用得太妙了?!必AΠ蔚恼谐隽?,言辞尖锐地质问,“兀力拔阁下不知人间疾苦,真以为有情饮水饱?你把商队都抓了,堆积下来的货物该卖给谁?卖给你么?牧民靠着微薄的收入养活一家子,兀力拔阁下倒是好,三言两语便想断了他们的生路?!?br />
    兀力拔咬紧后槽牙,他道,“牧民手中的羊肉兔肉,可以低价收来充作军粮?!?br />
    政敌冷呵一声,他道,“低价收来?什么价位才算得上低价?你去问问牧民肯不肯卖?哪怕他们肯卖,你知道要花多少钱去收?难不成让你家婆娘掏空了娘家,替你买来?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兀力拔妻子的娘家是北疆最富有的商行大佬。

    兀力拔以前打仗,很多军需都是这位妻子掏了娘家口袋添上的。

    当年古信用“天宫琉璃”坑了北疆贵妇和商行,从他们手中骗走两千多万贯,兀力拔妻子的娘家就被打击得一蹶不振。现在别说资助兀力拔,别时不时到兀力拔这里打秋风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这位政敌故意提起这事儿,分明是羞辱兀力拔。

    兀力拔被对方这话噎得险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他当然可以想出应对之策,如今接连遭受打击,根本冷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政敌冷笑一声,俯身在兀力拔耳边低语,“纵然大王按照你的心意去做,怕也是有心无力?!?br />
    兀力拔蓦地回头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政敌笑得灿烂,句句藏着刺儿,“阁下莫不是忘了,是你建议大王从沧州马场高价收购母马,填充马场,以便快速恢复元气?;释ゲ普丫浇蠹?,你这时候还跟大王提这等建议……”

    北疆皇庭已经穷得没钱了,甚至连军粮储备都不多。

    若是抓了商队,断了百姓的财路,那么才是犯了众怒。

    兀力拔平时挺聪明的,怎么碰到这种事情就糊涂了呢?

    还是说,这人高高早上惯了,真以为北疆能强盛起来是他一个人的功劳?

    中原有句话说得好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

    这话不仅用于中原国家,更加适用于北疆。

    若是北疆大王不再拥有民心,牧民便会转头拥趸其他部落首领。

    届时,北疆大王还算个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