兀力拔生出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往年草场有这么多兔洞?”

    兀力拔唤来马场的马场主人,仔细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马场主人摇头,“往年虽然也有兔洞出现,不过数量不多,更不似如今这般密集?!?br />
    兀力拔内心的不安越发浓重,事情不对劲,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草原出生的汉子,但自小生活优渥,极少接触底层牧民,甚至没有深入了解草原的情况。因为他是北疆异族的智者,学的是中原汉家文化,用汉家文化的精髓帮助北疆强盛。

    这些年,为了帮助北疆从马瘟的打击中恢复元气,兀力拔根本没有心思放在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再者,北疆皇庭大王年纪越来越大,膝下诸位王子越来越成熟,王位之争也快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两大隐患相加,兀力拔哪有精力去关心底层牧民的生活?

    若非兔洞数量大增,导致牧场战马瘸腿,他也不会一查到底。

    等手底下的人将调查到的消息摆在他面前,兀力拔气得一掌拍在桌案上,表情狰狞。

    “谁允许这些蠢货自作聪明,豢养野兔的?”兀力拔气急。

    护卫表情一怔,旋即垂下头,掩住眼底涌起的愤怒。

    若非皇庭政策出错,购买来自刹澜国的汗血宝马,导致北疆全境感染马瘟,底层的牧民至于穷得没钱买米下锅?若是不养这些兔子,还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家庭被逼上绝路,卖身为奴。

    不过,护卫不敢说这话,他在兀力拔身边待了几年,深知此人的脾性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可知前些年……牧民们的生活?”护卫小心翼翼地提醒。

    兀力拔表情一僵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!

    造成那般局面,甚至还和他有间接关系。

    北疆皇庭为了培养更多的战马,允诺牧民家庭好处,卖给他们马驹,然后再由官方出面高价购回。因为这个政策,北疆才能在短短十几年内发展起来,甚至威胁东庆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这个建议还是兀力拔提出来的,更是靠着它,他才一举坐稳了智者的位置,深受大王信任。

    成也如此,败也如此。

    牧民家庭将资源都向战马倾斜,没有其他收入来源。

    北疆马瘟爆发,牧民家庭的战马十不存一,皇庭又不肯弥补他们的损失,致使许多牧民家庭家破人亡。哪怕兀力拔不关心底层百姓的生活,但这些后果,他也能推算出来,心里门清。

    兀力拔气结道,“纵然如此,他们也不该这么做?!?br />
    护卫表情怪异。

    牧民们不养兔子换取粮食,他们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难不成不吃食物,趴地上吃枯草?

    兔子生于周期短,饲养容易,普通牧民家庭可是靠着它们撑过最饥饿的时期。

    若是北疆皇庭肯稍稍怜悯牧民,补偿他们的损害,他们也不至于去养兔子。

    牧民世代生活在草原,他们也知道兔子打洞有多讨厌。

    不过,为了一家子生活,他们不得不这么做。

    护卫聪明地选择沉默,兀力拔道,“继续查下去!查一查那些商队背后的主人到底是谁,我可不信,中原会这么缺乏兔肉兔毛……这分明是一桩针对我们北疆的阴谋,定要捉出来!”

    护卫领命去查。

    不查不知道,稍微一查……

    兀力拔看得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来自不同地方的商队向北疆牧民收购熏干的兔肉、硝制过的兔皮,每次数量都不大,但一年累计起来却是个极为恐怖的天文数字。除此,他们还收购羊毛和羊肉。

    相较于贩卖羊肉,牧民更喜欢扩大羊群规模,贩卖羊毛。

    牧民们算了一笔账。

    只要羊还活着便能一直卖羊毛,利润细水长流。

    若是把羊宰了,那就是一次性的买卖,不划算。

    卖羊毛比卖兔子挣钱,几乎每家每户都养了规模不等的羊群,以至于羊群数量直线增长。

    北疆牧民本身也有养羊的习惯,兀力拔一时半会儿不敢肯定这是不是阴谋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带着一群护卫去牧民家庭暗访。

    “……似乎……也没什么不对劲的……”

    兀力拔骑在马上眺望远方,牧民赶着羊群,蓝天绿草,一切显得如此和谐安详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放这么多羊,盯着挺辛苦吧?!?br />
    兀力拔一身普通牧民的装束,身上也没带什么贵重物品,瞧着和普通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赶羊的老牧人笑呵呵地道,“的确是有些辛苦,今年牧草不丰茂,总是要到处挪地方?!?br />
    北疆本就是游牧民族,放牧也是跟着牧草走的。

    哪里牧草多,他们便将动物赶到哪里去吃。

    兀力拔隐隐觉得老牧人这话有些不对劲,他试探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羊,不知要吃多少牧草。按照这个吃法,很快就要赶到另一片草场啊……”

    老牧人道,“可不是,它们太能吃,若不赶着它们,它们饿得能把泥地里的草根都拔出来?!?br />
    兀力拔听后,脑中灵光一闪,似乎摸到了真相。

    他急忙问,“老人家,那你之前在哪里放羊?”

    老牧人随手一指,兀力拔告了一声谢,急忙翻身上马朝那个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如今这个季节,正是牧草丰盛的时候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整个广袤的草原好似一块坠落人间碧绿宝玉,绿油油的,看得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可是,等兀力拔跑到老牧人所指的目的地,发现这片地方的牧草有些稀疏。

    做个形象比喻,好似轻度脱发,虽没有露出头皮,但能明显看出来,头发没有以前茂密。

    兀力拔骑在马上喃喃自语,“羊……兔子……”

    草原上的清风吹拂牧草,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……牧草?”

    一瞬间,他想通了所有的关节,心下一紧。

    牧草可是饲养战马的关键,幕后之人分明是用这种迂回的手段,间接挤压战马的生存资源!

    “好阴毒的计策!”

    兀力拔咬紧了后槽牙。

    幸好他发现得早,不然的话,再让敌人暗中部属个七八年时间,北疆怕是养不起战马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一定要告知大王,等他定夺。至于背后谋算的人,也要抓出来大卸八块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