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匪缘】:唉,主播这是要气疯了,还没见她爆粗口骂人呢。

    【悠然下南山】:搁我我也生气啊,沧州孟氏脑子长坑了吧,为了十倍利润竟然把适龄母马这样重要的战略资源卖给了边境异族。卖也就卖了,但这个异族要挥兵攻打中原呀。

    【七星宿】:可以理解主播为什么那么生气,血统优良的适龄母马,搁在我们这里等同于坦克弹药这样的战略资源。祖国再缺钱也不会卖给和自己敌对、时刻想侵略自己的国家。

    如果说崇州士族为了家族利益,选择私通北疆贵胄坑姜芃姬,那么沧州孟氏算什么?

    若北疆异族靠着母马迅速恢复元气,挥兵中原,屠戮汉家子民,沧州孟氏便是千古罪人。

    明知道他们主播修生养息数年,剑指北疆,沧州孟氏不帮忙也就算了,竟然还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倘若天下不保,孟氏收敛再多钱财,最后也是为了他人做嫁衣啊。

    【女装害人】:幸好发现得早,要是再晚两年发现,北疆的骑兵战力至少能恢复四成。

    【二十一岁遇见你】: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北疆三族用十倍的价钱从沧州孟氏手中购买那么多母马,他们财政应该很吃紧吧?主播打算明年开春就共打北疆,北疆三族根本没有时间去盈利……换而言之,北疆现在的处境十分尴尬。如果主播赢了,啧啧,赚翻了呀。

    【荆棘绽放】:哈哈哈,我刚要说这话来着——北疆要是被打了,估计要懵逼。

    惊喜不惊喜?

    意外不意外?

    刺激不刺激?

    母马带来的收益需要时间才能体现出来,姜芃姬可不打算再给他们三年时间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【夜舞焱灵】:不能太乐观,北疆幅员辽阔,战斗力强盛。他们强大,不仅仅在于骑兵,马下作战能力也很强。主播手握十多万兵马,还是精心训练两三年之久的精兵,看似很多,但不可能全部投入战场。她还需要留守一部分人护卫治下领地,以免有人趁虚而入?;欢灾?,真正能投入战场的兵力,顶多七八万。七八万对抗北疆,你们不觉得太吃力了?

    北疆连整个东庆都能吊打,更别说姜芃姬如今只占据东庆不到三分之一国土。

    【搓人】:老祖宗的孙子兵法说得好,兵贵胜,不贵久,久则钝兵挫锐,攻城则力屈,屈力殚货。主播若是被北疆拉入拉锯战的泥沼,进一步发展的希望十分渺茫,她附近的诸侯会视若无睹?到时候,她不仅要面临北疆的重兵压制,还要顾虑后方蠢蠢欲动的诸侯势力。

    越是大型战争,越要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多拖一日,面临的风险便加深一层。

    哪怕是大国也经不起旷日持久的拉锯战,更别说姜芃姬这样的小诸侯了。

    所幸,北疆自作聪明地下了一步蠢棋,远远低估了姜芃姬的实力和野心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诸侯,别说三年,再给三年时间发展,他们也未必敢主动捋北疆的虎须。

    北疆便可以趁着几年的空档,尽快恢复元气,收回投出去的投资。

    缓过这口气,他们便能恢复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可是姜芃姬啊。

    十二岁便开始布局谋算北疆的人,她会眼睁睁看着大好时机从自己眼前溜走?

    如今,可以考虑收网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神色严肃地道,“此事事关重要,决不可泄露机密,让北疆提前察觉?!?br />
    她不是不信任在场众人,只是古代人对于军事机密的保密意识太差了。

    君不见前朝历史之中,多少政变因为泄密而夭折?

    回到自己军帐,姜芃姬写了一封密信,八百里加急送往上京。

    一边等卫慈的消息,一边开始做前期准备。

    崔煜按照姜芃姬的命令,增加去往北疆的商贸数量。

    为了博取北疆的信任,崔煜在姜芃姬的默许下,高价走私宣纸。借着这条路子,崔氏的生意朝着北疆政权阶级伸手。虽然没有弄到天大机密,但也搜集不少有用的情报。

    卫慈收到密信,连夜收拾包袱准备赶往崇州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崔氏商队传递回来的消息,让姜芃姬等人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——看样子野兔还是挺有威力的?!?br />
    牧民私下养殖兔子,总会有兔子不慎逃出去,从家兔沦为野兔,扎根繁殖。

    不少野兔混入大马场的草场,兔洞挖了一个又一个。

    起初还没什么,等兔洞一多,难免会有马匹踩中兔洞。

    幸运一些的安然无恙,倒霉一些的直接折腿。

    良驹伤了腿,若是不精心照料,很难恢复未受伤前的状态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匹马就废了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草原不是没有兔子,但因为天敌和人类活动的约束,数量控制在一定范围。

    现在牧民私下豢养野兔,导致野兔数目暴增。

    不过大自然的生物链有一定的自我调节能力。

    野兔数目增多,养活了更多的草原野狼。

    草原野狼增多,需要更多的野兔作为食物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双方维持着微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野狼一直是各大马场都头疼的存在,它们凶狠成性,时常聚众活动。

    每次出现,总能造成不少的伤亡,给马场带来巨大的损伤。

    野狼增多也就罢了,时不时还传来马脚受伤的消息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倒没什么,上报的次数一多,很快便引起了马场上层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们派人寻找马腿受伤的源头,很快便找到了答案——兔洞。

    兔洞对于草原牧民而言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这些兔崽子!”

    愤恨咬牙,心疼得流血。

    马场组织人手抓兔子,但他们大大低估了兔子的数量,兔洞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“这些兔崽子是吃错药了,怎么多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马场主人傻眼,此时依旧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直到几个马场都面临同样的难题,他们才醒悟过来,连忙将问题上奏上去。

    北疆这一代的智者是兀力拔。

    作为核心人物,不少事务都要经过他的手,筛选之后再将重要的折子送到北疆大王手中。

    “马场怎么会多了这么多兔洞?”

    兀力拔敏锐地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他没有将折子呈递给北疆大王,反而亲身去各个马场绕了一圈,仔细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问过之后,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——

    不对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