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参见主公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亓官让一前一后抵达,二人分左右落座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,喊你们过来是为了一件事情?!苯M姬道,“之前我曾提议过备战北疆的事情,如今修生养息也够了,我预备明年开春便动手。不过这事儿还是要看看你们的意见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懵了一下,完全没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跟着一个说风就是雨的主公,每时每刻都能享受到异样的刺激。

    亓官让问,“主公收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外力刺激,自家这位主公不会动不动就人来疯呀。

    姜芃姬蹙眉着说出今日的经历。

    他们屯兵上虞郡,虽然是草原边境,但已经出现不少野兔的踪迹,可想而知牧草更丰盛的北疆境内会是何等情形。她的直觉告诉她,明年是动手的最好时机,若是打得快,稍作休整便能掉头加入中原境内诸侯混战,到时候还能捡一波便宜。若是错过这次机会,那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,打仗需要准确的情报和可信的方案,不是靠着她一人的直觉。

    亓官让和丰真对视一眼,他们也知道卫慈当年着手施行的兔羊之策,如今连边陲都出现不少野兔的踪迹,可想而知他们的政策是奏效了。不过,适不适合开战,他们还要慎重斟酌。

    亓官让出列作揖,他道,“主公,依让之见,慎重为上??上扰汕踩耸?,探清北疆境内情形。若是情况适合,再清点粮草兵马,调动兵力驻守崇州边境,加强练兵,枕戈待旦!”

    打仗要准备的东西很多,不仅要弄清楚敌方的情报,他们还要保证己方的供给线。

    所幸,当年决定在崇州大量屯田,选出几处具有战略意义的屯田点。

    等今年秋日粮收,便是崇州屯田第三年,粮草足以支撑这场大型战争。

    屯田的存在,不仅能让他们减少运粮损失,还能灵活支援,不怕敌人干扰运粮路线。

    丰真出列附议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也知道这个理儿,只是先通知你们一声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二人暗暗松了口气,只要主公不是抽风明天就去打北疆,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要说整个崇州,谁对北疆境内的情形最了解,莫过于崔氏。

    姜芃姬派人去将崔氏家主崔煜请来。

    她耗费精力去拉拢崔氏,不仅仅是为了用崔氏抗衡其他崇州士族,更看中了他们的人脉。

    自从古信按照姜芃姬的意思,用一堆玻璃制品坑了北疆一笔钱,他便将生意从北疆撤出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姜芃姬失去了一条针对北疆的眼线。

    幸好,崔氏的出现弥补了缺憾。

    崔煜自从上了姜芃姬这条船,崔氏在崇州的地位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这两年大力生产宣纸,崔氏不仅赚得盆满钵满,还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名声和地位。

    全族上下恨不得把姜芃姬当成财神爷供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表达决心,崔煜还主动讨要了个职位,不涉及实权、不会惹来猜忌那种。

    “参见主公?!?br />
    崔煜行礼,再对亓官让和丰真二人微微颔首,礼数周全之后才肯落座。

    姜芃姬问道,“重焕,唤你过来不是为了别的,有件事情想要询问一下?!?br />
    崔煜恭敬地道,“主公尽管问,臣知无不言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崔氏一直经营着北疆的生意,最近半年可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?”

    若是换成旁人,肯定看不惯崔氏又做崇州生意又赚北疆的钱,好似一株墙头草。

    崔煜起先也想放弃北疆的生意。

    相较于姜芃姬给他的宣纸生意和宣纸铸造秘方,北疆生意的利润更像是鸡肋。

    与其留着惹来姜芃姬的怀疑,不如狠心舍弃。

    姜芃姬出面制止,甚至还在暗地里支持崔氏发展北疆境内的生意。

    崔煜是个聪明人,立马回过味来,这两年打理北疆生意越发上心。

    “异常的地方?”崔煜想了想,惭愧地道,“不知具体指哪些方面?”

    “北疆马场产出的战马、普通牧民的生活近况、北疆皇庭朝政人员变动……大致这么多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圈出了范围,崔煜回答起来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马瘟,北疆马场十不存一。不过近两年已经恢复了产出,据说最大的马场今年多了七百多匹新马驹。品种血统比不上以前培育的那些,但也是难得的良驹?!贝揿霞绦?,“普通牧民还是那个样子,先前损失太沉重,如今还未缓过气。至于北疆朝政变动……许是因为多疑,这两年北疆大王已经不是那么信任智者兀力拔了……听闻北疆大王身体略有衰败迹象,几位成年皇子已经接触政事,隐隐有夺嫡的迹象,不少朝臣明里暗里选择站队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听后,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“七百多匹?这么多?”

    姜芃姬听到这个数量,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马驹从出生到成年产驹,至少要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北疆马瘟才过去多久?

    七百匹这个数目还是最大马场的产出,算上其他大大小小的马场,马驹产出至少在两千!

    他们哪里来这么多适龄生育的母马?

    崔煜神色略显凝重,他压低声音道,“主公,这儿……怕是要问一问沧州孟氏了?!?br />
    他刚说完,姜芃姬抬手拍碎了身前的桌案。

    “孟湛这个老匹夫,总有一日要刨了他祖坟!他也不怕遗臭万年!”

    东庆境内的马场几乎聚集在沧州,换而言之,孟氏控制着东庆境内马场的生死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孟氏的应允,怎么会有那么多适孕母马被送到北疆?

    崔煜暗暗擦汗,继续道,“北疆出十倍的价格从孟氏手中购马……这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弃宗忘祖的畜牲!”姜芃姬冷笑。

    孟氏是前朝战神孟精的后代,北疆三族是羌巫族的后代。

    孟精当年屠杀羌巫族可没少出力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这两伙势力是怎么厚着脸皮合作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生气,直播间观众也被她突然爆发的情绪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经过两三年的磨合,她渐渐扭转直播间在蓝色弹幕观众眼中的固有印象。

    如今直播间红蓝比例再也不是悬殊的19:1,无限接近1:1。

    两个位面的观众时而友好交流,时而惨烈撕比。

    红方说蓝方嫌弃直播间多年,干嘛不彻底退出直播间,跟他们抢啥位置。

    蓝方说红方霸占直播间多年,如今也该退位让贤,让他们多多和主播接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