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本以为主公是在胡闹,没想到效果竟然如此之好?!?br />
    万轩感慨,本以为推行《汉语新韵》会惹来一大堆的舆论争议,但有了金鳞书院学生去金鳞阁踢场,用实际效果镇住那群眼高于顶的学子,真正实行推广之后,效果比预料中好得多。

    “若能推行《汉语新韵》,天下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会因此受益?!?br />
    程丞笑着抚须,他也听说了金鳞书院学生的表现,为人师者,内心的自豪不用明说。

    “是极!是极!”

    万轩爽朗大笑,一扫过去的阴霾。

    他跟随谢谦从中诏逃到东庆,如今在丸州定居下来。

    起初还有些茫然不知所措,这会儿却找到了崭新的人生目标,每日过得格外充实。

    别看他人到中年,但精气神却异常高亢,不输年轻人。

    二人说笑,程丞发现一旁的渊镜先生沉默不言,眉头轻皱,似乎是碰到了难题。

    “渊镜先生,您是碰上什么烦心事了?”

    万轩关切询问,听到动静的风仁也放下手中书卷,抬头望向渊镜先生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回过神,他勉强笑了笑,说道,“倏地想起一件事情?!?br />
    风仁询问,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能让渊镜先生露出愁容的,怕不是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渊镜道,“昨日,老夫的学生唐祖德过来询问老夫一件事情,细细想来,他的话不无道理?!逗河镄略稀芬栽戏曜⒍烈?,固然简单,便于学习,但祖德又担心一件事情……若是天下百姓全部学习简单的韵符,以韵符代替现有的文字……怕只怕,届时无人再肯学汉字?!?br />
    这个问题不止唐耀疑惑,不少金鳞阁的学子们也纷纷质疑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个问题刁钻非常,众人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们赞成《汉语新韵》的韵符注音,因为这些韵符能帮助人们读书认字。

    可若是百姓只肯学习简单的韵符,舍弃了学习难度更大的汉字,这该如何?

    程丞等人沉吟半晌,万轩似乎想到什么,眉头微微舒展。

    “老夫倒是觉得不太可能?!蓖蛐ψ潘档?,“汉字博大精深,此乃文化瑰宝,无双财富。汉字之中,同音但不同字、不同含义的字多了去了,仅凭区区几个韵符,岂能完美取代?”

    渊镜先生听了这话,茅塞顿开,颇感好笑地拍拍额头,自嘲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老喽,脑子也不中用了。若无长斋指点迷津,老夫怕是要继续钻牛角尖?!?br />
    众人说笑,气氛又回归祥和。

    趁着外界质疑声进一步壮大之前,万轩提笔做了一篇长赋。

    长赋内容以渊镜先生的疑惑为切入点,一开篇就狠狠抓住了外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疑问,竟然连教育界大拿——渊镜先生也会为之困惑不解?

    继续看下去,整篇长赋如行云流水一般,看得人酣畅淋漓,最后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不过,它也完美打消了士子们的疑虑,开开心心研究丸州书局新出版的《汉语新韵》。

    等金鳞阁学子纷纷认可《汉语新韵》,丸州书局又加印,通过渠道将它送到天下名士手中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为了炫耀!

    虽然这种手段很凑不要脸,但它的的确确为丸州吸引了更多的学子名士。

    等其他诸侯发现苗头,情势已经控制不住了,他们一拍大腿——

    艾玛糟糕了,人才都跑到丸州去了……虽说只是去求学读书,但保不齐会被征辟留下呀……他们挑选的人才都是人家丸州挑剩下的,次人一等,他们拿什么跟丸州柳羲打?

    用头去打?

    还是用爱感化?

    为此,诸侯们礼贤下士的传闻一个接着一个。

    诸如今天跟某某人亲切见面呀,明天跟哪位人才抵足而眠呀,后天跟另一个人彻夜长谈呀……颇有搔首弄姿,只为吸引名为“人才”的小蜜蜂的架势……对此,诸侯们也表示心痛。

    柳羲,你好歹悠着点,留一口蛋糕呀!

    因为金鳞阁和丸州书局,姜芃姬对人才的饥荒终于减轻了。

    治下领地朝着兴兴向荣的方向发展,进入了良性循环。

    算起来,姜芃姬治下领地已经修生养息两年时间,粮仓丰满,兵强马健。

    反观其他诸侯,大多才刚刚平息战争,元气未愈。

    例如黄嵩。

    黄嵩攻下昊州全境,如今也面临着和姜芃姬雷同的窘境——缺乏中层人才。

    为此,他亲自去了一趟琅琊郡和嬛佞郡。

    自古有云:河间一郡吸尽天下美色,琅嬛两处汇聚人间文曲。

    琅琊郡和嬛佞郡从古至今都是人才输出摇篮,文学气息最浓郁的地方。

    黄嵩手下人才不少,几乎每个人都有朋友在这两个地方。

    有这层关系牵桥搭线,纵然名士们看不上黄嵩,但看在朋友的份上,见一见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至于黄嵩能不能打动他们,这就看他的个人表现了。

    一圈转下来,倒是让黄嵩搂了不少好苗子。

    因为渊镜先生远赴丸州,琅琊书院显得有些清净。

    程靖作为渊镜先生的首徒,好不容易回一趟琅琊郡,自然要去看看师母。

    渊镜夫人对着程靖摇头,“你师父也是,说是三五月便回,如今怎么都不肯回来。若不是他年纪大了,师娘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被哪个绝色佳人勾走了魂儿……最近连家书都不写了?!?br />
    程靖暗暗好笑,安安静静听着。

    “若非五娘和诚允孝顺,师娘定要带人杀到丸州去,瞧一瞧你师父被谁勾着不肯走?!?br />
    程靖听到“诚允”二字,这才想起来他是小师妹的夫婿。

    聂洵,字诚允。

    自家师父是什么眼光,程靖再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能让他都满意的女婿,定然是人中龙凤。

    程靖添了几分心思,预备写一封拜帖去见一见这位“妹夫”。

    聂洵此人,仅从外貌来讲,当真是世间少有的伟岸美男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眉心一点朱砂,嫣红夺目,衬得肌肤白皙胜雪,竟比妇人还美上三分。

    总觉得五娘面对这样的丈夫,应该会亚历山大。

    人长得美也就罢了,偏偏还满腹才华,性格坚毅,堪为君子。

    黄嵩见了一眼,私底下和程靖悄悄话。

    “友默,你说这位聂诚允,有没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程靖道,“可以一试?!?br />
    人才不主动抢,迟早要飞入柳羲的怀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