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生耳朵敏锐,轻轻一哼,嘴巴一嘟,对着丰仪告状。

    “哼,丰大郎,他们说我们看不懂?!?br />
    说罢,长生撸了??泶蟮男渥?,刚费劲撸好一只,另一只又滑下手臂。

    于是,长生嘴巴一瘪,安安静静蹲在席上,垂着脑袋费劲儿地弄袖子。

    丰仪眼睛一斜,垂头看着一脸气呼呼的长生,莫名有点儿心累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所谓“输人不能输阵”?

    “过来,我帮你掖好?!?br />
    丰仪对着长生招手,小胖墩儿变乐呵呵地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士子们瞧几个小孩如此友爱,再加上他们生得不错,双重滤镜之下,不由得添了几分喜欢。

    闹腾的小孩儿是小恶魔,安静的小孩儿那就是小天使。

    看了一阵,士子们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,偶尔会分出余光盯着小豆丁。

    金鳞阁的书籍全部采用宣纸或者竹纸作为印刷载体,哪怕他们整日浸**海,但多年来惯有的印象已经形成——纸质书籍太珍贵了。若是被熊孩子撕了一张,他们能心疼得晕过去。

    丰仪为长生挽好大袖子,金鳞阁侍女也将他们需要的书籍端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勾唇抿出一丝笑意,“多谢?!?br />
    十五只小豆丁围在一张大桌面前,每个都正襟危坐,身前摊着一本书,神情认真地阅览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士子瞧见这个场景,心下添了几分好笑。

    装得似模似样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小孩儿真的识字呢。

    长生坐了一会儿便坐不住了,她扭了扭屁股,动了动膝盖,从自己席子蹭到丰仪席子。

    “丰大郎,这几个字我不会认?!?br />
    丰仪看了一眼,原来是几个比较生僻的字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只会念半边字的长生而言,的确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我教你?!?br />
    丰仪用手指在纸面上虚划几个字符,为了长生看得方便,他还重复了两遍。

    长生嘴里嘟囔着,拼了好几遍也没找准读音,整张包子脸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她进入金鳞书院念书也才三个多月,拼音记熟练了,但用得不熟练。

    丰仪也不急,十分有耐心地等她自己念出来。

    注意这边情形的士子好笑地上前,问道,“小娘子有什么字不认识?我可以教你呀?!?br />
    丰仪眼睛一睨,“轻浮?!?br />
    长生脑袋一仰,大半额发遮住前额,显得那张小脸越发圆滚滚。

    她眉头一皱,说道,“丰大郎会教长生?!?br />
    士子笑道,“丰大郎是你身边这位小兄弟?他年纪还小,认识的字没有哥哥多?!?br />
    丰仪抿紧嘴角,“厚颜?!?br />
    年纪多大了,还想哄着长生喊他哥哥,不要脸。

    长生认真地道,“不会哒,几位先生都说了,丰大郎是金鳞书院认识字最多的学生,每次都考第一名呀?;褂羞?,因为丰大郎很厉害,爹爹的上峰还让丰大郎过来踢场。你知道踢场是什么?那就是很厉害的,一个打十个。丰大郎的爹爹也很厉害!丰大郎以后也会那么厉害?!?br />
    士子听着长生的话,嘴角的弧度怎么也忍不住。

    尽管长生很努力叙述了,不了解情况的外人只会听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唯一能理解的,估计就是那个“踢场”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丰大郎,年纪还太小了。这里的哥哥都是成年人了,不打小孩儿的?!?br />
    长生脑袋一歪,她看了看士子,再看看丰仪。

    丰大郎的确没有别人高,也没有别人健硕。

    那怎么打得过?

    长生委屈地瞧了一眼丰仪,好似他真的面临被人暴揍的前景。

    丰仪对着士子作揖,彬彬有礼地道,“小子还要带着几位同窗学习,仁兄请自便?!?br />
    士子不肯走,“你如今也只是总角之龄,这才刚念完《大夏韵书》吧?”

    按照如今的教育进度,七八岁的小孩儿能读完《大夏韵书》,这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不才,《大夏韵书》已念完,如今跟着先生学《三百千》,开春学《诗经》和《论语》?!?br />
    士子道,“三百千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书院教授学生的课文?!?br />
    他又问丰仪,“你才几岁,读得懂《论语》?还学《诗经》?”

    “虽不解大意,不过已经背完?!?br />
    身为学霸,怎么可能不提前预习?

    士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的小屁孩儿真不得了,张口就把牛皮吹上天,哪家熊孩子这么能呀?

    “你说,你已经背完?”

    丰仪沉默了一下,他道,“原文背完了,不过几位先生所著注解只读了几遍,只记了大概?!?br />
    《论语》还算好背,《诗经》对于丰仪来说有点儿难度。

    据说下学期还会开设《孙子兵法》,丰仪对那个比较感兴趣。

    士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吹!继续吹!现在的熊孩子吹牛都不按照基本法,熊家长心里能没点儿B数?

    真以为自己生了个天才儿子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考考你?!?br />
    士子觉得吹牛的小孩儿需要被教训,不然以后撒谎成性怎么办?

    “仁兄请指点?!?br />
    丰仪一面抬手示意其他同窗继续读书,一面冷静地面对眼前的挑战。

    “孔圣人有一学生,姓卜,名商,字子夏。曾言如何事父母、君主、友人,你可知是哪句?”

    丰仪不假思索地道,“事父母,能竭其力;事君,能致其身;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?!?br />
    士子没想到丰仪竟然答得上来,他又刁难道,“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,这话又作何解?”

    “同朋友交往,因诚实敦厚,恪守信用?!?br />
    士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意是想借这话嘲讽丰仪别小小年纪吹牛皮,如今反而有些挂不住脸。

    士子不信邪,他又问道,“孔圣人最得意的门生,被世人尊称颜子,字子渊??资ト硕云渎怕懦圃?,说他好学、仁人,甚至赞他有四德。你可知是哪四德?颜回此人毕生所求为何?”

    “君子之道四焉,强于行义,弱于受谏,怵于侍禄,慎于治身。先生给这段话标注,理解为实行德义时坚定,接受劝谏时柔顺,得到官禄时戒惧,修养自身时谨慎?!?br />
    丰仪还道,“至于颜子先贤毕生所求,小子斗胆以为,那定然是君臣一心、山下和睦、丰衣足食、老少康健、四方咸服、天下安宁的盛世?!?br />
    士子这下开始重视了,关注这边动静的人也被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士子继续问,“为何这么说?”

    丰仪道,“颜子圣贤曾言以舜为志、与舜同道、所追同一,也曾说‘愿无伐善,无施劳’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