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当年,东庆地动,青衣军和红莲教揭竿而起,霍乱北方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百姓纷纷举家迁徙去南方躲避战乱,如今数年过去,情势掉了个儿。

    北方境内平稳安宁,外头打得热火朝天,大过年还有诸侯火拼。

    等众人接到沪郡郡守巫马觞溺庇茅厕,尸体被打捞出来爬满屎和蛆虫,不由得唏嘘万分。

    “巫马觞怎么说也是皇室中人,天潢贵胄,人到中年,竟然得了这么一个下场?!?br />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听说此人险些登基为帝,二十几路诸侯会盟湟水,他还是排得上号的人物,谁知会意外横死?!币槁鄣氖樯倭硕?,继续道,“你可知此人的尸体为何在茅坑被人发现?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什么内幕?”同伴好奇询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?!笔樯?,“据闻浙郡许氏兄弟打得难分难解,内讧不断。偏偏这个时候巫马觞想要趁机占便宜,趁着许氏两兄弟相争的时候渔翁得利。哪知许氏兄弟会一致对外,反而在年后派兵突袭沪郡。大军攻入的时候,沪郡郡守巫马觞还在美妾身上耕耘呢。听到外头回禀敌军攻入,他竟然被吓得马上风。他的美妾和府中小厮奴婢只顾得上自己逃命,匆匆将他的尸首丢入后院茅厕。据说,他马上风之后又回光返照,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丢入茅厕淹死?!?br />
    所谓马上风,别称“房事猝死”,又称为“脱症”,即姓行为引起的意外性死亡。

    书生说得活灵活现,好似他亲眼见到了那个场景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可真是可怜?!?br />
    同伴听后,哑然许久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又问道,“只是,小弟有一事不明白。听闻浙郡许氏两兄弟……一直面和心不合,为何这次会默契一致地放下芥蒂,联合兵力突袭沪郡?若非这两兄弟闹得太狠,沪郡巫马觞也不至于没个防备。挑选年后这个时间突袭沪郡,总觉得有高人指点?!?br />
    巫马觞打着渔翁得利的算盘,万万没先到上一秒还你死我活的兄弟,下一秒纷纷给他插刀。

    太突然了!

    天下谁人不知道许裴和许斐这对兄弟的恩怨情仇?

    “据传闻,似乎是许裴帐下谋士韩彧多次请谏,甚至冒死说通了许斐,这才促成此次合作?!?br />
    “韩彧?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……等等,想起来了。韩彧不是天舞十五年考评的探花郎?”

    那年考评,渊镜先生的徒弟包揽了前二。

    若非东庆分崩离析,说不定这两人还是国之栋梁呢。

    “要不怎么说渊镜先生厉害?教出来的徒弟,每一个好惹的?!?br />
    二人对饮数杯,醉意上涌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如今天下已乱,不知这样的繁荣,还能见到几次?!?br />
    他们坐在茶肆二楼靠窗的位置,这个位置可以清晰看到楼下繁华热闹的人潮。

    刚刚过了年,关闭的市集重新开张,百姓们脸上还挂着未尽的喜色。

    想想外头的世道,这般繁荣场景,着实难得呀。

    诸侯之一又如何?

    看看巫马觞便知道败者的下场。

    巫马觞盘踞沪郡,沪郡面积虽然比不上丸州,但也有三分之二了。

    那还是个良田肥沃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巫马觞手握一张好牌,奈何对手太强,最后落得个溺庇茅厕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诶?那不是隔壁书院的孩子么?”

    美滋滋地喝着小酒,视线中闯入一片颇为晦气的蓝白色,书生拧了眉头。

    在丸州,能穿这样衣裳外出的,唯有金鳞书院的学生。

    金鳞阁对外开放,吸引无数学子不远万里赶来读书,进一步带动了丸州的繁荣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书籍珍贵,学子们看着无数册子流口水,恨不得一辈子扎根在这里,哪里肯挪窝?

    稍微富裕的士子直接买房,贫困一些的租房,再穷一些的只能数人合租。

    住得久了,他们对金鳞阁也多了几分归属感。

    不少人戏称金鳞书院为“隔壁书院”,话语间带着几分亲昵。

    “这些小孩子跑来金鳞阁作甚?”

    在众人眼中,六七岁的小孩子猫嫌狗厌,他们跑到金鳞阁,别破坏了昂贵的藏书呀。

    “站住,这里可不是你们小孩儿能进来的,速速离开?!?br />
    十几个小孩儿身穿金鳞书院的校服,水一色的蓝白,有男有女。

    不说每个都长得好看,至少收拾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也许是觉得孩子过年穿成这样晦气,每个人脑袋上别了红色绢花,外头罩着一件红色衣氅。

    哪怕打扮成这样,众人还是一眼认出他们标志性的蓝白校服。

    “金鳞阁不拘身份来历,我为何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领头的小孩儿看着有八、、/九岁,面向孱弱,但眉宇清正,正是丰仪。

    被人拦下,他也不气,只是规规矩矩地跟对方说理。

    “嘿,你认字认完了?金鳞阁藏书贵重,可不是你们小孩儿玩耍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金鳞阁读书的士子也不是不讲道理,对小孩儿的态度并不恶劣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立场很坚定,小屁孩儿不能乱入金鳞阁。

    “不与你纠缠?!?br />
    丰仪道了一声,绕过那人,取出自己的令牌递交给金鳞阁的门卫。

    跟着他的学生排着队登基。

    士子们以为门卫会拦着这群熊孩子,没想到——

    “怎么让他们进去了?”士子惊得瞪圆了眼睛。

    真不怕一群熊孩子闹翻天,烧了整个金鳞阁?

    门卫道,“他们本来就能进去?!?br />
    另一处,丰仪带着人浩浩荡荡奔向了金鳞阁的主殿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人小,但是数量多呀,一群人走一块儿,贼有气势。

    “丰大郎,接下来怎么做呀?!?br />
    女娃的声音嫩生生的,长得还白白胖胖,粉雕玉琢的,称得金鳞书院一枝花。

    不是风瑾家的长生还能是谁?

    “哥哥?!?br />
    丰仪气结,之前还甜甜喊丰哥哥的长生,如今一见面便是“丰大郎”。

    “好哒,乖弟弟?!?br />
    丰仪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住,拿出我们踢场的气势。输人不能输阵!”

    入了金鳞阁主殿,十五只装扮一致的豆丁成了奇葩景观,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其他学生还有些怯场,丰仪却挺直了腰杆,面无表情地向侍女借书。

    好事者偷听了一耳朵。

    士子们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“这些书,他们看得懂么?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