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也怕夜长梦多,下定决心之后便让符望和李赟带兵去抄家抓人。

    按照东庆惯例,抄家灭族指的是没收家产以及灭三族。

    没收家产很好理解,无非是没收所有财产,包括田产、房产、金银、奴仆身契……

    灭三族则是父族、母族、妻族。

    如果东庆皇权稳定,抄家灭族这样的大事需要经过朝廷的许可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东庆是儿皇帝当家,一纸诏令能影响整个皇城就不错了,姜芃姬岂会鸟他?

    说抄家灭族便抄家灭族!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有做得太绝。

    按照东庆现有的法律,灭族也是有章程的,犯事之人以及家中男丁要全部处死,女眷可以酌情免除死刑,但要被充为官妓或者发配到军队当营妓,这种下场甚至比死亡更加可怖,姜芃姬宁愿给她们一个痛快,她也不想用这种手段去折辱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。

    思量之后,姜芃姬道,“让人把这些女眷全部登记起来,贬为庶人,私底下送回她们娘家?!?br />
    崇州的风气比较开放,女子不会疯魔似得把男子当做自己的天,更别说三从四德。

    姜芃姬放她们一条生路,没有要她们的命,只是将人送回娘家,这已经是天大恩德。

    等这阵子风头过去了,她们还能成家再嫁。

    这么做,无形中也安抚了女眷的娘家势力,让他们有火气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崇州这场浩劫持续了一个多月,从上到下,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当崇州士族惴惴不安的时候,早就上了姜芃姬这条贼船的崔氏却乐得见牙不见眼。

    崔家族长崔煜甚至还跟友人私底下闲谈,说这是他做过最成功的生意,没有之一!

    虽说付出了田产,但他们收获了更多的利益,回报远比成本高。

    一眨眼,时间的脚步进入承宗元年年底,距离姜芃姬入主崇州也过去了一年。

    一年以来,她从人人都不看好到成为人人都惧怕的大魔王,彻底捏住了崇州。

    至于被姜芃姬丢到浒郡的杨思更是给力,完美接管了浒郡的政务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他能少抱怨两句,安心干活加班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外头风起云涌,大过年还有诸侯干架,唯独姜芃姬治下领地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嗯——也许祥和过头了,令人羡慕嫉妒恨!

    这一年以来,姜芃姬稳扎稳打地壮大自身,其他诸侯势力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临近年关,一道密信传到姜芃姬手中,她看了之后,惊得大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虎父无犬子,杨涛做得不错呀?!?br />
    丰真险些没被姜芃姬吓出心脏病。

    下次一惊一乍之前,能不能先打声招呼,好歹让他做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“杨涛?那不是已故东门郡都尉杨蹇之子?”

    亓官让眉头轻皱,见姜芃姬一脸欣赏之色,他联想外头的局势,心中已有了几分猜测。

    湟水会盟的时候,亓官让便觉得杨涛不是等闲之辈,如今遇水化龙,倒也不值得惊讶。

    丰真道,“记得前阵子听过杨涛的消息,他在杨蹇死后投靠了伪帝。不过杨涛并非毫无野心之人,父辈杨蹇又和伪帝有龃龉。依照伪帝的脾性,断然不会善待杨涛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,她道,“一月前,杨涛发动了政变,伪帝节节败退,如今逃向了南盛境内?!?br />
    “政变?”饶是已经有了预料,但得知真相,亓官让与丰真仍是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漳州可是伪帝的地盘,杨涛之父杨蹇又得罪了伪帝,杨涛能保住一条小命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一声不吭地扮猪吃老虎,愣是在伪帝眼皮底下发动政变,反客为主?

    伪帝看似大度地接受了杨涛的投靠,但暗地里一直针对他,甚至不让杨涛沾碰兵权。

    杨涛也知道自己的处境,他私底下联合不服伪帝的朝臣,谨慎小心地谋划,寻找动手良机。

    一月之前,伪帝带着一干朝臣和儿女祭天。

    杨涛在颜霖的建议下,提前半月称病不出,暗中则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祭天仪式庄重大气,雅乐悠扬、祭文铿锵,伪帝沉浸在自己的畅想世界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他眼中已经彻底养废的杨涛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露出尖锐的利齿。

    在颜霖有条不紊的指挥下,一场政变宛若雷霆暴雨,打得众人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杨涛豢养的三千死士成了决定胜负的政变奇兵,颜霖伪造文书兵符,调动各方兵马,控制武库以及各个要害部门。伪帝昌寿王还没反应过来,他们已经被围困在祭天的地方。

    等伪帝想要调动兵马抵御,一切已经太迟了。

    亓官让脑中闪过一道人影,他道,“很明显,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政变。设局之人手段老辣,布局严密,极擅长玩弄人心。明明身处劣势,此人却能借助各个环节,一次次打击伪帝,令他无暇自顾,无法冷静。杨涛这人有勇但缺乏谋略,哪怕杨蹇死后他略有成长,但远没有这么深的城府。依让之见,这一切,怕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。除了颜霖,想不出第二人选?!?br />
    想到这里,亓官让眼底闪过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他知道颜霖不简单,但没想过对方竟有如此本事。

    硬生生帮助杨涛从劣势翻盘,转为优势,如今更是不费吹灰之力掌控漳州全境!

    可惜了,早知如此,怎么说也不能让颜霖安然活着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静地道,“我也觉得是他在背后布局,不得不说,那的确是个心思缜密、城府极深的人。只是……他能协助杨涛反客为主,五分实力,五分运气。若非沧州孟氏见伪帝扶不起来,抽走兵力撤回沧州,光凭颜霖一人,他还做不到这般程度。哼,命该如此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道,“怕是个劲敌?!?br />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姜芃姬道,“一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?!?br />
    颜霖再能干,他也不是神啊。

    姜芃姬稳居北方,东庆南方的势力变动却十分频繁。

    杨涛反客为主占据漳州,身处昊州的黄嵩也不甘示弱,吞并昊州全境。

    浙郡的许氏兄弟内斗一阵子,难分胜负,最后齐刷刷将目光对准了老邻居——沪郡。

    沪郡郡守是巫马觞,这也是湟水会盟的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开春之前,沪郡便要失守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