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闻言苦笑,这还真是自家主公特有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最麻烦的还是善后收场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丰真这幅表情,拧眉问他,“子实不赞同?”

    丰真摇头,他并不是不赞同,他只是担心而已,崇州士族规模不大,但彼此间的网络关系却十分复杂。如果主公选择一刀切,便会埋下更深的隐患,可若是放任不管,主公威仪何在?

    “不如……只杀匪首?”丰真违心建议,他跟姜芃姬混久了,喜好也发生了转变,相较于环环相扣的算计,更喜欢简单粗暴,不过作为谋士可不能意气用事,他要以主公利益为重。

    “没必要,全杀了就行?!苯M姬眸光闪烁着森冷寒意,“纵虎归山,后患无穷。崇州这个地方,庙小妖风大,彼此间的关系网络错综复杂。若是只杀匪首,等同于让他们保留了元气。只要人还活着,他们只要抓住一次机会便能东山再起。与其这样,不如一棒子全打死算了?!?br />
    只杀匪首,剩下来的人还会作乱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不如将他们连根拔起,不留后患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家族是前车之鉴,下狠手处置了,好让其他人看看——通敌叛国是个什么下??!”

    姜芃姬都这么说了,丰真自然不会再反对。

    他狡黠地眯起双眸,唇角勾起饱含算计的浅笑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在的这段日子,他可是受了不少憋屈,如今能一口气找回场子,哪还有不开心的?

    丰真奉命下去布置,只剩下姜芃姬和一脸沉寂之色的亓官让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伤口还疼么?”姜芃姬轻声问了句。

    亓官让扯了扯僵硬的嘴角,他道,“让这次……可真是受了无妄之灾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明白他话中的含义,收敛嘴角弧度,恢复冷寂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暗杀你的人,到底是崇州士族还是……”姜芃姬低声问亓官让。

    亓官让想了想,眉峰压低,沉吟道,“怕是借刀杀人,明面上是崇州士族丧心病狂,派人行刺,暗地里却另有二主。那人行事异常谨慎,若非提前有了防范,怕是找不到蛛丝马迹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深吸一口气,压下内心隐隐的躁动和怒意。

    亓官让又道,“饶是如此,那人也没留下把柄,让也只是……怀疑罢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拧着眉心,眼底似乎涌动着粘稠骇人的厉色。

    “主公——不可掉以轻心?!必凉偃媚蠼袅耸种杏鹕?,用扇面敲打桌案,发出清脆的响声,中断姜芃姬的思维,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让以为对方并非诚心想要让的性命,多半还是试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抬起眸子看着亓官让,以眼神询问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那人是在试探?”

    试探什么?

    试探姜芃姬是不是已经发现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是发现了,二者的矛盾必然会浮现到明面,对方也好趁早改变计划。

    若是试探之后,发现姜芃姬仍旧懵懂无知,对方也能安心,继续蛰伏在幕后。

    “至少有七成把握?!必凉偃靡幻嬉∽庞鹕?,一面垂眸道,“主公可要小心,莫要露了马脚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会装作没发生这事儿……端看,谁先忍不住气了?!?br />
    近日来,崇州气氛诡谲,好似笼罩着一层低气压,令人压抑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等众人收到姜芃姬回归崇州的消息,另一重消息也传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敢?。?!”

    乍听姜芃姬欲抄灭参与反叛的崇州士族,整个士族圈子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他们多多少少都听闻那几个家族的消息,但从未想过柳羲真敢下狠手,把人抄家灭族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就不敢了?那几个蠢货托大,趁着柳羲不在崇州的功夫,私通北疆。私通也就私通了,如今东庆国不将国,他们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前程,无可非议。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被柳羲发现。如今把现成的证据递到人家手上,你以为柳羲会心慈手软,放人一马?”

    有人怒不可遏,有人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前者义愤填膺,颇有些兔死狐悲的味道,后者始终是局外人,冷静瞧着崇州局势变换。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屠杀士族,这般暴戾之人,吾辈岂能同她沆瀣一气?”

    刑不上大夫,礼不下庶人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原意应该是士大夫不应该在量刑上受到优待,百姓不被排斥在礼仪之外。

    可是随着时代变迁,这话反而成了士族阶层的免死金牌和特权。

    如今已经被曲解为——士大夫拥有不受刑罚的特权,庶人没有资格受到礼遇。

    虽说崇州士族在士族圈子属于暴发户,但也凌驾于庶民百姓。

    姜芃姬因为一个“私通北疆”的罪名便要他们全族上下的性命,实在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的想法,重罚一番即可,哪里需要动刀动枪?

    “照此以往,此女必然大失民心,迟早要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?!?br />
    面对这种说法,脑子拎得清的人苦笑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只要柳羲手中始终捏着兵权,崇州上蹿下跳的士族根本伤不到她。

    几个儒生联袂找上姜芃姬,向她进言,高谈阔论一番,核心意思就是她做得不对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人通敌叛国,怎么死都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私通北疆的人是士族,只需要狠狠教训一顿,??钊戏>秃?,不至于要人性命。

    须知东庆有一条法律,士族可以用足够的银钱免除死刑。

    哪怕是私通北疆这样的罪名,只要出得起钱,法律来讲是可以无罪释放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眼看着他们哔哔大半天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——

    “你们口干么?”

    几个儒生一唱一和,口才倒是不错,只可惜脑子有坑。

    儒生对着姜芃姬作揖,傲然站在原地,道,“还请柳州牧三思后行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冷冷道,“看样子是不渴,这也成,免得把你们丢到后院水井,脏了我的水。来人,把这几个浪得虚名的家伙全部丢出去。从今往后,他们谁再敢上门,直接打断双腿!”

    几个儒生听后,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姜芃姬危险地眯起眼,“丢出去!”

    儒生还想说什么,一看到身穿甲胄,亮出刀刃的护卫,顿时安静如鸡,不敢吱声。

    便是这个时候,符望与李赟带着一身血气踏了进来。

    几个儒生见了,心下不安。

    “办妥了?”姜芃姬问。

    符望行事谨慎,他道,“已经抄完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