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珺面上流露几分意动,可不知她想起什么,最后还是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会不会不太好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逗着眼珠子乱转的男宝,另一手捏着女宝小小的小脚丫,玩得很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”

    丸州的风气远比外界开放,不仅有大规模的正规女营,街上还有三成的女性巡逻兵。

    慧珺折腾个小发明怎么了?

    姜芃姬说罢,男宝似乎看到她了,黑溜溜的眼珠子盯着他,随着她的动作转动眼球。

    慧珺支支吾吾地道,“奴家怕做不好,堕了郎君的名声?!?br />
    “怕什么?天塌了有高个儿顶着,再不济还有我呢。做不成没什么,万一成功了呢?”

    姜芃姬捏着女宝的脚丫,终于把她折腾醒了。

    那丫头也不认生,冲着姜芃姬伸出两条白藕似的手臂,求她抱抱。

    姜芃姬顺势抱起孩子,一手托着女宝的脖颈,另一手从她两条胖腿穿过,用手心托着她的背心,这个姿势对于婴儿来说十分舒服。女宝呷了呷嘴,懒懒地吐泡泡,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家两个孩子都胆大,瞧见我都没哭?!?br />
    对于不怕自己的可爱小孩儿,姜芃姬都格外喜欢,详情参照风瑾家的长生。

    慧珺瞧着姜芃姬逗弄女宝,原本忐忑的心蓦地平静下来,甚至多了几分勇气。

    “脾性倒是随了那个粗人,胆子大得很?!?br />
    慧珺抿唇浅笑,眼底多了释然。

    因为当了母亲,她思考问题变得更加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纸是包不住火的,她怕自己的过去被人抖露出来,她倒是不打紧,怕就怕孩子受影响。

    如今有了姜芃姬的承诺,她倒是松了口气,不再忐忑不安,反而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若水力纺车真的成了,到时候能节省多少人力、能为郎君帮多大的忙?

    慧珺开始朝着水利方向思考,姜芃姬继续折腾两个小宝宝。

    姜芃姬在丸州停留了大半个月,不仅要检查丸州境内各郡县的政务,还要关注金鳞书院学习拼音的进度。瞧了几天,她发现这些孩子学习格外用功,甚至不用旁人督促,自律性极强。

    【半夜癫痫】:古代版的课堂呀,清一色的蓝白萝卜丁,瞧着鲜嫩可口。

    【云天泣雨】:主播,我能不能给你提个建议,你让这些孩子分课时上课呗,不然好累呀。

    【李无双】:对呀,毕竟人的注意力集中时间有限,他们还是小孩子,精力与大人无法相比。那些夫子一讲课就是一个早上,不仅夫子受不了,底下的学生更累,学习效率也低。

    姜芃姬暗搓搓看了两天学生上课,观众们也被迫跟着看了两天。

    第一天看完,不少观众表示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无他,一节课的时间也太长了!

    金鳞书院基本是程丞等人在折腾,姜芃姬对书院的了解不多,这还是第一次亲身听课。

    刚听了一上午,她便发现不少弊端,结合观众的建议,认真写了总结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有数十年的教学经验,算得上教育界的泰山北斗,不过他脾性宽和,姜芃姬跟他提意见,他都是认真倾听。若是可行,他便改正,若是不可行,便和姜芃姬仔细探讨优劣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光是这份精神和态度便值得旁人学习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听了半晌,他疑惑问道,“柳州牧的意思是分课时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正是这个意思,我观先生授课,一次最少也是一个时辰。成年人尚且觉得疲倦,更别说一群稚儿了。若是在疲倦状态学习,学生们又能学进去多少?依我看,不如分课时,定个时间。例如一课时半个时辰或者一刻钟,上完之后给孩子们一点时间休息调整,再进行下一课时。每一课时学习的学问也可以不同,穿插学问教学。这样一来,先生们的压力可以减轻,孩子们学得也不累。好比一口吃不成胖子,万里路也要一步一步来么?!?br />
    渊镜先生怔了一下,仔细思索姜芃姬的建议。

    他教学的学生,往往都是十岁以上的,金鳞书院的学生多半都是五岁到七岁。

    听姜芃姬这么一说,渊镜先生觉得自己先前的教育方式的确不适合套在幼童身上。

    “兰亭……且容老夫想想?。?!”

    金鳞书院不是渊镜一人说了算,若是调整课时,他还要和几个先生沟通一下。

    围观一群萝卜头读书,姜芃姬发现其中一颗萝卜长得格外鲜嫩可口。

    仔细一瞧,竟是丰真家的独子丰仪。

    “好好学习,长大以后接你父亲的班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把人喊过来占了点便宜,诸如捏捏小脸蛋,揉一揉发髻。

    小脸蛋被姜芃姬蹂躏,丰仪始终不动如山,只是嘴角抿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他一板一眼地道,“小子一定不负州牧厚望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真不像丰浪子的种,他是祖坟冒青烟了才能得到这么好的小子?!?br />
    丰仪知道姜芃姬在夸自己,听到她说父亲不好,眼底露出不赞同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呦,还有小脾气啦!”

    姜芃姬蹂躏他的脸蛋,非得把白皙的脸蛋挫出红晕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“小子不敢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身子骨弱了点,男子汉要强健一些才行,不然以后连喜欢的姑娘都抱不起来?!?br />
    丰仪拧眉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柳州牧,难怪能和他父亲狼狈为奸、沆瀣一气。

    这两人说话都是那么不正经,当着一个七岁多的小孩儿说这个,不怕教坏人?

    姜芃姬倏地想起什么,问丰仪,“你平日学习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尚可?!?br />
    丰仪启蒙数年,天赋又高,金鳞书院的学习难度对他来讲太低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连《大夏韵书》都能倒背如流的学霸哦。

    “交给你一个任务?!?br />
    丰仪怔了一下,对着姜芃姬郑重作揖,“州牧请讲?!?br />
    “半年之后,你带着几个金鳞书院学习比较拔尖的孩子去金鳞阁踢馆子?!?br />
    丰仪: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补充道,“你要从各方面打击那些眼高于顶的士子,懂么?天捅破了,我给你担着?!?br />
    丰浪子的儿子竟然不浪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物极必反?891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