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慧珺如何说,姜芃姬还是“手下留情”,没有包揽取名这个活。

    她从袖中取出一小袋竹简,“你瞧瞧,哪个名字喜欢?!?br />
    慧珺笑着接过,“郎君起的?”

    姜芃姬否认,“不是,正图托我捎过来的?!?br />
    听到是符望送的,慧珺面上的笑容淡了几分,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解开袋子的细绳,取出里面几片竹简,上面罗列了几个名字。

    仔细看过之后,慧珺将东西放在一旁,略带羞恼地道,“用得着他给孩子取名儿?”

    手指摸索着竹片,小小的竹片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。

    光看这个字迹,极难将字的主人与符望划上等号。

    “你与正图如何,我也不便多问,自己过得开心就好。若是觉得抚养孩子压力太大,别自己忍着。怎么说,孩子另一半血脉也是他符正图给的,他给孩子出抚养费更是天经地义的事。若是正图对两个孩子不好,到时候我收他们当干儿子干女儿,料这世上无人敢欺负他们?!?br />
    慧珺扑哧一笑,“既然如此,郎君还是早早让孩子喊您一声干娘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越发喜欢断章取义了,我分明说是‘正图对两个不好’的时候,你将这个前提给忽略了?!苯M姬挑眉,她道,“那头野狼天天盯着你呢,我要是跟他抢老婆孩子,我怕他罢工?!?br />
    别看符望嘴上没说什么,但心里还是防着她的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不忠心,仅仅是因为慧珺寄来的家书,收信人永远是姜芃姬。

    那头野狼又是眼馋又是哀怨,瞧着姜芃姬的眼神都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本该是威风凛凛的狼,如今瞧着却像是哀怨可怜的二哈。

    “他敢?”慧珺柳眉倒竖。

    刚说完,躺在婴儿车的男宝哼唧两声,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微的放气声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该给他换尿布了?!?br />
    慧珺诧异地瞧了一眼姜芃姬,抬手摸了摸男宝的屁屁,果然摸到一团温热柔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啧——年纪小小,折腾人的本事倒是随了他爹?!?br />
    慧珺嘀咕了一声,从婴儿车下方挂着的篮子取出干净的尿布。

    她也不避嫌,当着姜芃姬的面给男宝熟练换了尿布。

    嘴上说着嫌弃,面上却带着能将人心都融化的柔光。

    当母亲之后,慧珺和以前大不同了呢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离开崇州之前,正图跑来找我提亲了?!?br />
    慧珺扭头,啧了一声,“他配得上郎君?”

    姜芃姬哑然一笑,解释道,“想什么呢?他是觉得你与婉儿类似,皆是孤女,还跟我亲近,将我当做半个家人了。他这是效仿汉美呢,若是能说通我,他再娶你便不是难题了?!?br />
    慧珺给儿子擦好屁股,将脏了的尿布收到衣篓里。

    “郎君又不是不知道奴家的底细……如今这般日子,已经是做梦都求不来的,奴家哪里还敢奢望?那位符将军与奴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,不想与他纠缠?!被郜B神色平静,她道,“奴家并非自轻自贱,只是更喜欢如今的样子……不求其他,只盼着以后能为郎君分忧解劳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仔细盯着慧珺的脸瞧,见她这番话发自肺腑,这才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……正图没那么容易甩掉?!?br />
    慧珺道,“奴家岂会怕他?”

    嘉门关施展美人计,符正图还不是乖乖被撂倒了?

    正说着,姜芃姬注意到慧珺屋内摆着一面书架,书架上还放了不少手抄的竹简文书。

    慧珺发现她的视线,起身取了几卷。

    “郎君学识渊博,对这些可有研究?”

    姜芃姬展开一瞧,发现竹简上面全是慧珺的字迹。

    上面抄录了各种布料染色、印染的文献记载,还有各种香料胭脂有关的内容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姜芃姬还看到上面画了一架脚踏纺车。

    “奴家在东庆皇宫待了几年,见识也多,便想着能不能从这方面入手,弄些谋生的生意。在宫中的时候,隐隐听人提及过,说是宫中有个小黄门贡献了一份家传手艺,这门手艺能染出许多颜色鲜亮好瞧的布料。奴家多嘴过问了几句,如今倒是能派上用场了——”

    慧珺是个要强的性子,她不希望太过依赖旁人,哪怕那人是姜芃姬也不行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虽然没什么研究,不过女人都是爱美的,胭脂水粉、布料首饰方面的开销总占了大头。你若是做这方面的生意,认真经营一番,兴许能大赚特赚,我可是很看好你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她又问了一句,“我瞧上面的纺车,那是你画的?”

    慧珺道,“是呀,跟着木工坊的木匠师傅学了两手。据说这种画法还是郎君教他们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倒是很有天赋……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慧珺问道,“郎君想起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你画的这架纺车,可是脚踏式?”

    “是的?!?br />
    百姓们大多用纺坠,脚踏纺车可不是普通人能接触到的。

    “突然想起来希衡先前折腾的水轮车?!?br />
    丸州境内农业能繁盛起来,张平的水轮车功不可没,大大节省了灌溉人力。

    慧珺跟不上姜芃姬的思维,她不明白话题怎么从脚踏纺车跳到了水轮车?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只是有些好奇,若是让水取代人力,使脚踏纺车运作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慧珺:“?。?!”

    “郎、郎君这个想法……着实大胆……”

    慧珺从未试着将两件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放在一块儿联系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觉得这个想法具有可行性呀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来自未来,哪怕她不清楚远古时代的东西,但她的眼界和高度是常人无法企及的。

    人类本身就是从借由各种外力开始,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不能借助水力呢?

    改良后的水轮车能将水从地处引到高处,令水流入水槽,灌溉农田,还能自动舂米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何不能用水力取代人力去纺织?

    人会累,但水流不干涸的话,便能一直运作吧?

    姜芃姬说完,慧珺目露思索。

    只是,她虽了解脚踏纺车的构造,但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动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希衡手艺不错,崇明研究的便是水利,若是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写书信送去上京请教他们。再不成,金鳞书院那几个先生也是渊博之人,他们兴许能提供宝贵的建议?”

    丸州使用的改良水轮车就是张平的杰作,邵光也是墨家子弟,肯定能给慧珺提供建议。1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