渊镜先生作为教育界大拿,他如何看不出这份《大夏韵书》背后潜藏的无穷潜力?

    这就是头骇人巨兽,不知它会推动整个文明发展,还是将他们在场所有人都吞噬殆??!

    “你、你——兰亭,你说一下这几个韵如何发音?”

    渊镜先生心中已经有了谋算,但他仍是不敢相信,非得亲耳听姜芃姬念出来不可。

    毕竟,单单几个字根本说明不了什么,他需要更多强有力的证据才行。

    很显然,姜芃姬给出的《大夏韵书》远比原来的直音或者反切简单,简单到令人骇然的程度。如果用这么几个声韵便能拼出所有字的读音,岂不是意味着天下人都有读书的可能?

    光是想想那个场景,渊镜都觉得自己沉寂已久的胸腔开始升温、血脉开始沸腾。

    姜芃姬并没有故意卖关子,反而倾囊相授,一教便是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倒不是渊镜等人的学习能力不够,他们一边学一边一举反三,愣是变成了另一个研讨会。

    等他们把姜芃姬教授的拼音法全部学会了,他们也折腾出了崭新的启蒙计划。

    有了更加便捷高效的拼音注音,他们当然要放弃繁琐复杂的《大夏韵书》。

    “这些鬼画符一般的东西,瞧着古怪,但学起来却十分简单?!狈缛市呛堑氐?,“若是老夫能晚出生个几十年便好了。当年为了学《大夏韵书》,没日没夜地死记硬背,辛苦极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接口道,“这可不成,若是风先生晚出生个几十年,那我找谁要怀瑜这般好使的左膀右臂?如今也不迟,再过两年长生便要入学启蒙了。您老没有享受到的,长生替您受了?!?br />
    风仁哈哈大笑,他被姜芃姬这番贴心俏皮的话逗乐了。

    他想到自家那个胖乎乎的孙女,心下一软,他道,“长生那丫头,瞧着就是个活泼好动的。有了崭新的注音法,她学着也轻松。不然的话,那丫头肯定会学得不耐烦,撂挑子不学。身为风氏贵女,若是大字不识一个,说出去岂不丢人?柳州牧此番创举,确确实实帮了大忙!”

    渊镜先生若有所思,他倏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柳州牧是想将这个拼音标注法推广出去?还是说,只是在金鳞书院试行?”

    他完全能想象得出,若是拼音标注真的可以推广开来,到时候有多少百姓能“识字”?

    按照这个情形延续个三五代,那时又是何等情形?

    击碎士族垄断将不再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那可真是了不得了!

    “费了这么大功夫弄出拼音标注,本就是为了那些启蒙困难的孩童。对旁人来说是稀世珍宝,对我来说却不一定,我不会敝帚自珍?!苯M姬笑道,“目前是想在金鳞书院试行一段时间,趁着这段时间,劳烦几位先生将它彻底完善了。再等个小半年,孩子们的基础也夯实了。那个时候,我打算开放金鳞阁的权限,允许学生们去金鳞阁借阅比较粗浅的基础书籍……”

    程丞诧异道,“可是金鳞阁……”

    有资格进入金鳞阁的人,大多都是成年男子,一群小孩儿混进去算个什么事儿?

    说到一半,他突然明白了什么,面上的担忧转为了喜悦。

    一群小孩儿混进去,那些成年士子自然会好奇过问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让孩子们露一手,保证能把人唬??!

    主公这是想借助这些士子的嘴,给他们的金鳞书院做免费广告呢。

    只要外人在这群孩子身上看到了成效,之后再推广拼音标注,阻力会小很多。

    姜芃姬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问,“兰亭想好取什么名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投去狐疑的眼神,什么取名字?

    “这个注音之法是你弄出来的,自然该由你给它取名字?!?br />
    这可是名留青史的好事儿!

    多少人眼红都眼红不来呢。

    姜芃姬语噎,她不擅长取名呀,可偏偏有人喜欢让她取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干脆叫《新韵》吧?”

    渊镜先生眼睛一斜,用眼神询问她——

    真不用给《新韵》前头加个姓氏之类的前缀?

    这可是名留青史的好机会,不是街头小白菜。

    错过这个村,没有这个店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想了想,瞧见直播间弹幕上的内容,旋即又改口。

    “干脆叫《汉语新韵》好了?!?br />
    渊镜先生收回了视线,点头道,“甚好?!?br />
    有渊镜他们在,姜芃姬也不担心金鳞书院的事情。

    渊镜等人斗志昂扬,满心满眼想着如何大展拳脚,姜芃姬趁机偷溜走人。

    【哎呦喂】:主播,你这么当甩手掌柜,你家那群小公举竟然没跟你翻脸?

    【滑稽树下你和我】:小公举们根本不是主播的对手啊,战斗力不在一个次元。

    【纪梵希小羊皮】:主播这是要去哪里?

    姜芃姬让侍女端来清水,稍稍擦拭面颊、脖子和手臂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去瞧瞧慧珺和她家的小宝贝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到慧珺的时候,她正坐在廊下看着书,身边放着一辆木制婴儿车。

    “慧珺?!?br />
    后者听到动静,寻声望去,恬静的眸子渐渐亮起。

    “郎君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回来处理公事。我听旁人说,妇人生产之后要注意保养,你怎么跑到外头了?”

    “孩子都生了三四个月了,奴家身子恢复得不错,没那么多忌讳啦?!被郜B浅笑着,动手将婴儿车推进屋,两个白白嫩嫩的婴儿正呼呼大睡,丝毫没有被惊醒,她道,“庭院太阳大,郎君别在外头晒着?!?br />
    “哪个是阿妹?”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问一边去掀两个小娃娃的尿布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都是粉雕玉琢的,胖乎乎的脸颊,白里透着粉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女娃的个头比男娃小一些,五官更加秀气精致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阿妹。刚生下来的时候,小得跟奶猫似的,哭声也秀气,奴家险些以为养不活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试图去捏女娃的脸,小丫头脑袋微微一歪,张着小嘴吐了个泡泡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已经被两个小婴儿萌化了,一个一个化身怪蜀黍和怪阿姨,狼嚎不断。

    “名字取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,等着郎君赐名?!被郜B笑道。

    姜芃姬:“……”1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