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谈这些扫兴的事情,你也别想着转移话题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倦怠地打了个哈气,身子一转,直接把卫慈当成大型抱枕,抱着睡觉了。

    卫慈先是一僵,浑身肌肉都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道,“主公可睡着了?”

    他和姜芃姬相处小半辈子,深知此人睡眠有多糟糕。

    别说稍微大一些的动静,哪怕有人在她身旁蹑手蹑脚,这也能将她惊醒。

    姜芃姬闭着眼嘀咕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睡着啦,你忍心扰我好梦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主公睡着了?!蔽来瓤嘈Φ?,“地上寒凉,恕臣冒犯,将您抱上床榻?!?br />
    室内地板是用实心木铺就的,坚硬不说,寒气还重,躺着并不舒服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听,耳朵都要支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热情地张开双臂,“来来来!子孝要是抱不动,我抱你也可以?!?br />
    卫慈道,“主公既然睡了,那便不要说梦话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一撇嘴,她对卫慈能不能抱起自己,抱以怀疑。

    别看她生得纤细,但她个子颀长,肌肉精悍,实际体重比寻常成年男子还要沉几分。

    卫慈能否将她抱起,姜芃姬并没有抱太大希望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她真是小看了对方。

    卫慈听到姜芃姬轻声发笑,聪慧如他,自然知道对方笑什么,不由得面颊一红。

    别看他把姜芃姬抱起来了,实际上还是挺吃力的,所以呼吸带了几分轻喘。

    从原地到床榻,两点一线不过几步路的距离,卫慈却累得额头冒出薄汗。

    “子孝的臂力还是要好好练练?!苯M姬滚进床榻里头,用脚趾夹住薄被的一角,随便一甩再将身子外滚一圈,正好将展开的薄被盖住半个身子,“不然的话,往后容易体力不济呀?!?br />
    黑暗之中,卫慈的眸子带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初哥儿,当然听得懂对方话中的内涵。

    深知姜芃姬的脾性,卫慈可不敢乱接话,免得对方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姜芃姬精确制止卫慈再取一条薄被的动作,笑嘻嘻地揶揄他。

    “睡一个被窝!夏天的子孝可讨人喜欢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回应道,“如此说来,到了冬日,主公就嫌弃慈了?”

    “不?!苯M姬道,“冬天的主公可讨子孝喜欢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愣了一会儿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,顿时羞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心下冒火,口气带着几分气恼,“谁喜欢了?”

    上一世的陛下那般高冷正经,为何这一世的她如此油嘴滑舌?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挨着床榻边缘躺下,脖子猛地一紧,被姜芃姬强行搂着往里头挪了一圈。

    卫慈无奈认命,夏天当抱枕的命运,终究是没有逃过。

    前世的陛下好歹知道收敛,今生的她越发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?!苯M姬道。

    卫慈无奈躺平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——一年能被骚扰几次?

    今日,由着她好了。

    卫慈猜得没错,姜芃姬可是偷偷摸摸过来的,只能停留两三天。

    第二日,她便跑得没影了。

    要么带着邵光、要么带着张平,盯着炎炎烈阳,仔细巡视各处建设进度。

    除了晚上,其他时候根本看不到她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三日,姜芃姬该启程去丸州了。

    “世人常道,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子孝可要多想想我,这是命令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在他耳侧低声嘀咕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外头太阳太大了,还是自己太紧张了,卫慈感觉浑身都在冒热汗。

    “慈要为主公分忧解劳,无暇多思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气急,碍于旁人在场,根本不能多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——届时别哭了?!?br />
    卫慈有恃无恐,至少接下来十年,他还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恭送主公!”

    他俯身作揖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下气笑了,她对着张平与邵光道,“希衡、崇明,我有些事情忘了与子孝交代?!?br />
    张平和邵光以为二人要谈正事,十分有眼色地退避。

    姜芃姬咧嘴一笑,露出数颗白牙。

    卫慈心下一凉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送走姜芃姬,张平和邵光发现卫慈的情绪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们还以为姜芃姬和卫慈商谈的正事很严峻,心下添了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卫慈只是没有缓过神而已。

    锁骨处的肌肤与衣裳摩擦,扯起细细密密的疼。

    “无事?!蔽来让嫔5匕哺Ф?。

    另一处,已经上路的姜芃姬嘴里叼着一根甘草,直播弹幕已经火热得爆表。

    【装十三】:主播,你说话不算数。不是说这个直播间很正经么,为什么还抢我男神?

    【沽酒待君】:好气啊,难得有一见钟情的男神,最后还被主播给啃了,大皮眼子!

    【一枝狸花压海棠】:心都碎了,说好这个主播很正经,不会动不动就开车呢?

    以上是蓝色弹幕观众的哀嚎。

    虽说红色大军占领了绝对优势,但层出不穷的高颜值男神依旧吸引了一部分蓝色观众。

    众多男神之中,卫慈的颜值独领风骚,又因为他出场次数少得可怜,所以他的含金量最高。

    姜芃姬刚才豪放地扒住卫慈的衣领,在他锁骨处啃了一口,这一举动令蓝色观众心碎。

    更加心碎的是,不知道姜芃姬是不是故意的,扒卫慈衣领也就罢了,偏偏还卡了他们视角。

    绝对是故意的吧?

    相较于蓝色观众的哀嚎,红色观众则是起哄笑闹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呦呦呦——我们家的小猪终于会拱白菜了,老父亲欣慰呀。

    【偷渡非酋】:不容易,追了快七年直播间了,我家闺女初次kiss终于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【莫聆音】:呸,这算哪门子的初吻?本宝宝一直期待主播把慈美人这只青蛙煮熟啊,主播磨磨唧唧不肯下嘴,敢问一句——谁家热水一煮好几年?啃就啃,挡镜头算啥英雄好汉?

    他们只看到姜芃姬啃了一口卫慈,愣是没看到对方露出一丝多余的肌肤。

    好气??!

    【一颗果子狸】:你们不懂,主播这叫占有欲。要是我有慈美人这样的男友,我也小气。

    【沉默丫丫】:如果我有慈美人这样的男友,早就打晕拖床上艹哭他好么!

    姜芃姬看着弹幕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对,她就是小气,不服干一架呀!1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