嘴上说着小题大做,心里却是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照你这么说,进入金鳞阁的学子文士,一个一个都不敢骂我了?”

    “人活一张脸,树活一张皮,不是谁都跟那几人一样没皮没脸?!狈嵴婕樾Φ?,“天下士子受了主公恩惠,自然不便对您斥责讨伐。只要您不做天怒人怨的事情,名声应该是无碍了?!?br />
    组建金鳞阁,施恩天下士子,那些读书人但凡还要点脸,不会轻易和姜芃姬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姜芃姬捏着下巴,她觉得丰真这话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“既然施恩,那便施恩到底好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诧异,“主公又想出什么点子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册子,丰真接过一看,封面写着整齐的《大夏韵书》四个字。

    丰真看后苦笑,“真都是而立之年的人了,哪里还需要看《大夏韵书》?主公自己留着吧?!?br />
    所谓《大夏韵书》,说白了就是古代版的拼音,类似直播间观众熟知的《切韵》、《广韵》。

    《大夏韵书》的创始人乃是前朝皇甫丞相。

    《大夏韵书》的注音分为直音和反切,直音就是用同音字给字注音,反切就是用两个常用字给一个字注音。例如“慷”,直音就是“康”标音,反切就是“可”“昂”。

    托这本《大夏韵书》的福,大夏朝分裂之后,五国的官话才会一致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天南地北各有方言,根本不能好好交流!

    小孩儿启蒙之前需要记住《大夏韵书》中的“声母”和“韵母”,便于往后学习。

    不过比较坑爹的是,《大夏韵书》中有49个“声母”和181“韵母”!

    蒙童启蒙之前需要死记硬背230个常用字。

    通俗解释,教人识字之前,这人必须有一定识字基础。

    背下230个《大夏韵书》常用字,才能用这些字去标注其他字的读音。

    小孩儿启蒙缓慢,百姓开启民智艰辛,注音困难也是一大阻力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你先打开看看就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狐疑,抬手打开书页,发现扉页也写着《大夏韵书》,每个字旁边还画了古怪的符号。

    他心下不解,抬头瞧姜芃姬的脸,发现对方正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丰真安按捺情绪,抬手又翻了几页。

    里面全是熟悉的文字,但每个文字附近都画着蝇头小楷般的密集符号。

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,莫非秘密在于这些符号?

    丰真想了想,开始细心寻找这些符号的共同之处,还真别说,真让他找到些许规律。

    越找,丰真越是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浪子难得全身心投入某件事,直播间观众也在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他们都知道姜芃姬来自未来星际世界,但对方从未说过一句家乡话,甚至没有写过家乡字。

    如今难得见到一次,岂能错过?

    这可是研究未来文字的好机会!

    姜芃姬见丰真依样画葫芦,画出那几个符号,她笑着眯了眼,知道对方已经摸清门道了。

    她道,“前几日你告诉我说,丰仪跟抱怨金鳞书院蒙童被《大夏韵书》折腾够呛?”

    丰真隐约猜到什么,暗中捏紧拳头,忍住内心激荡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确有此事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我回头找了一本《大夏韵书》,仔细研究之后,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?!苯M姬笑着眯起了眼,她倏地问了句不相干的话,“你也知道程丞先生研究出来的句读符号吧?”

    丰真道,“自然知道?!?br />
    因为句读,齐聚丸州的名士撕得飞起,大家对分句一事,各执一词,场面堪比修罗场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因此受到启发,我在想,我能不能也用不同的符号代表不同的读音?”

    她那世界也有拼音这玩意儿,所用符号和直播间观众所知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姜芃姬并没有采纳观众给的符号,反而选择自己熟悉的星际文字。

    “《大夏韵书》的确是不错,但门槛实在太高,机制也复杂,普通百姓想要入门,千难万难。若用这些符号去标注读音,倒是简单不少,小孩儿只需要记住寥寥数十个符号,便能拼音习字?!?br />
    丰真心中有了猜测,但真正得到姜芃姬的肯定,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明明很复杂的《大夏韵书》,竟然可以简化成这样?

    “当真……什么字都能拼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丰真不信邪,随便抽出两卷文书,挑了数十个字,对照他整理出来的符号。

    试验下来,果然都对的上!

    他不可置信地眨巴眼睛,若这个简单的注音之法能大面积推广,可以省下多少时间和精力呀!

    无形中还能拉低读书的门槛,让更多寒门子弟有了读书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亲自回一趟丸州?!苯M姬对着丰真道,“这本崭新的《韵书》,目前先在金鳞书院试用,看看使用情况。若是没有问题,我打算在自己的治地全面推广这些注音符号?!?br />
    丰真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公——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开启民智,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。百姓们大字不识一个,但他们若是用心,不用三日便能熟记。到时候州府下达命令,一张用普通文字,一张用符号标注。百姓可以根据自己记住的注音符号,一个字一个字拼出来。你想想,若是如此,州府能省多少功夫?”

    百姓识字率不高,间接影响了官府下达政令的效率。

    因为不识字呀,他们不知道官府到底发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两眼一抹黑,啥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若是能自己拼出来,他们便能知道告示上面到底写了啥东西。

    哪怕看不懂字,他们能念出来。

    丰真只觉得口干舌燥,愣愣地看着自家主公。

    那眼神,不像是看主公,分明像是在瞻仰神祇!

    姜芃姬见丰真没反应,一摔《大夏韵书》,气道,“你到底答不答应呀!”

    丰真懵了一下,这么好的事情,他怎么可能不会答应?

    再者说了,主公才是主公,凡事是她拿主意呀,怎么反倒问起他了?

    丰真道,“一切皆由主公拿主意,真……愿为您鞍前马后,万死不辞!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那成,我们说好了,丸州事务就全靠你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听清楚姜芃姬说了啥,冷不丁冒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之前不是说了么,我想回一趟丸州,问你答不答应,你说我拿主意呀?!?br />
    丰真傻愣地看了一眼堆满竹简的政务厅,再看看笑容灿烂的主公。

    吾命休矣!

    “文证,救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