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一直把手底下的文臣武将当成小公举宠,但他们何尝不把自家主公当成闺女迁就?

    徐轲气得更年期提前发作,内心的小人已经化身泼妇,恨不得撸袖去干死那几人。

    不给他们几个巴掌,不知道花儿为何这么红!

    真当他们丸州是做善事的善堂?

    真当他们是天底下最蠢的冤大头?

    真以为金鳞阁的丰富藏书可以肆无忌惮地借阅、抄录、阅读?

    玛德,吃他们的、用他们的、住他们的、读他们的,到最后放下碗筷还骂他们的小公举?

    哪个天王老子给的权利?

    眼瞅着徐轲周身萦绕的黑气越发浓郁,触到了某个瓶颈,丸州的大管家徐轲终于发飙了。

    “公辽,你进来!”

    正巧路过的程远听到这话,顿时头皮一麻,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别看徐轲这些年一直管着内政,几乎扎根象阳县,极少外出公干,但程远丝毫不敢小瞧他。

    “徐主簿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徐轲面色阴沉地道,“有一件事情,交予你去做。在丸州地界损毁主公声誉,这都已经不是蹬鼻子上脸了!若此事传到主公耳中,定然要斥责吾等治理不利。被斥责也就罢了,只怕天下人因此误会主公治下不严、性情怯懦,什么人都能羞辱于她。主辱臣死,公辽可明白?”

    程远说道,“自是明白?!?br />
    通俗一些讲,欺负他们主公的,统统摁死!

    徐轲的表情缓和一些,他对着程远说道,“公辽,近前说话?!?br />
    程远依从上前,在徐轲桌案旁落座。

    二人窃窃私语,程远听后,表情从凝重转为诧然,最后化为怜悯。

    原先还有些义愤填膺,气愤那几个征辟不就的人,如今却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得罪谁不好,偏偏要得罪丸州这群护短不讲理的?

    父亲说得没错,丸州这片地方,当真是藏龙卧虎。

    徐轲的确出身低微,但论管理内政的手段,整个丸州集团他能排前三,放眼整个东庆,怕也是前五的大神。此人不仅是内政一把手,还深得主公信任,几乎没有他摆不平的烂摊子。

    徐轲一旦下定决心去整治谁,那真是能把人往死里整。

    程远性情平和,最大优点就是听话孝顺,程丞让他收敛锋芒,虚心学习,他绝不会出风头。

    他按照程丞的嘱咐,安心辅助徐轲等人,一边忙一边学习如何统筹全局,为未来积累经验。

    主公野心勃勃,目光肯定不会局限于一州一郡。

    等以后铺子彻底铺开,她肯定要将自己的心腹下放到各地,那才是程远一展才华的良机。

    末了,程远有些担心地道,“徐主簿,若是这么做……只怕外界又说主公如何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诸如——身为一州之主却没有容忍雅量,非要和几个说错话的白身士子较劲,多掉份?

    徐轲冷笑一声,他道,“你觉得百姓的嘴巴多,还是那些碍事儿的酸儒嘴巴多?”

    这下子,程远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徐轲道,“轲记得,子孝有一句话说得很不错?!?br />
    程远好奇问,“子孝先生说了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得罪谁都别得罪写书的!”

    程远彼时还不了解什么意思,过了几日,他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征辟不就的士子大放厥词,到处诋毁姜芃姬,一连数日下来,丸州方面竟然没有一丝反应。

    那六人更加猖狂,上蹿下跳个没完,其他两人还要脸,恨不得将存在感降低为零。

    兄弟们呐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那位丸州牧也知道人言可畏,认怂了!

    “丸州那些人,不过是草台班子的伶人、不知孔孟的下等人,在下羞与为伍。男子汉顶天立地,不说创立一番事业,但也不能雌伏妇人手下。劳什子的征辟,谁要是受了,岂不是承认自己不如无知妇人?男儿血性全无,当真是可耻可笑。怕是九泉之下,还要挨祖宗巴掌?!?br />
    他们拒绝征辟,才不是为了拔高自己的价值和名声,他们是完全不屑懂么?

    不屑在女人手下卖命!

    他们跳得越欢,越衬得丸州越怂,一反常态的沉默让不少人看了笑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徐轲不发威,真当他是管家婆?

    “这一轮的考题出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出来了?咱们去看看?!?br />
    七日一试,如今已经形成惯例,隐隐成了丸州选拔人才的门路之一。

    这条路子不需要家世、容貌、德行,只需要能力和才华。

    达标了,哪怕是寒门低贱出身,一样能进入丸州势力的眼。

    对于许多投靠无门的寒门子弟来讲,这是鱼跃龙门的良机。

    每到放榜之日,总能引来物大批士子围观。

    一群人聚在告示牌前,除了少数几个缺心眼的,其他人看清题目,心中一冷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往公布十道题,这次只有一道题——

    【以德报怨?何以报德?】

    “这个题目算得上什么题目,圣人都给出答案了,自然是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?!?br />
    不知是哪个缺心眼开口,众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妙。

    这答案是经过圣人盖章的,他们当然知道,可联系最近的事件,他们便觉得不太妙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考题,分明是‘宣战’?!庇腥巳滩蛔∴止?。

    “什么宣战?”

    缺心眼的人还挺多,他们只顾着当学霸了,耳朵听不到外界的八卦。

    “唉——丸州这是明摆着告诉别人,他们要以直报怨?!?br />
    不说别的,至少丸州修建金鳞阁,提供数万藏书免费给他们阅览,这难道不是“德”?

    不少人受了恩惠却不知感恩,厚颜无耻地倒打一耙,这难道不是“怨”?

    因此,不能怪丸州选择“以直报怨”的方式找回场子,只怪不思感恩的白眼狼太嚣张!

    那六人自然也看到了告示内容,除了三个寒门士子心中惴惴,其余三人并未将此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如果丸州真有本事,直接派人抓了他们就行,何必这么迂回?

    可惜,这几人不知道在遥远的另一个位面,有一个叫做陈世美的清官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他们也不会有这样愚蠢的念头。

    陈世美是个清廉的好官,因为得罪一个编剧,最后成了名传千古的绝世渣男。

    徐轲不会恶意编排这几人,但也不会让他们得到一丝好名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