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然,所谓指点并不是面对面教导,而是在他们递交的竹简上添几句评语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当前三的士子看到竹简上落款的审核者名讳,仍旧激动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审核者不是别人啊,正是名师渊镜先生?。。?!

    通俗来讲,他们不仅得到了爱豆的亲笔签名,还得到了爱豆的指点。

    简直要幸福地晕过去啦。

    别以为追星这种事情只有现代才有,古代人对追星一样热忱。

    掷果盈车都是小事,甚至还有“脑残粉”为了追星,隔三差五写诗写词表达“爱意”。

    要说脑残粉,渊镜先生的“脑残粉”真的不少,举个现成的例子——唐耀,他本身就是渊镜先生的脑残粉,秉着对先生的敬慕,毅然决然离开家庭,不远千里去琅琊郡求学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传开之后,第二日递交竹简的人直接飙升到了上千——

    渊镜先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夭寿啦,让老人家一夜批改阅览上千份竹简!

    于是,为了小命着想,原本一天一次的考题变成了七天一次。

    程丞见渊镜先生一脸的菜色,主动过来帮他审阅,运气好的话,还能挖掘有潜力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姜芃姬这个办法十分奏效。

    别看每次只考十道题,但每一道题目都隐藏着十分有针对性的试探。

    大部分士子没有察觉其中猫腻,只有少部分人比较敏锐,发现了这点。

    隐隐的,他们觉得这关系到以后的前程,于是对试题更加上心,每次都要反复推敲之后才下笔。他们没有笼统地概括回答,反而选择深入探索、畅所欲言,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大部分人的文采入不了渊镜的眼睛,但偶尔也能发现一两篇令人眼前一亮的佳作。

    几次批改之后,渊镜先生无奈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有不少可塑之才,八成会收到柳州牧的征辟吧?!?br />
    从前后几次回答的内容来看,有不少人已经意识到十道题背后潜藏的深意。

    起初还有些敷衍,后来便十分上心,傻瓜都能看出这番变化的动力是什么。

    士族出身的士子还好说,姜芃姬对他们的吸引力并不大。

    那些寒门出身的士子呢?

    一旦有幸受到姜芃姬的征辟,无异于是一步登天,青云之路直接在脚下铺开。

    程丞想了想,他道,“柳州牧势力虽大,但真正可用的人不多,自然要征辟人才。这等征辟考核的手段,实在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相较于这个,我反倒是担心另一件事——”

    渊镜闻言,眸子一转,顿时明白程丞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征辟是擢用人才的手段,不过这个不是单向的,它是双向的,不具备强制力。

    征辟,其实也是一种礼请。

    被征辟者可以欣然应聘,他也可以推辞不就。

    姜芃姬有资格对领地内的某某人征辟,那人同样有资格征辟不就的资格。

    征辟不就,有的人是因为真的不愿意出仕,希望隐居世外,逍遥一生,有的人则是为了博取声誉,例如出身贫寒的美貌姑娘拒绝了霸道总裁的示爱,这位美貌姑娘瞬间就扬名了!

    当然,还有第三种情况,吊胃口!

    通俗来讲,某些人觉得越容易到手的越不会被珍视,所以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诿。

    等对方的胃口被吊到最高的时候,欣然接受征辟,成就一段君臣佳话。

    “征辟不就”是一种业内潜规则,一般都会拒绝第一次,第二次或者第三次才答应入仕。

    程丞有些担心,他看好的苗子会不会脑子一抽,在姜芃姬面前玩什么征辟不就?

    以他对那位州牧的了解,人家脾性骄傲,征辟一次被拒绝,她不可能征辟第二次。

    那些想吊人胃口的家伙,可不就玩脱了?

    渊镜先生和程丞默契的对视一眼,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惆怅。

    他们觉得,肯定会有人脑子想不开征辟不就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还真有人这么做了,不止一个!

    数次试探之后,人才考核也差不多了,徐轲遵从姜芃姬的意思对二十八个青年递出橄榄枝。

    这二十八人中间,十人出身贫寒,十一人属于落魄士族,另外七人出身家境一般的士族。

    他们的年纪全在二十到四十之间,正值黄金年龄,还有很大的培育空间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二十八人中间有二十人接受了征辟,其余全部拒绝。

    徐轲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知这个消息,他的表情黑成了锅底灰。

    免费读书、借书、抄书,蹭金鳞阁提供的肉粥,拿着知客斋的用餐券大吃大喝……

    征辟的时候,好歹给个面子呀,竟然断然拒绝了?

    稍微委婉一点,成全双方的面子会死么?

    好气??!

    徐轲气得咽不下饭。

    丸州方面耗费不少心血,从数千人里头挑出二十八个人,竟然有近三分之一的人拒绝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徐轲不受控制地冒出一个念头——

    丸州到底是多招人嫌弃?

    东庆境内,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加和平安宁?

    这已经算是乱世中的世外桃源了吧?

    其他地方都发不起薪俸的时候,丸州上下的平均工资很高好不好?

    福利也是样样俱全,过了试用期,立马有车有房有积蓄,走上人生巅峰!

    多美好的前景。

    他们家主公唯一的短板就是性别,其他条件可以百分百碾压其他诸侯势力。

    女的怎么了,吃他们家大米了?

    还是说,这些人觉得丸州势力还是草台班子,不配拥有金凤凰?

    徐轲烦躁地想要挠头发,不过他还是克制住了冲动。

    作为丸州的大账房,统管财政的大佬,他不能失态。

    于是,徐轲的心理活动异常丰富,表面上却是冷冰冰的,盯着桌上的文书像是盯着仇人。

    一直到风瑾入内,瞧他这副模样,凑上前瞧了一眼文书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他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……当真不知好歹!”徐轲咬牙着道。

    风瑾笑道,“的确如此,既然他们征辟不就,那便挑选其他人好了,犯不着生气?!?br />
    徐轲阴沉着脸,他道,“如何能不气?此时若是传出去,岂不是连累主公被人耻笑?”

    一次性征辟28人也就罢了,偏偏还有8个人拒绝了,这不是打脸?

    风瑾诧异道,“这与主公被人耻笑有什么关系?这几人的答策,瑾也看过,确有几分才华。字里行间也有野心,之所以拒绝征辟,怕是为了造势,给自己营造名声,再征辟一次就行?!?br />
    徐轲顿时了然,旋即又怒道,“主公那个脾性,怎么可能会二次征辟?”

    风瑾光棍地道,“那就不理,反正还有其他人选?!?br />
    被金鳞阁吸引过来的文人不要太多,慢慢筛选总能挑出好的,没必要抓着那么几个不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