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来越多的外人涌入象阳县,原本就热闹的城市变得越发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过了年,天气越发明媚起来,渐渐转暖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,随处都能瞧见一身风尘仆仆的文士。

    酒肆、茶肆或者食肆,处处能听到大同小异的议论。

    “据说这金鳞阁明日便要开馆了?”

    “县府外的告示这么说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不知金鳞阁内部是什么样子的?到底是表里如一,还是徒有其表?”

    “柳州牧将丸州建得如此之好,她应该不会随意夸??诎??明日开馆,你我便去瞧瞧?!?br />
    有人谈论金鳞阁,有人谈论天下时局,还有人谈论姜芃姬。

    她将丸州治理得繁荣昌盛,旁人无可指摘,但她这些年做的事情,外界也是毁誉参半。

    说得最多的,不过两点——扶持寒门、怀有二心!

    前者不用说了,她手底下的文臣武将,除了风瑾之外,还有谁是正经高门出身?

    至于“怀有二心”这点,光看她下达招贤令、修建金鳞阁,便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在众人翘首以盼中,三月三,花朝节,金鳞阁正式开馆。

    从外貌来看,金鳞阁与普通宅邸没什么不同,继承象阳县一贯的建筑风格——精简雅致。

    外头各处都有站岗的兵卒,一个个虎目寒光,面带刚毅之色,站立之后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渊镜、风仁和程丞三人主持开馆仪式,祭天酬神之后,亲手拉下牌匾蒙着的红绸。

    牌匾上面写着“金鳞阁”三个大字,那三个字形神具备、遒劲有力,带着些许的贵气。

    外头等待的文士被兵卒用身体拦着,全场寂静无声,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渊镜等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礼毕,开馆!”

    程丞等人身着峨冠博带,大袖翩翩,神色间带着肃穆庄重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吱呀,金鳞阁大门打开。

    此时,数列兵卒穿过人群,安排文士有秩序进场。

    “为何他能进去,我不能进去?”

    负责检查的兵卒道,“您没有令牌,今日不能进去?!?br />
    “令牌?什么令牌?”

    被拦住的文士狠狠蹙眉,大有不说清楚他罢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兵卒道,“前几日,县府已经张贴告示,进入金鳞阁的人需要先登记考核,过了才有令牌?!?br />
    如今纸张还很贵,书籍更是千金难求,难保不会碰见品行不良的盗书贼。

    徐轲等人对进入金鳞阁的门槛稍作调整。

    考核文采是其次,最重要的是趁机登记对方的信息,给他们套上无形的枷锁。

    敢捣乱是吧?

    冤有头债有主,总能顺藤摸瓜抓到你!

    那个文士听后气急,一个普通的百姓也敢对他指手画脚,他正欲发作,身后等待的青年道,“你还是去补个登记吧,明日再来也一样,莫要站在这里,耽误其他人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说罢,那个青年绕到他身前,递出了自己的牌子。

    兵卒校对了名字和令牌的真实性,很爽快放人入内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

    先前的文士气急甩袖,带着满腹的怒气去一旁登记。

    另一处,已经入内的士子纷纷发出诧异的惊呼,等他们意识到自己失态,再看看旁人也是惊呆的模样,心中顿时平衡了。不能怪他们没见识,实在是金鳞阁内的场景大大出乎预料。

    说是金鳞阁,里面的建筑却不止一楼一阁。

    目前只开放了金鳞阁的主建筑,也是金鳞阁内面积最大的建筑——金鳞岂非池中物。

    看牌匾上的名字,众人觉得古怪,但仔细读其中的含义,又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豪气。

    给金鳞阁的主建筑取这么个名字,再贴切不过。

    主建筑整体呈巨大的环形,占地面积竟比寻常二进宅院还大,前后左右开了四扇门、八扇小门以及三十六扇镂空花纹的木窗。打开大门,室内采光通亮,一排排书架呈环形环绕,不少书架已经放满了纸质书籍,每排书架上面订着牌子,扼要说明书架中的书籍类别。

    内里的建筑独具匠心,以书架本身隔出了大大小小的雅间,雅间内摆放着供人休息坐卧的席子,除此之外,还有一张书案、一套笔墨,更妙的是二楼以及穹顶的设计,充分利用了自然光,纵然室内不点油灯,只要外头光线充足,开了二楼的窗,室内便不觉得昏暗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——简直——”

    有资格进入金鳞阁的士子纷纷近乎,有些人甚至激动得忘了言语。

    金鳞阁!

    实至名归的金鳞阁!

    众人平复激动的情绪,有人正欲上前从书架取书,不料被人阻拦。

    未等那人开口,来人解释,“金鳞阁的书籍虽是免费阅读,但不能随意触碰。您要看哪本书,直接唤人给您取来即可。若是要借阅抄录,带着令牌去那边登记,这里会廉价提供笔墨?!?br />
    金鳞阁刚刚开馆,他们可不想有人恶意毁坏书籍或者私藏。

    所以,一开始就要树立严苛的制度。

    等大众都习以为常了,金鳞阁就能适当放宽借阅制度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,起初有些不悦,但考虑到纸质书籍的昂贵,金鳞阁方面严谨一些也是应当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书可真多——”

    管事笑着道,“仍有九成书籍还在书局,未曾上架?!?br />
    “还、还有九成?”旁人听后,惊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自然,一层还有六成的书架是空的,二层则是全空的?!?br />
    众人惊得麻木了,纷纷借了自己心仪的书籍,寻了个采光充足的地方静静阅读。

    说是阅读,不如说是用手指摩挲书页,宛若轻抚挚爱的肌肤。

    触感太好了!

    他们的表现比徐轲头一回看到竹纸还要失态。

    第一批进入金鳞阁的人约有一百,几乎都是爱书之人,对待手中的线装书更捧着祖宗似得,别说破坏了,他们连稍稍用力都不敢。见此情形,金鳞阁的管事长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未过多久,便有人提出抄录的请求。

    那人面色紧张,生怕自己的要求被拒绝。

    免费让看书已经不错了,哪里还会让人抄录?

    对于大多人来说,书不是书,那是无价财宝,不会轻易外借。

    负责接待的女子莞尔一笑,转身为他取来一套笔墨和没有使用过的空白竹简。

    这些笔墨竹简不是免费供应的,但价格只有市场价一成。

    “多、多谢!”

    那人谢过之后,捧着东西回了自己的位置,一边默读一边抄录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夕阳西斜,已经到了闭馆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依依不舍地归还书籍,意犹未尽地踏出金鳞阁。

    好评!

    绝对十星级好评!

    一传十、十传百,金鳞阁开馆第一日,大获成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