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旁的外乡人听到了,诧异道,“什么金鳞书院?”

    小贩挺直了胸膛,自豪地道,“俺们州牧建的书院呗?!?br />
    那个外乡人也是慕名而来的寒门士子,他一早就注意到身穿红色小袄的女童。

    毕竟,如今的染色技术很低,越鲜亮的颜色越贵,能穿得起这样鲜红小袄的人家,必然富贵不凡。瞧女童身边没仆从跟着,他正义感发作,生怕有人将小孩拐走,这才停留了一阵。

    那人疑惑问小贩,“柳州牧何时又建了什么书院?”

    不是只建立了金鳞阁?

    “个把月前建好的,给小娃娃读书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原来是教导小孩儿启蒙的私塾呀。

    殊不知,这个私塾并非普通的私塾。

    说起金鳞书院建立的原因,这还要追溯到几个月前。

    渊镜、程丞、风仁以及其他两个德高望重的名士组成了最初的教材编撰团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编撰的教材对于成人来说都显得晦涩,更别说给小孩儿启蒙。

    姜芃姬那边直接毙了他们的初版方案,无意间又提了一句,促使几人萌生了开办小儿书院的念头。他们学识渊博,自然觉得这些启蒙教材无比粗浅,但毫无根基的小孩儿不懂呀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让小孩儿明白,他们的启蒙教材岂不是没了用处?

    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他们想找一批幼童过来,在他们身上试一试启蒙教材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就是小白鼠。

    姜芃姬乐见其成,大手一挥,给他们拨款拨地,把原先的几处宅子打通,改成书院。

    书院的名字她也懒得想,直接套用了金鳞阁的名字。

    至于生源,姜芃姬也不愁。

    她直接从战亡将士的遗孤中挑选适龄的儿童,不仅有男童,还有女童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惹来几个名士的反对,不过姜芃姬却用大义堵住了他们的口。

    她道,“他们皆为英雄遗孤,身份有何不同?有些将士年轻早逝,膝下仅有一女。他们的父辈为我而战,我岂能因为他们后辈性别差异,区别对待?一旦传出去,岂不令人寒心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好想也有道理?

    经过数轮精心挑选,金鳞书院第一批学生择定了。

    平均年龄都在五岁至七岁,男童一百,女童一百。

    丰真听说这事儿,连忙找姜芃姬耍泼,直接把自己儿子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远在崇州,近几年都回不了丸州,总不能一直让儿子自学吧?

    若有同龄伙伴与他一起学习,说不定能让他活泼一些?

    再者说了,首批小白鼠……呸,首批学生,肯定由德高望重的老学者亲自教导,例如渊镜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丰真想得分毫不差,教课老师真有渊镜!

    姜芃姬趁机给他们提了意见,诸根据孩子年龄不同、学习进度不同,如分班分级。

    先前已经提过分科的事情了,如今又分班分级,渊镜等人接受起来毫无难度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分班分级比让所有学生在一起学习,效率更高,针对性更强。

    折腾了这些,姜芃姬又提议要给孩子制造统一服饰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以前怎么没有看出来,这学生如此会折腾?

    问理由,答曰。

    “整齐划一,瞧着舒服?!?br />
    很好很强大的理由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随了姜芃姬。

    反正是她掏钱负责这部分开支,他担心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姜芃姬让徐轲风瑾负责校服的事情,寻了裁缝给每个学生量了身材数据。

    “还缺了点儿什么?缺什么呢——对了,?;?!”

    姜芃姬灵感迸发,设计了男式和女式的校服,还亲自画了五朵鳞片聚成的花。

    瞧着绣娘制出来的成衣,徐轲险些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。

    有一个败家的主公是什么体验?

    参考他现在的状态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主公不是在花钱,她在撒钱!

    这一套校服加身份牌,已经抵得上普通四口人家两月嚼用。

    不过平心而论,主公口中的校服还是挺好看的。

    校服是蓝白配色,衣领显眼处绣了精巧雅致的?;?,每个学生还给配了身份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正面刻着学生的基本信息,北面则是姜芃姬设计的?;?,底部刻了朵朵云纹。

    选了个良辰吉日,两百名学童拜了至圣先师的画像,正式入学。

    上午学文,下午习武。

    男生班和女生班上午学的内容一样,全是启蒙教材的内容,下午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男生学骑射,女生学炼体之术、擒拿术以及女红。

    上午安排,卯初三刻入学,巳正三刻下学(5:45——10:45)。

    下午安排,未初一刻入学,申正一刻下学(13:15——16:15)。

    如果有孩子家住得远或者生活困难,书院还提供寝室和膳食。

    为此,姜芃姬还专门从兵营调了脾气好的伍长给男生当武学教官。

    她还让姜弄琴从女营调了几个表现突出、耐性好的女兵给女生当教官。

    女生学的炼体之术,正是姜芃姬改良后让女兵学的练体术。

    孩子年纪还小,可塑性极强。

    等这批孩子成长了,外头看到了教学效果,金鳞书院女生班才能真正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这些娃娃身穿的蓝白校服,渐渐成了象阳县百姓熟知的标志。

    忙完今日公务的魏静娴回家,一进正厅便看到丰真家的小子正一板一眼训斥长生。

    身着红衣的长生兀自低着头,伸出舌头舔着楂果外头裹着的蜜蜂糖衣,舔得湿漉漉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以后不能随意出府,外乡人越来越多,县内治安不比以前?!?br />
    “长生带奶嬷嬷啦?!?br />
    说罢,她又是一声吸溜,嘴角挂着亮晶晶的口水,手上楂果串的糖衣也被她舔化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?!?br />
    老弱妇孺碰见突发事件,仍是危险。

    长生瘪嘴,水汪汪的眼睛迅速积起了泪花,没一会儿,哇的哭出声。

    魏静娴好笑地把长生从席上抱起来,对着丰仪道,“长生又缠着你了?”

    丰仪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怪长生不懂事,耽误你的学业?!?br />
    丰仪道,“夫子教得很简单?!?br />
    算不上耽误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三岁启蒙,丰真亲手教导的孩子。

    丰仪基础扎实,夫子教导的内容对他来说不难,所以他课余时间还要找先生额外寻求作业。

    丰仪:【我爱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?!?br />
    这大概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