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帝去世,幼帝继位。

    东庆重孝道,自然不会刚继位便改年,所以改年号这件事情一直从年初拖到了大年初一。

    因此,新的一年又称为承宗元年。

    如果是太平盛世,改年这样的大事,必然是普天同庆。

    如今却不一样,东庆四分五裂,诸侯割据,朝廷的声望降低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说句不中听的话,小皇帝的圣旨只能在谌州附近生效,去了别的地方,不过是一卷黄布。

    姜芃姬作为主公,应当在州府接收众臣新年祝贺,只是万州州府还没建成,谌州和浒郡还有不少事情要她处理,帐下臣子为了让百姓过一个好年,一个一个忙得脚打后脑勺。

    当治下百姓与家人团聚的时候,姜芃姬和柳佘以及柳昭聚在一起,简单用了一顿晚膳。

    “新年安康!”

    姜芃姬换了一身新衣裳,笑着接过柳佘赠予的新年贺礼。

    “父亲,新年安康?!?br />
    柳昭仍旧是富贵公子的装扮,从衣裳到配饰,越发讲究。

    不说衣料,光是他手中那把用丝绸做扇面、以紫檀为扇骨的花鸟画扇,精致得像是艺术品。

    “阿姐,新年安康?!?br />
    柳昭说了新年贺词,眼巴巴地瞧着姜芃姬。

    他喜欢雅致富贵的东西,每日穿戴的衣裳配饰都要熏过香才肯穿,日??Р恍?。

    仅凭柳佘给的固定月例,柳昭的日子过得紧巴巴,盼着新年从姜芃姬这里讨来大红封。

    姜芃姬忍俊不禁,她回了贺词,没有掏出柳昭想象中的大红包。

    柳昭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委屈啊,下个月还要继续吃土么?

    当柳昭心灰意懒的时候,姜芃姬道,“已经遣人送到你屋子了?!?br />
    柳昭听后,眸子倏地亮起,恨不得高喊一声——阿姐万岁。

    柳佘颇为不悦地道,“他整日撵狗斗鸡,不学无术,你继续这么惯着他,以后就赖着你了?!?br />
    柳昭最怕柳佘,听到他开口训斥自己,忙不迭躲到姜芃姬身后。

    得亏姜芃姬个子高,不然哪里挡得住柳昭?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赖着便赖着,女儿又不是养不起他?!?br />
    “阿姐——这么说的话,能不能让父亲给小弟涨一涨月例呀?”

    柳昭不仅啃姐,他还啃爹。

    令人悲愤的是,啃过之后,他仍是个月光族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喜欢精致奢华的生活,每日开支自然小不了。

    柳佘表情一抽,若非过年不戴佩剑,他这会儿都能拔剑了,让柳昭知道花儿为何那么红。

    堂堂男儿,如此热衷吃软饭,还能不能有点儿骨气?

    新年宴只有三人,但这是柳昭头一回与这么多人一起过年。

    以前在柳府后宅,古蓁夫人缠绵病榻,蝶夫人不爱见他,哪怕是新年这样的大日子,他也是待在自己的院子,吃着下人准备的晚膳。在他眼中,新年除了份例多了,没什么奇特的。

    柳佘狠狠瞪了一眼柳昭。

    “明日早些过来请安?!?br />
    柳昭的表情瞬时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从柳佘退居幕后,把所有政务都交给了姜芃姬,他的生活便彻底清闲下来。

    起初还有些不适应,时间一长便觉得快活,每日垂钓、遛狗、逗鸟、访友、读书作画……

    他是开心了,柳昭却彻底郁闷了。

    老人家一旦闲下来,总喜欢给自己找事情做,柳昭的日子越发难过,天天被他抓功课。

    迫于威严,他从了一阵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他忍不下去了,干脆跑到姜芃姬那边避难。

    亲姐就是亲姐,不但没有庇护他,反而将他五花大绑送回柳佘手中,接受“爱”的教育。

    听到柳佘让他明日早些去请安,柳昭的头皮都发麻了。

    “阿姐——救救小弟——”

    柳昭压低声音,摇着姜芃姬的袖子,双眸biubiu发出求救信号。

    在直播间观众一片“好萌呀”、“让阿姨揉一揉”、“主播你缺弟媳”的狼嚎中,姜芃姬不客气地将柳昭给卖了,侧身闪过,无情抛弃了对他发出求救信号的柳昭,将他丢给了柳佘处置。

    大年初七,市集重开。

    象阳县作为姜芃姬最初的根基,在她苦心经营之下,如今一扩再扩,不仅扩大了城墙范围,还将周遭村庄纳入外城,重新规划修整。如今的象阳县俨然是北方最为繁荣的地区之一。

    年节过后,街上人流陡增,除了本地人之外,还多了不少外乡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些外乡人全是慕名而来的东庆学子,有些出身士族,有些出身寒门。

    在他们惯有印象中,象阳县应该是个偏僻落后的小镇子,经历了青衣军和红莲教的双重碾压,这会儿该萧条清冷才对。出乎他们的预料,自从进入丸州境内,所见之景让他们怀疑。

    怀疑什么?

    怀疑如今是什么年岁呀!

    分明是乱世,丸州境内却是一派盛世之景。

    东庆到处都在打仗,割据一方的诸侯摩擦不断,丸州外能看到衣衫褴褛的流民,一旦过境,瞧见的却是错落有致的良田和田野间扎好的稻草,偶尔还能瞧见辛勤劳作的百姓和顽童。

    进了城,他们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街道规划整齐,屋檐鳞次栉比,左右屋舍精巧而雅致,街边摊贩个个精神抖擞,满面红光。

    不止精气神好,他们身上穿着的衣裳也很干净,鲜少能看到打补丁的。

    “新年安康?!?br />
    大街小巷,随处都能听到洋溢着喜气的庆贺声。

    “新、新年安康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身着红色袄衫的小女娃待在路边,仰着脑袋,痴痴地看着扛着商货的小贩。

    小贩起初没听到,那个小女娃又认认真真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吱溜一声吸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那个小贩终于注意到小女娃,瞧见她粉雕玉琢的小脸,面色越发柔和了。

    见小女娃眼巴巴看着自家做的蜜蜂楂果,他笑了笑,取下一支给她。

    “新年安康,拿去吃吧?!?br />
    光看小孩儿的装扮便知道对方是富贵人家。

    “谢谢?!?br />
    小女娃笑着咧嘴,接过小贩的新年礼物,还未塞进嘴里,她身边多了个面相孱弱的男童。

    男童瞧着也只有六七岁,个头清瘦,表情却十分老成,唇角都紧紧抿着唇。

    “大叔也要做生意,不能白占便宜?!?br />
    他抬手牵起红衣小女娃的手,另一只手从腰间钱囊取出几文钱给小贩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将小女娃牵走了。

    小贩接过钱,瞧见男童的装扮和他肩上背着的书篓,后知后觉地呀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金鳞书院的娃娃么?长得可真俊呀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