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煜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唤表字,这只有关系好的同辈或者长辈才能唤字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么问他,有亲近的暗示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旁的女性,崔煜说不定会想歪,不过搁在姜芃姬身上,他万万不敢。

    无他——他根本没意识到对方是女性,甚至下意识将其忽略。

    面对姜芃姬,总有一种上朝面圣的错觉。

    天家威严,兴许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在他没意识到的时候,脊背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“明人不说暗话,你们如此看得起我柳羲,我自然也不能吝啬无度?!苯M姬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地收下了崔氏的投名状,接下来也该让崔氏看到她的决心,“重焕可听过河间竹纸?”

    崔煜心肝猛地一颤,惊得瞪圆了眼睛,舌根发麻,险些忘了如何说话。

    河间竹纸?

    他怎么会没有听过?

    崔氏以生意发家,虽说已经有了一些名声底蕴,但到底是商贾之流,根本不被人重视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崔氏越想要跻身更高层次。

    像是竹纸这种东西,非显贵士族无法染指。

    崔氏不是没钱去买,他们根本连上门订货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心中惴惴,心头盘旋着一个胆大的念头——

    难不成柳羲要将竹纸的利润让出来?

    哪怕只是分一杯羹也足够崔氏消化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念头没有存在多久,便被崔煜强行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以一个商贾大佬的直觉判断,眼前的女子绝对不能轻慢,更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判断。

    某些人,你越是想从她手中拿到什么,她越是不给你。

    相反,也许会有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崔煜道,“河间竹纸乃是天下名士尽享追逐的宝贝,崔某自然是听过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说,“母亲自小聪慧伶俐,竹纸乃是她在蔡侯纸的基础上改良创作的。奈何材料受限,至今无法做到大规模量产。母亲的生前常说,竹纸并非一家独有之物。只是,她怕有心人利用生事,这才一直瞒着竹纸的制造手艺,倒也不是她敝帚自珍,不肯授予旁人?!?br />
    古敏有没有说过这些话,崔煜也没办法去求证,随便姜芃姬乱说了。

    崔煜的心脏狠狠一跳,险些跳漏一拍。

    他紧张地咽下口水,分明内心已经要欢呼高歌,表面上还要维持稳重和矜持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话的暗示已经很清楚,崔氏这次的表现让她满意,允许崔氏沾染竹纸这块大蛋糕!

    姜芃姬继续说道,“这是母亲的遗志,我身为她的女儿,自然要继承。不过,正如母亲当初担忧的那样,竹纸量产最大的难题在于原料。原料供应不上,量产也成了虚妄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里,崔煜的心又猛地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大喜之后又是大悲,太特么刺激了。

    不等崔煜开口,姜芃姬叹息一声,“为完成母亲遗志,我亲自去考察试验,当真让我发现能完美替代竹纸原料的东西。数年前便开始尝试,如今造纸技术已经成熟。只要原料不出问题,量产便不再困难。不说让天下人都用得起纸,至少中等人家不用继续使用笨重的竹简?!?br />
    如果崔煜的心情可以画成一幅图,那大概是过山车的模样。

    起起伏伏,能把人弄出心脏病。

    姜芃姬让人取来一摞裁剪好的宣纸,看得崔煜眼睛都发直了。

    他先前自谦,不过崔氏有钱,花高昂的价钱再走走门路,总能从非正规渠道买来一些。

    身为崔氏家主,他自然也是用过竹纸的。

    光凭肉眼,他便知道姜芃姬口中说的改良竹纸,质量不亚于顶尖竹纸。

    如果真能分一杯羹,崔氏何止迈了一步台阶?

    分明是步子大得撑裂裤裆!

    “重焕兴许还不知道,我欲重修金鳞阁。虽不敢与前朝金鳞阁攀比,但也差不到哪里去。我打算金鳞阁内书籍全部用这种纸装订,届时需要的纸张数目庞大无比。这件事情,若非心腹,我不敢轻易相托?!苯M姬道,“不知重焕愿不愿意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,远远抵不上最后一句对崔煜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点头如捣蒜,立马高声回答——愿意愿意愿意!

    一千个一百个愿意!

    不过,他要矜持。

    于是崔煜硬生生将内心的激动憋了下去,矜持地道,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满面含笑,直播观众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【梧桐大王】:啥玩意儿?求翻译!

    【落辰夜陌】:通俗翻译——我不敢请求罢了,这本就是我的心愿。

    【顺丰快递】:我只关心一件事情,主播不会这么容易就把造纸技术交出去了吧?

    姜芃姬无意间看到这条弹幕,内心不由得哂笑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做这种蠢事?

    明知崔氏是个生意人,她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把底牌亮出来?

    她答应让崔氏介入造纸环节,但并没有说交予核心技术,只是利用他们的人力。

    等宣纸量产,纸张价格从神坛走下来,那时候,她才不介意把技术交给崔氏。

    如今么?

    宣纸是她钓着的胡萝卜,专门引诱崔氏这只贪吃的驴,让它望“萝卜”止渴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姜芃姬开出的条件也大大超出了崔氏的预料,让他们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有时候,给得太多了,人家未必记得你的好。

    一点一点施舍下去,他们才会知道自己拿到手的东西有多么珍贵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小半个月,城内依旧戒严,把守的重兵不退,被软禁的几家连白丧事都无法大办。

    诸多张望的小士族感觉屁股太烫,他们要坐不住了!

    正逢这个当口,两条消息轰炸了崇州士族朋友圈。

    准确来说,应该是第二条消息太过重磅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第一条根本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第一条,原先被他们轻慢的崇州崔氏搭上了柳羲这艘大船,彻底选择站在她这一边。

    崔氏站队不站队,他们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很多人眼中,他们只是妄图跻身崇州一等世家的癞、、/蛤//、、/蟆而已。

    第二条,选择站队的崔氏递出了投名状,从柳氏手中获得竹纸和宣纸的售卖权。更加惊爆的是,两方合作五年之后,崔氏还能从姜芃姬手中获取两种纸张的制作技术!

    得知崔氏递出的投名状内容,一众士族纷纷捶胸顿足。

    这种便宜好事,怎么就落到崔氏头上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