崔家主如此上道,丰真没花多少功夫便完成了姜芃姬交予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向姜芃姬回禀,事无巨细讲了他与崔家主相见和谈话的细节。

    姜芃姬细想之后问丰真,“你觉得这个人可信不可信?”

    她有意扶持自己阵营的士族势力,但那只是她丢出的一颗糖,如果崔氏见好就收,她不介意让崔氏谋取好处,成为崇州新兴势力。如果他们贪婪无度,想两方通吃,她便容不下崔氏。

    “主公,真以为此人可信?!狈嵴嫦肓讼?,严肃地道,“崔氏是商贾起家,因为跟脚的缘故,他们在崇州并不受待见,甚至处处低人一头。主公一来便强行打压崇州士族,对于崔氏来说,正统士族被打压了,他们便有了出头的良机。如果能得主公扶持,崔氏将会一飞冲天?!?br />
    唯有崇州一线士族被打压下去,次一等的士族或者寒门庶族才有上位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崔氏不可能继续用商贾投机的心态去对待,毕竟他们也看到了姜芃姬的果决和狠辣,脚踏两条船是那么容易的?一个不慎便船毁人亡,崔氏扎根崇州,他们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姜芃姬用手指敲打着桌案,沉吟半晌之后才应下。

    “你说,那个崔重焕让我给他家小豆丁取个名字?”

    崔重焕指的是崔家主,此人姓崔,单名一个煜,字重焕。

    不管是“煜”还是“焕”,皆有光明的意思,倒是个好寓意。

    丰真笑道,“是呀,不过依臣来看,主公给他取一个小名或者以后用得上的表字即可?!?br />
    至于正经的大名,还是留着让崔家主自己来取吧。

    丰真至今还未领教过姜芃姬的取名废,他觉得自家主公博览群书,文采肯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——

    “取表字或者小名,还是取个表字比较好,显得郑重一些。不如叫白白?”

    丰真嘴角一抽,一旁处理公文的亓官让反应更加直接,不慎推倒了一堆竹简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你是认真的?如果没有记错,那不是汉美家的马儿名讳?”

    乍听到那匹马的名字,丰真险些没笑疯。

    谁取了这么个缺心眼的名字?

    姜芃姬笑了,眼中闪着几分捉弄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道,“当然是吓你的,干脆叫……叫福寿好了。这个名字我预备给怀瑜家的二宝,不过瞧他和静娴聚少离多的样子,想来几年内怀瑜那边没什么好消息了,以后再另取一个?!?br />
    有了“白白”这种缺心眼的名字,丰真也不嫌弃福寿好不好听了,总归寓意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也许这便是所谓的‘大俗即大雅’?福寿这个名讳倒也可以交差?!?br />
    丰真至今还没有明白一个道理——博览群书不等同于文采斐然,他家主公其实算是文盲。

    相较于蒙在鼓里的丰真,亓官让倒是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他道,“让倒是觉得,这个‘福寿’和怀瑜家的闺女‘长生’,有种异曲同工的意思?!?br />
    全是寓意好,实际上俗不可耐。

    丰真疑惑不解,用眼神示意亓官让,让他说个明白。

    亓官让道,“简单来说,你若不想自家孩子顶着一言难尽的名字,还是别找主公了?!?br />
    虽说让主公赐名是一种荣耀,但再坑不能坑孩子不是?

    好比亓官让,他给他家闺女起名就没有找姜芃姬,反而私底下翻了不少典籍。

    鬼知道让主公取,会不会冒出“双喜”、“瑞安”、“顺丰”这样的名字?

    膝下就这么一个千金宝贝,亓官让可舍不得坑闺女。

    丰真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那真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第二日,崔氏家主崔煜亲自登门,他不仅带来自家嫡长子,还给姜芃姬带了一份大礼。

    崔氏的投名状。

    瞧了崔氏递上的投名状,姜芃姬对崔氏如今的家主——崔煜,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被做生意耽误的政客。

    不仅有着敏锐的嗅觉和卓远的眼光,此人还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魄力,处事果决。

    可惜,这种投机商人只可同享福,不可共患难,更不能交心。一旦姜芃姬失势或者无法带给崔氏更多的利益,崔氏极有可能去找更适合他们的合作伙伴,跳槽之后,一脚踹了她。

    崔氏这会儿肯接过姜芃姬递去的橄榄枝,多半也是因为她屠杀一批崇州士族大佬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弄这么一出,崔氏依旧会感谢她的救命之恩,但绝对不会在她身上押注。

    “崔家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姜芃姬故作不解,她看了眼崔煜送上的地契和奴隶卖身契,唇角噙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。

    崔煜道,“如今天下大乱,百姓民不聊生。正值国难危急的当口,不料那些贪婪无度的虫豸趁机剥削百姓,实乃国之蛀虫。崔某人单力薄,无法阻止他们,只能略尽绵薄之力,聊以安慰。听闻府君大仁大义之举,欲在边境屯田,训练雄兵抵挡北疆,真乃崇州百姓之福。崔某家产不丰,到底也是靠着百姓生意起家,做人如何能忘本?只盼望府君拯救百姓与水火!”

    姜芃姬面上笑容越盛。

    谁都喜欢听好话,她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崔煜这番商业吹嘘,说得她耳根子很舒服。

    姜芃姬这才拿起账册,仔细看了一遍上面列举的东西。

    崔氏留下了族中的祭田,还将一部分平价买下的良田免费租借给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田产占据比例不大。

    比例最大的,还是他们从百姓手中收购的良田。

    不过,崔氏和先前的士族相比,他们还有点儿良心,虽有压价,但只压了三成。

    总好过那些压价三四十倍的狠人。

    如今为了博取姜芃姬的信任和重用,崔氏将这一部分田产尽数赠给了姜芃姬。

    除了良田,还有不少未开垦的地界。

    这些地方大多没什么好东西,但胜在地方广阔,适合当做屯兵的根据地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里还有不少卖身契。

    她大致看了一番,发现这些卖身契全是崇州百姓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崔煜,无声询问,气势迫人。

    崔煜怔了一下,旋即道,“府君,这些身契全是被强行贩卖到北疆的崇州百姓。崔氏人轻言微,不敢触碰他们的锋芒,只能私底下借着门道,悄悄购回一批,辗转送到别的地方安置?!?br />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姜芃姬面上才重新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唤你重焕可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