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真含笑地点头,转身对着那个小孩儿伸手。

    “到叔叔这里?!?br />
    丰真和小孩儿关系不错,他这么一说,那个孩子连忙笑嘻嘻地冲他伸出双臂。

    “丰蜀黍?!彼嗌睾傲艘簧?。

    那声音落到崔氏族长耳朵,无异于是天籁之声,但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扑倒丰真怀中。

    “老奴向老爷请罪,未能?;ず梅蛉??!?br />
    崔氏族长还未收起酸溜溜的心,两个面善的家仆从后面的马车下来,双双跪倒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这两人他认识,一个是嫡妻陪嫁的管家,一个是陪嫁丫鬟,后来又被选为孩子的奶娘。

    “天灾**,岂是凡人能预料的?上京地动,活下来已是不易,三娘她……终究是福薄……”瞧着二人朴素的装扮和略显沧桑的脸,再想到孩子粉嫩嫩嫩的脸和身上的细棉衣裳,崔氏族长不由得心中一热,道,“多亏你们二人忠心护主,才有崔某与亲儿相认的一天?!?br />
    丰真瞧见崔氏族长亲手将两个忠仆扶起来,对此人的印象好了几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逗了怀中的小儿,道,“那边是你的爹爹?!?br />
    小孩儿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,咯咯笑着唤了一声“爹爹”,喊得崔氏族长心都软了。

    崔氏族人不是没有怀疑孩子血统,不过当老一辈的人看到小孩儿的脸,质疑声都消了下去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小孩儿生得极好,竟与其父幼年有六分相似。

    崔氏族长的母亲看了他,不住地唤心肝宝贝。

    小孩儿和两个忠仆被领到后院,丰真才收敛笑意,意味深长地瞧了一眼崔家主。

    那位崔氏族长见此,低声将丰真请到了正厅。

    “丰从事,请!”

    崔氏久居崇州,靠着来往北疆和东庆做生意发家,赚着两边的钱还能屹立至今,没点儿眼色是不行的,如今看来,这个年轻的崔氏族长,真真是狐狸精投胎,不仅有眼色,人还聪明。

    丰真还以为自己要暗示一番,对方才能明白过来呢。

    如今一看,根本不需要他多费心思。

    丰真翩然入席,“崔家主可听过近几日发生的大事?”

    既然崔氏家主如此上道,丰真也不拐弯抹角了。

    崔家主屏退左右,沉吟道,“略有耳闻?!?br />
    哪里只是略有耳闻?

    他的耳朵都要轰炸聋了。

    跟主公待久了,丰真越发喜欢打直球。

    “既然听过,那崔家主对此可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崔家主迟疑了一下,半晌才道,“倒有几分拙见,只怕说出来会冒犯州牧?!?br />
    “如今私下无人,崔家主有什么便说什么,我主一向宽厚仁德,广纳良言?!?br />
    崔家主叹了一声,“自从十几年前,北疆异族趁着东庆朝政动荡的当口,突袭崇州上虞郡,俘虏杀害无数百姓。虽说渊镜先生要回了三城,但仍有三城尚在北疆手中,至今未还。北疆壮大之后,派遣重兵在边境示威,惹得崇州百姓人心惶惶,有人便趁机人散播谣言,趁火打劫,害得百姓流离失所……至于是谁,我想丰从事心中也清楚。发展到如今这个局面,绝非一朝一夕的功夫。虽说柳州牧上任之后,情况有所改善,但……仍是治标不治本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认真听着,表情没有露出丝毫不悦或者气愤,这让崔家主多了几分勇气。

    他委婉道,“崇州士族已经成了气候,柳州牧想要徐徐图之,这不是不能理解,况且几年下来,多少也见到了效益,只是……毒瘤之物,当下重药才能除去!柳州牧一番苦心,但崇州境内的势力也已经成了定局,如果不用外力强行破除,怕是难以根治……”

    虽说柳佘不太喜欢崔氏这株两边倒的墙头草,但崔家主对柳佘感官良好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柳佘的精心治理和多方周旋,崇州的情势只会更加恶劣,甚至有可能催生出青衣军或者红莲教这样的民间邪教团体。很可惜,柳佘到底是外来势力,他又喜欢徐徐图之的治理手段,一直冷静蛰伏,试图从士族手中将全力收?;乩?,奈何见效速度太慢了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喜欢徐徐图之的柳佘却有一个暴脾气的女儿,一过来就给崇州士族一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他再联想姜芃姬提前和自己接触这事儿,崔家主敏锐地嗅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若是把握住这次机会,说不定能将自己的家族再往上推一推。

    有着这样的念头,他见到丰真才会如此激动,儿子要紧,但家族的未来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如今一番交谈,他觉得自己的猜测没错。

    姜芃姬有心打压崇州其他士族,但又没有得罪死的意思,那肯定要扶持亲近她的心腹势力。

    不然无法安抚崇州大大小小的士族势力。

    正想着,崔家主听丰真说,“正因为如此,这世道才需要像我主这样一心为民、不畏强权之人站出来。前几天的事情,不过是开胃小菜。崔家主以为,我主是何等人物?”

    “年少英才,胆识过人,不亚其父?!?br />
    他没有说多余的赞美,以免显得过于谄媚逢迎。

    “我主有意整顿崇州,奈何碰见的阻力太大,总有自命不凡或者愚不可及的人试图阻拦?!?br />
    “确实如此?!贝藜抑鹘踊暗?,“在下也想过要帮助百姓,奈何无力回天。人单力薄不说,家中还有老幼需要照料,无法竭尽全力。如今有了柳州牧这样的人物,崇州百姓有希望了?!?br />
    丰真钦佩道,“崔家主也是性情中人,能有这样的心,已经实属不易?!?br />
    “惭愧惭愧,到底还是没有帮到什么?!?br />
    丰真话锋一转,他道,“真以为,崔家主是个聪明人,应该明白如何行事才是顺应大势,在下也不多说。我主与令郎也有一段缘分,论起关系来,自然是和你们更加亲近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崔家主闻言,面上笑容俞盛。

    他也听说了,他的嫡妻护住孩子被埋在废墟下,亏了姜芃姬全力救助才能保全幼儿一命。

    姜芃姬是他们崔氏的救命恩人,更是他嫡长子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崔氏若要借着这个借口向姜芃姬报恩,投桃报李,旁人也无可指摘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,我儿如今还未取名呢。私心想着,既然他与州牧有这等奇缘,厚颜想请州牧赐个名,传出去,那也是一段传奇佳话。不盼别的,只求这个孩子以后能顺遂一生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