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说得掷地有声,九分真掺了一分假,硬生生将黑白颠倒。

    刚刚还气焰嚣张的一群人,如今却像是被人用无形的双手扼住了喉咙,表情诡异而滑稽。

    “怎么?本府有哪句话说错了?”

    姜芃姬面上带着冷笑,不带感情的眸子将他们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心虚,他们总觉得姜芃姬的视线带着细密的刺,让他们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她视线扫到谁身上,谁便不自在地挪开了眼。

    姜芃姬嗤笑道,“一叠叠的地契、一本本的账册、还有通敌卖国的密信……无一不是从你们府上搜出来的。你们倒是跟本府说说,它们是谁的?为何长了腿,跑到你们府上?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铁青,瞧着那十几口要人命的大箱子,没多一会儿,脊背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某位士族宗妇道,“府君明鉴,这些田宅地契皆是从百姓手中购买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姜芃姬手中的檀香锦扇甩到她脸上,竟然当众羞辱,不留半分情面。

    “从百姓手中购买的?这是本府这一年来,听过最好笑的笑话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说得阴阳怪气,那位贵妇听后,又气又羞又愤恨。

    她被姜芃姬当众羞辱,众人的注意力和视线都落到她身上,令她有种芒刺在背的错觉。

    若此时地上有一条地缝,她恨不得钻进去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价值三十四贯的良田,你们只花一贯甚至数百文就能买走。这样的便宜卖买,本府怎么没碰上?”姜芃姬忍着怒火,眼底已经泛起了杀意。若是可以,她真想将这些人全杀干净了。

    那位贵妇还欲狡辩,“几年之前,北疆在边境屯了重兵。百姓愚昧,听信谣言,以为北疆异族即将挥兵南下……他们为了逃避战火,便廉价卖了家中房产良田,绝非强买强卖??!”

    她还算有些脑子,通敌叛国这样的罪名坚决不能扛下来。

    倒不如努力洗白,将田地房宅说成是百姓主动廉价甩卖。

    当然,如此苍白可笑的说辞,别说旁人了,连她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更是集体群嘲,对此人的厚脸皮有了进一步的认知。

    【悠然绯歌】:真是活久见,这人真把别人当成傻瓜看待了?还是说,在她眼中普通百姓全是智障?价值三十四贯的东西,低价一贯甚至数百文甩卖?脸呢?遗忘在娘胎忘生了?

    【媚儿娘】:呵呵,我这里是三线小城市,房价大概九千一平米,按照这个女人的说法,百姓因为听闻北疆异族要过来打仗了,所以把房子以三百一平米不到的价格甩卖出去?

    饶是见多识广,观众们也被这位士族贵妇的厚脸皮惊到了。

    【卫康】:这人脸皮之厚,估计连东风导弹都打不穿。

    对于古代百姓来说,田地就是他们养家糊口的一切。

    很多人宁愿死也不愿意卖掉田地,因为他们很清楚,田地还在自己手里,他们兴许还有一线生机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手中有田就能种粮食,如果被人抢走了,距离饿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粮食可是乱世之中的硬通货,世道越乱,粮价越高。

    低价甩卖祖传田宅得来的钱,最后又能换来多少粮食?

    “绝非强买强卖?这话,你敢摸着自己黑透了的心肝再说一遍?”姜芃姬面上露出一丝笑意,她道,“事到如今,铁证如山,还敢狡辩?用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,那些被你们偷偷贩卖给北疆的百姓,他们都是些什么人?这天底下,哪里有卖家卖掉祖传的田宅,还被买家从良籍打为贱籍,走私贩卖给北疆异族的道理?难不成,他们卖了田宅还不够,还自卖自身,心甘情愿为奴为婢不成?这些可笑的浑话,也该传给天下百姓听一听,让他们评评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将话说开了,众人的表情一变再变,目光从原先的惶恐转为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别看姜芃姬刚抵达崇州没多久,但她从古信那边知道不少关于崇州的内幕。

    古信南来北往地走商,消息最为灵通,他甚至还接触过崇州士族经营的人贩生意。

    姜芃姬手里有的是实锤,他们狡辩不了。

    那位贵妇吓得面色失血,她声如蚊呐地道,“此事,不知府君从何处听到……”

    姜芃姬瞧了她一眼,道,“不管是从哪里听到的,总归是抵赖不得的铁证?!?br />
    一众人如坠冰窖,看情形,姜芃姬是不打算放过他们了。

    某个族老暗中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宗妇,暗骂这个女人愚蠢,他道,“百姓田宅的事情,可以暂时放到一边,以后再议。不过,通敌卖国这事儿,无论如何也要彻底查明才是?!?br />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洗白强买强卖这桩事。

    一旦通敌叛国这件事情被定性了,绝对会祸及全族。

    轻则抄没家产,重则灭杀一族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这里皆是证据,你们想抵赖什么?如果不是通敌卖国,如何解释你们从百姓手中夺走他们的田宅,还将他们从良籍打入贱籍,成批成批卖到北疆?你可知他们在北疆过的都是什么日子?畜牲过得都比他们好!这些由你们族长亲笔写的信件,你们又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姜芃姬打开一封迷信,信中的内容看得那位族老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如今的情势对他们大大不利,姜芃姬还在咄咄逼人,慌乱之下,他们没有精力去认真分辨信中的笔迹。反正乍一看,的的确确是他们熟悉的字迹,甚至连落款也是熟悉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事儿是真的?

    族长真的背着族老和北疆异族做了通敌叛国的交易?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他们占用田宅,只是为了财富啊,根本没有叛国的意思!

    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说,黄泥掉进裤裆——不是屎也是屎,他们想抵赖也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一想到姜芃姬还会将这些丑事宣扬出去,弄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这些族老只觉得眼前一黑,险些瘫软在地。对于士族来说,身败名裂比什么都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