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不久人还是好好的,怎么这会儿便遭难了?到底是谁害了他?”

    贵妇哭红了眼,簌簌留下的泪水冲垮了脸上的厚重脂粉,留下两道痕迹。

    不止贵妇哭,她身边跪着的儿女也哭,不远处还有五六个庶出子女,哭得更是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闻讯赶来的老太爷和太夫人差点儿哭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害了我儿?”

    “娘的儿啊——”

    厅内乱成了一团,过来参加宴会的士族贵妇纷纷露出尴尬为难的表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,现在并不是告辞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几个与那位夫人有摩擦的贵妇,见了此番情形,不由得暗暗捏起帕子,遮住嘴角,掩住笑意。

    她们幸灾乐祸没几秒,她们的仆从也带来了可怕的噩耗。

    夫婿亡故,她们的府邸还被重兵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幸灾乐祸的人笑不出来了,表情定格在一个扭曲弧度,瞧着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她们与先前那位贵妇的反应一样,怀疑这是奴仆误传消息。

    当事实摆在她们面前,她们哭得比先前那位贵妇还要撕心裂肺,哪里还顾得上仪态?

    一时间,她们心中冒出同一个念头——到底是谁杀了她们的丈夫?

    还能有谁?

    稍微打听打听,她们便知道自家丈夫是怎么死的了。

    意图谋害两位柳州牧,暗中勾结北疆贵胄势力,试图与北疆里应外合颠覆崇州!

    奈何成王败寇,他们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计划被柳氏父女提前一步洞察,反而将他们给反杀了。

    说得有鼻子有眼,若非死者是她们丈夫,她们还真信了。

    “柳仲卿,这是空口白牙的污蔑!我们祖上皆是崇州子民,如何会和北疆异族勾搭成奸?”

    “这分明是柳佘父女想要独揽大权,这才用莫须有的罪名害死我丈夫——”

    “污蔑!全部都是污蔑!”

    众位贵妇边哭边摇头。

    有些心理素质好的,强忍着悲痛,试图稳定府中局势。

    那些没什么本事的,直接坐在地上哭天抢地,整个府邸的人乱得像是无头苍蝇。

    任凭她们如何哭闹,包围府邸的兵卒丝毫不肯退让,不肯撤兵。

    有人派遣家丁抵抗,直接被兵卒打杀。

    见状,他们才消停了一阵。

    闹腾了大半宿,各族宗妇和族老联合起来,打算找柳佘讨要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他们的确看柳佘不顺眼,因为柳佘是个空降的外来户,他占据的权柄越大,崇州本土世家得到的利益越小。纵然如此,他们也不会对柳佘做什么,毕竟人家手里还有兵呢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不动手不是因为仁慈,仅仅是因为柳佘实力强大。

    如果柳佘手里没有兵,莫说在崇州当数年崇州牧,怕是连坟头的草都有人那么高了。

    以前没有动手,现在更不可能动手。

    一个柳佘已经不好对付,再来一个带着万余兵马的柳羲,父女联手,更加打不过。

    哪怕要算计,他们也要等到柳佘真正退居幕后,然后再联合起来欺负年幼的柳羲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他们不会伤害柳佘父女,他们又怎么会在这个敏感的关头暗杀呢?

    这分明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!

    各家府外皆有重兵把守。

    除了宗妇和族老还能进出之外,其他人都被拦住了,这是明晃晃的软禁!

    见状,众人气得面色涨红,看向柳佘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杀意。

    “柳州牧,希望您对昨夜残杀士族一事给个交代。纵然您是州牧,但也不能滥杀无辜?!?br />
    某个颇有威望的族老开口,他比柳佘年长,质问起来更是不客气。

    柳佘无力地抬了抬手,一旁的姜芃姬冷笑接话,“还需要本府给你们理由?设计杀害州牧,这已经是诛九族的大罪。本府没有亲自上门找你们的算账已经仁慈了,没想到你们反而跑来恶人先告状!不愧是崇州地头蛇,做事肆无忌惮,真让本府大开眼界!”

    那位族老瞧了一眼一身女装的姜芃姬,轻蔑道,“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本府乃是丸州牧,你说有没有资格?你们崇州世家真是打了个好算盘,竟然想擒拿我们父女向北疆皇庭邀功。若非本府身边有能人异士?;?,如今早已身首异处!”

    那位族老见姜芃姬咬定崇州世家图谋不轨,险些气得血压飙升。

    “这全是污蔑!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一声,“污蔑?怎么就是污蔑了?你的意思是说,本府与父亲故意给自己捅了几刀致命伤,为的就是污蔑你们?既然你们抵死不肯承认,你本府便给你们看看证据?!?br />
    有人道,“伤势还能作假,谁知道这不是你们父女的阴谋?”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狡辩有什么用,拿证据说话,看你们认不认!”

    说完,姜芃姬对着外头一挥手,扛着个医箱的郎中上来。

    此人须发皆白,众人皆不陌生。

    这位郎中医术高超,乃是崇州世家御用的医师,他与各家各户的关系都比较亲密。

    姜芃姬和柳佘的伤势也是由此人处理的,伤势情况如何,他最清楚。

    郎中颤颤巍巍地道出了实情。

    柳佘的伤势比较轻,姜芃姬的伤势却很重,三道伤口都接近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谁会为了陷害,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?

    这时候,李赟带着人过来,后头的人扛着数十支大箱子。

    他对着姜芃姬点了点头,姜芃姬收到暗示,心下冷笑越盛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全是从你们府中搜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前一句刚说出口,底下数十人的脸色全变了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出门,围在外头的兵卒便闯了进去,架势弄得跟抄家似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继续道,“你们看看,这些东西是不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箱子逐一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竹简账册、地契以及少数几封书信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你们通敌卖国的铁证!本府只是诛杀了几个恶首,没有追究你们全族的罪,已经是仁至义??!你们这些人,不知感恩,反倒跑来倒打一耙!”姜芃姬抬脚踢了一支箱子,那支极大的箱子发出沉闷的声响,里头的东西哗啦啦倾斜出来,差点儿将附近几个人给淹没了,她铿锵有力道,“……北疆异族乃是敌人,你们却在他们的授意下,用巧取豪夺的方式抢了崇州百姓的田宅,逼得他们家破人亡!桩桩血案,你们能还能耍赖?这也就罢了,强行将近万良民打入奴籍,廉价贩卖到北疆为奴为婢……这些,难道是本府凭空捏造,污蔑你们不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