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、阿姐——你来吧……小弟不怕的!”

    柳昭哆哆嗦嗦地将手边的佩剑递给姜芃姬。

    别看他嘴上说得勇敢,但仔细看他颤抖的双腿,再听他颤抖破碎的话,便知道他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姜芃姬垂眸瞧了一眼他颤抖的手指,抬手接过。

    柳昭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,只差在面上刻上两个大字——来吧!

    姜芃姬抬起剑,剑尖从柳昭袖口游移了心口,微微一顿,再挪到他脖颈,滑上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感觉到冰冷的剑身贴着自己的面颊,柳昭紧张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还未等来预料中的剧痛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他感觉自己头皮一松,原本束得整齐的长发失去了束缚,如瀑布一般披泻而下。

    柳昭错愕地睁开眼,抬手抓了抓披在两肩的发,有些恍然地道,“阿姐?”

    姜芃姬笑道,“瞧你怕疼的模样,不欺负你了,把你的剑收好了?!?br />
    说罢,她手上挽了个?;?,精准地将佩剑丢回柳昭腰间的剑鞘,吓得对方浑身僵硬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下要是丢歪了,指不定你家弟弟一颗肾就没了——真是亲姐??!

    柳昭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来,瞧见姜芃姬身上的华服已经被鲜血染湿,如今还有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他光是看着都觉得疼,真不知道对方是怀着何种心态,对自己下手这般狠辣?

    三道伤口又长又深,鲜血跟不要钱一般往外流淌,照这个速度,还不活生生鲜血流光而死?

    “阿姐,先找个郎中看看,先把伤口止???”柳昭随口关切了句。

    姜芃姬抬手将他的袖子撕下来好几条,干净利落地用单手将伤口部位包扎一番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先去看父亲,我还要忙着处理外头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柳昭看着自己的袖子,近乎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喜爱奢靡享受的贵族子弟来说,衣服便是他们最珍惜的面子。

    柳昭这身华服还是近些日子新裁制的,新鲜出炉的时候他就喜欢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穿出来一回,他自己还没有新鲜够呢,衣服便惨遭嫡姐毒手,他能不心疼么?

    不过,现在可不是心疼衣裳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听了姜芃姬的话,连忙从衣袖撕下两条布,走到柳佘身旁帮他将伤口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相较于姜芃姬的干净利落,柳昭便是笨手笨脚,不仅没有止血,反而将柳佘的伤口弄得更惨烈了。心知自己办砸了,柳昭忐忑不安地跪在柳佘身旁,看着对方自己料理伤口。

    “跟着你阿姐好好学,若有她三分本事,为父也不用愁你未来的前程?!?br />
    因为失血有些多,柳佘的面颊瞧着十分苍白,额头还布着细密的汗水。

    柳昭乖乖受教,不敢忤逆柳佘。

    “儿子受教,定然虚心向阿姐学习?!?br />
    二人虽是父子关系,但柳昭这么多年来只看过对方几次,不是隔着院墙、假山或者窗户,便是隔着重重人海,每次只能远远地瞧上一眼。他们接触太少,感情自然也疏离。

    因为柳佘高不可攀,以至于柳昭对他有着天然的畏惧。

    面对姜芃姬,他还能卖可怜,面对柳佘,他敢卖可怜,这一身皮都要被对方活生生扒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走出厅门,迎面走来面带喜色的亓官让和丰真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面上的喜色没有维持多久,看到姜芃姬半身衣裳被鲜血浸染,表情纷纷一变。

    若搁在平时,姜芃姬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肯定不会怀疑这血是她的。

    如今,他们却敢肯定鲜血的主人是他们家主公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你何苦这般自残?”

    丰真大步上前,面上的轻松被凝重取代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想到远在上京的卫慈,若那人瞧见了,指不定会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姜芃姬不甚在意地道,“不过是划了几道口子罢了,没有缺胳膊断腿,这么担心作甚?”

    丰真噎了一下,感觉自己一腔关心全部喂了狗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碰上如此爱作死的主公?

    丰真道,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主公更不该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倒是察觉到了别的东西,目光流露出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边向府外走去,一边道,“三道伤口而已,总好过以后没了命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扭头看了一眼大厅的位置,不断有人抬着担架出来,不停有浓稠的血珠滴落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你……”

    亓官让倒吸一口冷气,自家主公这是把崇州世家的领头人都杀了一遍啊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一开始的计划,应该是震慑为主,未曾想主公竟然如此狠得下心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杀了便杀了,没用的绊脚石,只是踢开还太便宜他们了,应该狠狠碾碎才是!”

    只把绊脚石踢到一旁,这对绊脚石们来说,惩罚太轻了。

    指不定哪天,这些绊脚石又会出现在她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在姜芃姬看来,与其浪费时间去搬开,还不如一开始就将他们碾成粉末。

    这一刻,姜芃姬潜藏的杀性展露无遗。不同于战场上浓烈的杀意,如今的她只是个杀伐果决的领导者,不用亲身下场,她部署的每一步路,皆能让人感觉到她内心浓烈而坚定的意志。

    挡者,杀无赦!

    跟在姜芃姬身后的亓官让和丰真对视一眼,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什么。怪只怪平日里的主公太有迷惑性,她不止能于下属打成一片,甚至还能和百姓欢庆同乐,竟无半点架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赟已经将这些世家大佬带来的兵马都收拾了,过来回禀姜芃姬。

    李赟恰巧听到他们的话,心中浮现些许担忧,他道,“主公杀的这些人,皆是崇州各个世家的掌舵人,若没有合理的解释,他们怕不会善罢甘休。若他们到处污蔑主公滥杀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丰真听了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姜芃姬为何自残?

    还不是为了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坑杀那些人?

    他们既然敢撺掇主公跟崇州世家硬碰硬,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,自然有周全的计划。

    亓官让对崇州的事务比较了解,他轻蔑一笑,说道,“这倒是不用担心,我们已经将各个府邸尽数包围起来。如今要做的便是先发制人,让他们无话可说。只要坐实他们串通北疆贵胄的罪名,莫说杀一两个人,哪怕将他们全族都诛杀了,天下士子也不敢指摘主公半句?!?br />
    串通的罪名,不用他们费心捏造,这些世家已经双手奉上了,那还是板上钉钉的铁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