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芃姬大大方方在柳佘右下首坐下,视线平移,她用同样打量的目光打量这几人。

    察觉到姜芃姬睥睨般的审视,几人心中颇为不悦。

    他们乃是柳佘座上宾,平日里与对方平辈相交,姜芃姬身为柳佘之女,本该向他们行晚辈礼。如今不仅没有行礼,更是高傲地略过这一环,如今还用如此失礼的目光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心中泛起些许不悦,对姜芃姬的意见也更大了。

    柳佘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自家闺女的脾性他了解,等会儿肯定又是修罗场。

    他主动为姜芃姬和崇州士族大佬牵桥搭线,试图缓和二者之间的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其中一人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问道,“先前柳州牧说有要紧事宜与我等商议,不知是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姜芃姬端坐在自己的席位,右手握着檀香锦扇的扇柄,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左手掌心。

    她闲着无聊,干脆开了直播间。

    观众们以为姜芃姬今日直播已经结束了,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,未曾想关闭快一小时的直播间突然又开启了。诸人手速飞快地点了进去,屏幕上出现几个峨冠博带的中年男人,看那一群人的坐姿和周遭的环境,估计是在开会?观众们怀揣着这个疑惑,再去找他们家主播。

    找呀找呀——诶?

    主播去哪里了?

    观众们纷纷懵了一下,一个可怕的念头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难不成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,这家直播间的主播又换人了?

    【小灵通快递】:Σ(°△°|||)︴——桥豆麻袋,这位雍容华贵的小姐姐,你谁呀!

    【梨花碎玉】:大吃一惊!原来我们家主播是女装大佬?真漂亮,长得像是宝宝的老公。

    【水凝夜】:楼上刁民,吃宝宝一把大砍刀,那分明是我家的相公公!

    【一只烤鸡】:吃了个惊,这绝对是有生之年系列??!夭寿啦,主播竟然也会化妆穿女装!

    姜芃姬很少化妆,平日里总是素面朝天的。

    当然,她的皮肤一向不错,哪怕没有化妆,颜值也是中上水平。

    如今再经由侍女的巧手,八分容貌也被提升到了十分,再加上那一身迫人气场,愣是给人一种女王巡视领地和奴仆的错觉。直播间观众纷纷将镜头锁定姜芃姬,三百六十度拍摄截图。

    姜芃姬开直播间六年多了,观众们还是头一回看到她穿得这么有贵族少女范。。

    震惊过后,观众们才将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,然后便听到这么令人火大的话。

    一人道,“柳州牧正值壮年,依在下看,还远未到退位让贤的时候。倒也不是恶意挑拨,只是令嫒已到婚嫁年龄。一旦成婚,便是夫家的人。柳州牧的香火到底是要三郎君袭承的?!?br />
    【煎饼果子】:这玩意儿谁啊,谁给他这么大脸说这话?这挑拨离间还能更低劣一些么?

    【珍珠奶茶】:他怕是不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!

    【狗不理包子】:主播不要怂,一巴掌抽过去,让他尝尝什么叫做原地旋转的陀螺!脸真大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货色。我们家的小仙女是尔等凡人能随意置喙的?

    观众们气得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谁不是从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,唯独这人特殊,竟是从菊花里拉出来的?

    所以高人一等了?

    观众们义愤填膺,他们相信姜芃姬不会吃亏,但任由这样的小丑在面前蹦哒,这会影响他们主播小仙女的心情。小仙女不开心了,他们也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知道什么叫小仙女吗?

    那就是太岁!

    太岁头上动土,嫌自己命太长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始终维持端正坐姿,只是唇角多了缕嘲讽的冷笑。

    柳昭默默降低存在感,吃吃吃,喝喝喝,大有向杨思靠拢的迹象。

    不如此,他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这可是大佬会谈,随便一人的胳膊比他大腿还粗!

    为了小命着想,他还是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好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不知深浅的嫡姐,还是心黑手辣的父亲,亦或者是崇州世家大佬,他哪个都惹不起。

    奈何,我不就山,山来就我。

    柳昭这是躺着也中枪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说自己,他愣愣抬头,回想那人刚才说了什么,顿时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用忐忑的余光瞧了眼面色不虞的柳佘以及看不出表情的姜芃姬,连忙干笑补救。

    “几位叔伯高看小子了,阿姐之才,举世皆知,未及弱冠已是一州之主,如今还能为父亲分忧解劳。小子如何能与阿姐相提并论?实不相瞒,小子如今文不成武不就,西席先生还总斥骂榆木脑袋,不堪大用。从今往后呀,只求阿姐能怜惜这个不成器的弟弟,提携一二?!?br />
    柳昭将自己贬得分文不值,还露出腼腆的憨笑。

    那般窝囊的姿态,看得几位世家大佬目露鄙夷。

    柳昭已经退让了,但刚才那人不肯轻易罢休。

    他继续笑呵呵地扶着胡须,径自笑道,“虎父无犬子,三郎君何必如此自谦?这世上多的是大器晚成之辈,你是柳州牧之子,未来前途无量。再者说了,自古以来,一向是男丁袭承家业,哪有让女婿继承的道理?这不是白白给他人做嫁妆,反而让自家香火断绝?祖宗泉下有知,说不定也会大骂子孙不孝。为此,三郎君也该静心苦读,争取早日袭承宗族才是?!?br />
    越听,柳昭的脸色越差。

    今天的主角是他嫡姐,不是他,主次不分的老东西!

    这是想将他架在火上烤死不成?

    柳昭正要开口,只听耳边传来一声轻响,不轻不重,足以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他家嫡姐将手中的檀木锦扇打开,露出绘了锦绣山河的扇面。

    那人听到动静,恶意挑衅一句,“怎么,柳家大娘子觉得老夫这话说得不对?”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着看他,那人露出得意洋洋的笑,好似打了一场打胜仗。在他看来,姜芃姬这是说不过他,所以才无话可说。啧,本以为她有多难对付,说白了仍是一介女子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没等这人脸上笑意褪去,姜芃姬冷不丁道,“这里有两位柳州牧,你也是熟知礼仪的老人了,怎么连这点规矩都没有?见到一州之主,见而不拜,谁家的规矩如此清丽脱俗?你若不懂,本府便纡尊降贵,教教你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