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衣少年应了一声,正欲上前扶姜芃姬上马。

    不过,姜芃姬哪里需要他帮忙?

    见她轻松上马,锦衣少年回到自己坐骑面前,继续用笨拙的姿势爬上马背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状,颇为好笑地道,“你不擅长骑术?”

    锦衣少年摇头,腼腆地道,“骑马太累了,腿疼腰也疼,学了一阵子便放下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骑术还是要好好学的,总不能因为怕疼怕累就荒废了?!?br />
    锦衣少年笑着道,“阿姐说的是,小弟以后会好好学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跟着他并驾而行,见少年脸上始终带着笑,不由得好笑问他,“你我虽是姐弟,同住一屋,但数年来,始终未曾碰面,感情也淡。不过我瞧你的样子,你似乎很喜欢我?”

    她问得相当直白,单刀直入,问得锦衣少年都懵了。

    毕竟,哪怕姐弟关系真的不好,外人面前都要装一装的,哪里会戳破假象?

    锦衣少年想了想,同样诚实地回答,他道,“阿姐虽然没见过小弟,但小弟时常听仆从说起阿姐的事情,早就有向往之心啦。更何况,若不是阿姐跟父亲提了小弟,父亲也不会将小弟从河间老家拎到身边教养。虽说阿姐不会信,不过小弟真的挺感激的,要亲口跟阿姐道谢?!?br />
    柳佘极少过问后院的庶子庶女,在此之前,锦衣少年只见过柳佘寥寥数次。

    如今能被仰慕的父亲看重,还有幸被对方带在身边教养,日日监督功课,这是他以前做梦也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唇角露出淡笑,她道,“你是父亲的儿子,血缘这种东西是斩不断的。哪怕没有我跟父亲提这事儿,你也快到议亲的年纪了,他总不能还不管你。这事儿,我还真没出什么力?!?br />
    锦衣少年道,“不管如何,还是很感谢阿姐。父亲常说,如果小弟能有阿姐三分悟性,他便心满意足了。不过,小弟觉得人生苦短,行乐及时。悟性这种东西,与生俱来,强求不得。如果不管怎么努力都做不好,还不如就这么算了,反正父亲和阿姐也不会让小弟饿死街头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不由得笑了笑,她道,“人生苦短,行乐及时?这句话,子实也常常挂在嘴边。你们若是见了,指不定有共同语言。再有,你是家中男丁,打着得过且过的念头,父亲也不应允?!?br />
    锦衣少年说,“子实?可是阿姐帐下的从事丰真?听阿姐这么说,小弟倒是有些好奇了。不过,那是阿姐手下得用的人才,可不能像小弟这样荒废寻乐,小弟还是不带坏人家了?!?br />
    这下子,姜芃姬真是被锦衣少年逗笑了。

    丰真那可是纵横风流场的老江湖,真要带坏,那也是丰真带坏别人。

    锦衣少年十分健谈,别看他长相略有些腼腆,但性格却十分开朗,几乎没有冷场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瞧着快进城了,姜芃姬道,“你今年也快十五了吧?”

    锦衣少年道,“过了腊月便十五岁了?!?br />
    “父亲可想好要给你拟定什么表字?”

    虽说表字是加冠之后才取的,不过父亲和师长都能提前准备。

    柳佘的名望加上姜芃姬的地位,锦衣少年的后台不可谓不强硬,提前取个表字也正常。

    锦衣少年道,“父亲前阵子说了,他还要再挑一挑,挑好之后,可以相看人家了?!?br />
    说起自己的婚事,锦衣少年也不羞怯,反而大大方方的,眼底更多还是对未知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的确该好好挑挑?!?br />
    一行人入了城,街上行人寥寥。

    不过看百姓的装束和面色,他们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虽说柳佘已经决定退居幕后,但他住的府邸还是之前的老宅,面积比河间的宅邸大多了。

    柳佘的管家正在府外焦急张望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    看到长街尽头出现目标,那张全是褶子的老脸挂上了喜悦,连眸子都亮了。

    “老奴见过大娘子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翻身下马,将小白的缰绳递给马夫,“父亲在么?”

    老管家点头如捣蒜,“在在在——老爷在家里等了您一天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让符望去城外扎营,安顿好万余兵卒,自己则在老管家的带领下进了宅邸。

    “女儿见过父亲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给柳佘见礼,正行到一半,便被急切的柳佘扶起。

    “兰亭瘦了不少,瞧着也比以前高了?!?br />
    可不是,姜芃姬的个头仅比柳佘矮了半头,还比庶弟高了半个头。

    这身高放在男人中间都不算矮,更别说她还是个女子,真真是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不管是姜芃姬还是柳佘,两人都不是喜欢煽情的性格,气氛略沉默。

    一旁的锦衣少年道,“父亲,儿子瞧阿姐舟车劳顿,要不先让人备好热汤,伺候她更衣吧?!?br />
    柳佘道,“昭儿说得对,为父大意了?!?br />
    说完,他唤来侍女。

    姜芃姬关了直播间,跟着侍女去泡汤洗漱。

    “这屋子不像是近期整理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侍女道,“一直都有的,老爷自从来了这儿,便已经为大娘子备好了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垂眸道,“父亲有心了?!?br />
    她好好洗了个澡,侍女又端上不少华贵的女衫和玳瑁首饰。

    一番装扮之后,她瞧着铜镜中的华衣女子,动作僵硬地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自穿越之后,还是头一次如此正经地做了贵女装扮。

    涂脂抹粉,盛装华服。

    光瞧外貌,她与锦衣少年还真有姐弟相,宛若一个娘胎出来的。

    姜芃姬垂下眼睑,抬手从侍女端着的盘子上挑了一把檀木锦扇。

    “走吧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去了正厅,发现厅内多了几个陌生面孔,这几人皆是峨冠博带的装束。

    柳佘正与他们说话,发现姜芃姬来了,连忙从席上起身。

    他道,“兰亭,到为父身边来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走了过去,那几个中年男子纷纷用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他们的眸光透着同一句话——

    这个女子便是柳州牧选定的人?

    有人不以为然地轻嗤,有人面露深思,有人垂眸闭目,一番局外人的做派。

    不用柳佘特地介绍,姜芃姬也知道这几个儒衫男子,定然与崇州世家有关系。

    兴许,他们还是各自世家的掌权人呢。

    柳佘要退居幕后,预备将权利交给她,总该介绍双方认识,打好关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