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姜芃姬抵达,柳佘早已经派人接应。

    符望骑马上前,发现接应他们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他双目扫了一眼,看到打前阵的少年一身锦衣华服,面貌与他家主公略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符望知道自家主公还有一个庶弟,看到少年的模样,大致猜出了对方身份。

    他上前询问,那个少年笑着自报家门,印证了符望的猜测。

    少年身形偏瘦,相貌精致俊雅,穿着精致的华服,外头罩着皮毛光滑的大裘,往那一站,外人一瞧就知他是富贵人家的懵懂少爷,不谙世事的天真小孩儿,好似一只浑然无害的奶猫。

    看到少年的装扮,符望在内心给对方打了个标签——弱不禁风的菜鸡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主公的庶弟,符望直接下马,给对方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听说阿姐来了,将军能带我去见她么?”

    少年连忙将符望扶起,笑容纯澈干净,正如那山巅的皑皑白雪,让人生不出戒备。

    符望没听说过主公和她庶弟关系好,但也没听过任何不好的传闻。

    见少年如此兴奋急切,符望冷淡的表情稍稍缓和。

    他站直身体,高壮魁梧的海拔让对方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?!?br />
    符望重新上马,少年也让仆从将自己坐骑迁来,他动作笨拙,略显吃力地爬上马背。

    因为浪费了点时间,少年坐稳之后,略有些不好意思地冲符望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将军领路吧,免得阿姐等急了?!?br />
    符望不置可否,领着锦衣少年去见姜芃姬。

    锦衣少年坐在马背上,一手哆嗦地牵着缰绳,另一手笨拙地压紧了发巾,用手臂挡住呼啸的秋风。符望见状,不由得给锦衣少年打上另一个标签——中看不中用的花瓶。

    男子汉大丈夫,竟然连骑术都这么生疏,简直丢人。

    符望沉默着领路,将锦衣少年带到姜芃姬面前。

    当这个少年骑着高头大马缓步出现在直播间的摄像范围内,观众们已经尖叫开来了。

    【夏侯紫萱】:妈呀,宝宝看到了自己的初恋。

    【骗面之词】:好不要脸,那是宝宝的未婚夫,哪个小婊砸要跟宝宝抢?

    【农夫山泉有点悬】: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面生的粉面小郎君,长得有些像主播???我记得主播在琅琊上学的时候,貌似也是类似的富贵少年装扮,骑马的时候更像了。不过,两人的气场和精神面貌不一样。主播更加精神一些,这个小哥儿活脱脱画里走出来的富贵少爷。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像倒是有些像,难道是主播的亲戚?这也说不定啊,毕竟是古代宗族社会,七大姑八大姨的亲人挺多的。说起来,我还挺怀念主播男装的样子。这样我还能安慰一下,对方是个有着丁丁的萌妹,还能做梦嫁给她。现在换了女装装束……唉,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【食堂打饭阿姨】:追直播好多年了,从没想到,楼上你是这样人面兽心的家伙。

    直播间依旧是红色的弹幕海洋,偶尔飘过几条可怜巴巴的蓝色弹幕,顷刻就被红海淹没。

    因为直播间大改,清理掉以前的铁粉,现在的观众安分多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偶尔还能看到几条内容正常的蓝色弹幕。

    【单身一辈子】:之前有人告诉我,说这个直播间换了主播,我不相信。慕名过来之后,发现画风和以前截然不同,的确是个正经的主播?;缯?,唯一的缺陷就是剧情无聊。

    【谁先脱单谁是狗】:看到这个粉面小帅哥,突然想起曹大大对贾宝玉的描写了。面若中秋之月,色如春晓之花,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鼻如悬胆,睛若秋波。虽怒时而似笑,即嗔视而有情。以前念着,脑子里总没有具体印象,如今可算是对上号了。这小哥叫啥?

    看到这两条蓝色弹幕,红色弹幕观众也惊讶了。

    紧跟着,红色弹幕诧异地询问——原来你们那个位面也有曹大大?。。?!

    果然,不同的位面,同样的文明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所有位面的人都讲汉语,似乎也不算什么槽点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饶有兴味地看着弹幕,见到观众提及陌生小哥,不由得将视线挪到远处。

    果然,镜头内出现的锦衣少年正骑马跟在符望身后,亦步亦趋地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发现了自己,二人视线相对的时候,姜芃姬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喜悦情绪。

    “阿姐!”

    锦衣少年远远地喊了一句,不甚熟练地御马快跑两步,再吃力地从马背上爬下来。

    符望在一旁看着,有些不忍直视,干脆上前帮他一把,使少年免于下马摔跤的狼狈。

    姜芃姬望着锦衣少年的脸,点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还是她穿越这么多年,第一回看到这个便宜庶弟。

    从外貌上来看,他是典型的柳家人。

    姜芃姬在脑?;匾渥约杭牧献拥?,几乎没有哪个长残的。

    因为少年的眉眼没有完全长开,多了几分天真稚气,反而更加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阿姐,父亲已经让人备好宴席,正在府里等着您呢。他前些天就一直念叨阿姐为何还不过来,让小弟天天在城外等着,总算把阿姐盼来了?!苯跻律倌暌豢谄盗苏饷炊嗷?,呼吸有些急促,双颊添了几分粉嫩,瞧着越发可口动人,直播间的怪阿姨、怪蜀黍已经饥渴难耐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不是已经派人过来通知了,怎么父亲还让你在外头干等?”

    姜芃姬这话不怎么好听,一旁的符望听了,眼神异样地在她和锦衣少年之间扫了一圈。

    瞧着,这对姐弟感情不好呀。

    也是,一个嫡出嫡女,一个庶出庶子,如何能相提并论?

    哪怕这个庶子是柳佘唯一的儿子,但自家主公如此有出息,可不比一个草包儿子好?

    锦衣少年面色一滞,似乎有些沮丧,但很快又恢复了热情。

    哪怕姜芃姬对他的态度冷淡,暗指柳佘待他不好,他也没说什么,毕竟那是事实呀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既然如此,走吧,免得让父亲久等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