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秋之前,姜芃姬带着万余兵马以及小公举的怨念buff,成功抵达崇州州府。

    崇州的地理比丸州还要偏向北面,如今已经能感觉到冬日的预兆。

    当丰真和亓官让各自抱着裘皮大氅,宁死不肯撒手的时候,姜芃姬依旧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“正图,前方可有接我们的人?”

    姜芃姬隔着一段距离,唤了一声打前阵的符望。

    符望领兵开道,魁梧健硕的身躯骑在高头大马上,天生便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。

    只是,这般英武不凡的男子,如今却将两道锋锐剑眉拧成了结。

    光瞧他那张脸,外人便知道他揣着重重心事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主公的呼唤,符望心中溢出一阵阵焦躁。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这家伙在焦躁什么。

    符望似乎十分挂念慧珺,常常借着旁人之手给她送各种各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有时候是女子喜爱的胭脂水粉,有时候是颜色鲜艳的绫罗绸缎,有时候又只是一两束寻常的野花,偶尔还给她抄了些有趣儿的词句。若是得了什么好东西,总不忘给她捎一份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符望如何示好,慧珺都避而不见。

    开玩笑,她怎么能让对方看到她的模样?

    从四月末算起,她肚子都快五个月了,根本不能用发胖这样哄小孩的借口糊弄符望。

    与其被他抓个正着,还不如继续躲着,等生下孩子再说。

    奈何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那日天气正好,慧珺挺着肚子,预备搬书去院中细读,给自己充充电。

    她是不愿意成为郎君的负担,等孩子出生之后,她还要想办法弄个谋生,养活娘俩。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她的打算,扭头给慧珺弄了一份珍贵的算术教材。

    忘了说了,自从姜芃姬提供分科的建议之后,程丞和渊镜先生废寝忘食,参考姜芃姬送出的【九九算法口诀】,再搜罗相关的科目古籍,愣是弄出了一份比较粗糙的基础算术教材。

    慧珺若是学得好,等她生产之后,可以安排她去徐轲那边取取经,学着如何管理内务。

    正充电呢,慧珺发现头顶落了一大片阴云。

    抬头,一个高壮魁梧的将军挡在她身前,正好遮住她脑袋上的太阳。

    对方的虎目疑惑地盯着她的小腹,整个人僵在原地,一动不动,似乎被人摁下了暂停键。

    那一刻,慧珺惊得魂都要飞了。

    这张脸,她可没有亡。

    吓得慧珺连木屐都顾不上穿,起身推开符望,赤着脚往屋里飞奔。

    符望:“……”

    慧珺个子不如符望,腿短不说,还要顾着肚子里的孩子,不敢跑得太快。

    她没跑两步就被符望提着领子揪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?”

    符望盯着她的肚子挑眉。

    慧珺不发一语,符望便她抱起,放到了廊下,再将她的木屐捡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罢了,总归是你的?!?br />
    符望待在丸州也有一段时间了,虽说姜芃姬早将慧珺的身份隐瞒下来,但符望铁了心要查,多少也能查出点儿什么。再者说,符望见到慧珺的时候,对方还是东庆皇帝的皇后。

    “我要与主公一道去崇州备战,怕是几年内回不来,故而想来看看你?!?br />
    没想到,对方给了自己这么大的惊喜,差点没把他魂儿都吓飞了。

    慧珺一直没说话,只是用右手护着肚子,左手死死抓紧姜芃姬送她的教材。

    “我问过主公,你如今未婚?!?br />
    东庆皇帝都死透了,四皇子巫马君也只剩一副尸骨了,如今的慧珺应该算是寡妇。

    既然是寡妇,那就是未婚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符望试着伸手去摸慧珺的肚子,吓得对方浑身神经紧绷。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,我教他习武读书,不会让你太辛苦。若是碰见什么麻烦,带着这件东西去找我以前的副将。他如今驻守这里,他看到这个东西,能帮的忙一定会帮你?!?br />
    慧珺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符望,对方根本不肯定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,竟然敢这么说?

    符望正自顾自说着,慧珺略显局促地道,“符、符将军,您这话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送了数月的东西,你也尽数收下了?!?br />
    慧珺听后,险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以为符望看到自己,第一反应是拿东西将她大卸八块,发泄愤恨。

    嘉门关那会儿,要是她没有故意给符望下套,他即便是输,也不至于输得这么难看。

    未曾想,这男人还真对她有意思。

    符望将自己随身佩戴的信物交到她手上,匆匆说了两句,身形矫健地翻墙走人。

    慧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说,这里是县府后院,符望这个大老粗怎么悄无声息地混进来,合着是翻墙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慧珺不由得蹙眉。

    “登徒子,竟当主公后院是他家不成!”

    符望是喜欢慧珺的,知道她腹中怀着胎,平日送的东西便改成了温和补身的好药材。

    至于慧珺腹中还是是谁的,他倒是没多想。

    沧州地理位置偏北,一部分地方与异族接壤。

    异族凶悍,经常伤人性命,交界处兵乱不断,以至于女子失去丈夫、孩子失去父亲。

    不少女子丧偶之后,仍会带着前夫的孩子嫁给现任的丈夫,现任的丈夫对继子也大度,大多视如己出。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出事了,认真养好继子,也与亲生儿子无异。

    符望是被狼群养大的,义父符旸又将他带在身边,在这样彪悍的民风环境生活十数年。

    耳濡目染之下,符望倒是没有太纠结。

    只要慧珺是他的,那么慧珺的孩子也会是他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事重重,因为走的时候,他又偷偷去看了慧珺,发现她肚子又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符望曾看过女子生产,那是他一辈子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边境有一户农家,丈夫新丧,怀孕九个多月的妻子只能自己操持家务,承担繁重的田间劳动。不料太过劳累,羊水破裂,竟然当场就要生。那时候的符望还跟狼群生活,因为是秋天,觅食不易,他只能离开狼群活动范围去更远的地方找寻猎物,正巧碰上那个妇人倒在田间,双腿大开,一颗长着胎发的婴儿脑袋从她生下慢慢娩出,将少年符望吓得浑身冒汗。

    惊吓过度,符望才走错了路,被人给捉走,成了死斗的宠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