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思看似冷静,实则是个不肯吃亏的暴脾气。

    卫慈欠了他一文钱的包子,杨思也能牢牢记着,利滚利变成好几贯。

    他连至交好友都敢坑,更别说一个对他出言不逊的小子。

    若非顾虑到渊镜先生和主公,杨思肯定不会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等唐耀这件事情传入卫慈耳中,天气已经彻底转凉了。

    他仔细回忆,不由得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杨思和唐耀真是命中注定的冤家。

    前世,杨思和唐耀都在黄嵩帐下效力。

    那时候天下已经大乱,五国不复,诸侯之间的征伐愈演愈烈,世家豪族纷纷站队。

    对寒门偏见颇深的唐耀为了家族大计,不得已出仕,选择当时势力一流的黄嵩。

    唐耀刚到黄嵩帐下便得到了重用,两次建功。他是士族出身,有了他的加入,黄嵩帐下的士族势力猛地增长了一截,身为主公的黄嵩又没有及时调解,无意间加剧了两方势力的矛盾。

    两派明争暗斗,战况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某次庆功宴,黄嵩将偶然得来的美酒分与众人享受,唐耀一时高兴,不由得喝多了。

    大庭广众之下,他指桑骂槐不说,还引经据典嘲讽他是娼伎之子,弄得杨思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此次之后,二人结了死仇,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那时候,陛下已经干掉许氏,偷袭了兵力内虚的安慛,她与黄嵩的矛盾摆在了明面上。

    双方休整之后,默契一致地集结兵力,预备来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战。

    正面战场僵持不下,陛下将战局的突破口放在较为薄弱的侧翼。

    巧得很,杨思与唐耀被安排在一处。

    陛下利用杨思爱吃贪食的毛病,故意派人接触杨思,还刻意让唐耀看到。

    杨思贪吃挑食的毛病,黄嵩势力的人都知道,极少有食物能被他那条挑剔的舌头认可。

    起初,黄嵩对此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这种低劣的挑拨离间的手段根本不起作用!

    一次两次自然没事,杨思也亲自跟黄嵩解释清楚,但次数要是多了呢?

    积少成多,积土成山。

    怀疑的雪球越滚越大,外加唐耀在一侧挑拨,杨思的处境堪忧。

    哪怕后来杨思义正辞严地拒绝了糖衣炮弹,可黄嵩对他的怀疑也已经扎根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陛下又采纳了谋士的建议,玩了一出帽子戏法,成功把黄嵩一部分精锐坑死,让书法最好的人仿照杨思的笔迹写了一封似是而非的“通敌书”,再故意卖了破绽给唐耀。

    唐耀得到了证据,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另一头,陛下又让卧底暗中给杨思透露口风,让他尽快逃命。

    一整套组合拳下来,黄嵩帐下再无杨思的容身之处。

    陛下坑来了杨思,变相削弱了侧翼的防线,以此为突破口布局,越战越勇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经历,卫慈是相当心疼杨思。

    有点儿小爱好不是大毛病,奈何碰见一个心黑的对手以及猪一样的队友。

    黄嵩落败之后,杨思仍旧记着仇,将过往遭受的羞辱完完整整还给了唐耀。

    唐耀不堪受辱,撞墙自尽。

    今生么……看这个情形,二人虽有矛盾,但结仇不算太深,至少没有深到你死我活的地步。

    顾念着渊镜先生这层关系,他们应该不会彻底下死手?

    卫慈猜得没错,二人的确不会再结死仇了。

    不过唐耀也把徐轲和亓官让得罪了,徐轲脾气好,不计较,但亓官让肚子里的黑水不比杨思少。幸好,渊镜先生已经决定把唐耀拘在身边,认真编书,充分发挥他的长处,避开和亓官让等人同台竞争的局面……如此一来,他们生出矛盾的机会也不多,总不至于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今年是屯田的第二年,老天爷格外给脸,雨水丰沛,所以丸州迎来了少有的丰年。

    按照屯田制的规矩,州府能收到三成到四成的粮食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留在百姓手中的粮食也比以前多出两倍不止。

    州府收上的税粮将仓库堆得满满当当,经过徐轲的统计,足以支撑丸州三年的开支。

    姜芃姬收到消息的时候,她已经带着亓官让等人去了崇州,杨思按照原计划前往浒郡。

    风瑾和徐轲留在丸州看家。

    当然,在丸州这个地方,看家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计。

    风瑾对着主公留下的金鳞阁设计图,气得眼前发黑,深深懊悔自己为何交了这么个损友。

    除却金鳞阁这项大工程,他和徐轲还要接待来自东庆各地、慕名而来的名士大佬。

    等金鳞阁竣工,估计还要迎来数量浩大的寒门士子。

    光想想那庞大的工作量,风瑾这位仁人君子也想爆粗口,动手掐死自家主公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坑人的主公,他和静娴都不敢要二宝??!

    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。?!

    好好一个端方雅正的君子,如今被姜芃姬逼得快要化身食铁兽。

    “老爷、老爷——”门外有侍从唤他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风瑾两道剑眉倒竖,眉头皱成了“川”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来了,如今正在府外?!?br />
    老太爷?

    风瑾熬夜太久,如今还有些头重脚轻的错觉,听到这个称呼,他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等等——

    风瑾打了个激灵,瞬间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老太爷指的不就是他家父亲?

    风瑾忙不迭地套了木屐,三步并作两步,连忙去门外迎接父亲风仁。

    一旁的侍从暗暗叫苦,但他不敢拦下风瑾,只能认命跟上。

    等风尘仆仆的风仁看到衣衫不整、发冠未束的二儿子,表情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风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风仁收到启蒙教材的时间比渊镜先生早,但他却比对方晚了近一个月才抵达丸州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故意拖延时间,完全是因为整理万卷书籍耗费时间,再加上全是竹简材质,装了数十辆马车,走得慢不说,碰上几天坏天气,未免书简受潮,只能临时找个村子落脚。

    一番耽搁下来,他的脚程哪里比得上轻车从简的渊镜一行人?

    “衣衫不整,不修边幅,如此模样还敢出现在大庭广众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风仁蹙着眉,二儿子一向稳重。

    未曾想,风瑾成了婚、当了爹,反而越来越退化了。

    风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爹——儿子真的好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