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播间观众对唐耀的感官还不错,见他一直避开姜芃姬的视线,他们还以为这个小青年暗恋他们家狂拽酷霸炫的主播。半分钟之前,他们还抱着乐观心态,误以为唐耀想要表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听了唐耀这番话,不少观众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【大唐荣耀】:好气啊,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?

    【莫聆音】:竟然说主公身边的小天使是“寒微之人”,信不信一群豆沙包教他做人?

    【李家莫愁】:感觉这个小孩子太天真,没有谁的富贵是凭空冒出来的。他现在能穿着绫罗绸缎,有资格跟主播面对面说话,还不是因为他投了一个好胎外加一个争气的祖宗?

    【生榨蓝莓汁】:这就是传说中的“门第之见”?讲真,有些讨厌。往上数个几万年,谁家老祖宗不是爬在树上的猴子?再往前数个几百年,谁家祖宗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?有本事在这里洋洋自得有个好祖宗,怎么不去努力,让自己后人有个可以炫耀的祖宗?

    【虚幻之城】:道理谁都懂,不过古人可不听这些,不然的话,哪里还有三六九等?

    直播间观众在那头议论,姜芃姬也沉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反问道,“为何要被耻笑?”

    唐耀唇瓣翕动,望着姜芃姬明亮的眸子,一时间竟忘了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姜芃姬的脸色已经沉得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唐耀道,“州牧岂能这般自甘卑贱?您瞧瞧您治下的那些人,一个是受了黥刑的罪人,一个是娼伎之子,一个是混血的杂、、/种,剩余皆是不堪教化、有勇无谋的莽夫。既是匡扶天下之大事,哪里需要与这等卑贱失德的匹夫共事?此事说出去,天下士人自然要引以为耻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听后,冷冷地呵了一声。

    唐耀觉得脊背微寒,下意识退了一小步,难言的寒气自脚底向上蔓延,直冲大脑。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一声,“哦?可我并不觉得哪里值得耻笑,相反,说出这话的你才令人发笑?!?br />
    唐耀面色一白,像是被人用钉子钉在原地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知道唐耀的毛病,试着纠正过,奈何成效不大。

    此次将他带来,其实也是为了让他开开眼界,莫要当那井底之蛙。

    唐耀的出身没有风瑾那么高,但也不弱,含着金汤匙长大的贵子,周围人给他灌输的思想便是家族血统高贵、士族天生高于寒门,他慢慢也接受了这样的洗脑,觉得寒门出身的人轻微无德,不能与之相交。他因为崇拜渊镜而拜师琅琊书院,人生观受到了第一波冲击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讲究有教无类,始终坚持因材施教的理念,所以他的学生出身有高有低。

    唐耀从不与士族之外的学生交流。

    看似很无礼,但这般行径在士族中间才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唐耀气结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和姜芃姬结交,哪里晓得她整日和三教九流的人混在一起。不思学习,眠花宿柳也就罢了,偏偏还染上吃喝赌的恶习,行事粗鲁,浑身上下没有丝毫士族该有的操守德行。

    姜芃姬目光冰冷地瞧着唐耀,“你口中的黥刑罪人,他的生母被跋扈乡绅所害,身为人子岂能无动于衷?匹夫一怒尚可血溅三尺,孝舆一身血性,为母出头也是错?”

    唐耀哑然。

    生母被人杀害,为人子还无动于衷,岂非不孝至极?

    不孝者,畜牲也。

    “至于娼伎之子?若无那等不守操行、不忠伴侣的畜牲,青楼女子还能有感而孕不成?父母之错,不累稚儿。你说文证是混血的杂、、/种,说到底还不是东庆权贵懦弱无能,以至于国土被外族侵占,国民因此受辱?要说是耻辱,那些尸位素餐的贵胄,该不该自刎谢罪?唐祖德,你从才能方面挑剔他们,我尚且还能听一听。用这等借口抨击旁人,实乃小人行径?!?br />
    唐耀被姜芃姬骂得立在原地,双耳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他欲反驳,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姜芃姬又道,“你说我手底下的武将皆是不堪教化、有勇无谋之辈?这更是大错特错!若无他们南征北战,平定青衣军与红莲教之祸,如今的丸州不过是人间炼狱。唐祖德,你可见过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的惨象?我不想打你,你这身板,怕是连我一根手指都扛不住?!?br />
    总结来说,文不成武不就的唐耀,有什么资格评论她的小公举们?

    姜芃姬最后补了一刀,“老人常言,吃水不忘挖井人,话糙理不糙。你平日所食米粮、所穿衣裳,一米一粟、一针一线,有什么是你亲自劳作得来的?这些全是普通百姓辛劳耕作所得,从头到尾,你可有出过什么力,流过一滴汗?如此看来,你算不算是忘恩负义之人?”

    说罢,姜芃姬冷哼一声,转身离去,丢下唐耀一人杵在原地。

    唐耀跟着渊镜先生离开琅琊,一面赶路,一面游学。

    生活在象牙塔中的他,终于见识到象牙塔之外的残酷景象。

    野狼柴狗饿得瘦骨嶙峋,为了寻找食物,不得不扒拉地上的人骨充饥。

    残损的白色尸骸半遮半掩地暴露在荒野,恍惚间,似能听到孤魂哀哀啜泣。

    路上的流民在生活的压迫下,已经失了人性,什么丧绝人伦的事情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般凄惨景象,令人心中惶惶。

    入了丸州境内,竟是另一番人间乐土。

    仔细询问,唐耀发现百姓将那几个“寒微之人”捧上了神坛,甚至有人在家中为他们立了长生碑。风瑾、卫慈、丰真等人也就罢了,怎么说也是士族出身,其他人何德何能?

    故而,唐耀看到姜芃姬才会如此纠结。

    所见所闻和固有思想进行着激烈的斗争。

    双方僵持不下,唐耀蓦地有种冲动,试图从姜芃姬这里找答案。

    毫不意外,他被对方狠狠喷了一顿。

    唐耀失魂落魄地回了屋子,渊镜先生和程丞正说笑聊天。

    “祖德,如何?”

    唐耀抿着唇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虽说先生总是神叨叨的,但他肯定,对方绝对知道刚才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渊镜先生叹了一声,道,“你呀,有什么不解,自己多看多听多思便好,何苦去招惹她?”

    瓜娃子,得罪一个帝运昌隆的人,小心以后被穿小鞋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