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氏能传承千年,除了严谨家规和清贵家风之外,还要得益于他们的远见卓识。

    例如前朝皇甫丞相修建的金鳞阁,号称藏书百万。

    这百万藏书都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除了皇甫丞相自己捐赠的三万藏书,其他都是各个士族豪强捐赠的,风氏便捐了十万卷。

    书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
    正是这十万卷藏书,为风氏保驾护航,让他们再度获得两百余年的繁荣鼎盛。

    相较于其他士族豪强,风氏的画风显得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若将那些拥兵自重的士族豪强比喻为八块腹肌的壮汉,风氏便是巍冠博带的儒雅书生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外貌不同,战斗力都不是一个阶层的。

    若非豢养部曲极少,风氏也不需要为了上阳郡的安危,咬牙将它拱手让给姜芃姬。

    如今,风氏又面临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柳羲是想让我们捐书?”

    风珪隐隐有些怒气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敝帚自珍,不想赠书,关键是柳羲有这个资格?

    大夏朝那会儿,风氏愿意捐赠十万册书籍,那是为了响应皇甫丞相的号召,更是为了家族长远的未来考虑。十万册书籍换取风氏两百余年的繁荣鼎盛,这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。

    大夏朝一统中原,柳羲如今才占了东庆半数之地。

    皇甫丞相位极人臣,权倾朝野,相较之下,柳羲现在才哪到哪儿?

    要是捐赠给柳羲,充实金鳞阁,风氏能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风珪这个想法,正是风仁最初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怒气消逝之后,这只老狐狸深思熟虑一番,他觉得这桩买卖未必不能行。

    “怀璋,你觉得东庆境内,除了柳羲,还有谁能挡得住北疆之祸?”

    风珪闻言沉默,半响才道,“除她之外,唯有柳佘?!?br />
    风仁说,“日前接到消息,柳佘那只老狐狸选择退隐了,他将崇州和浒郡全部交给了柳羲?!?br />
    风珪这下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北疆已成气候,虽有马瘟拖延,但不出三五年,估计就能恢复生息,再度挥兵东庆。你瞧瞧如今的情势,皇室苟延残喘,其他诸侯拥兵自重、割据一方。北疆若是趁势打了上来,内有兵乱,外有敌患,还有谁能阻挡北疆铁骑?风氏祖祖辈辈扎根上阳郡,北疆若是打进来了,风氏也难以保全自身。除非举家迁徙,逃难到别处?!彼档秸饫?,话中添了几分凄凉。

    如今正逢天下大乱,到处都在打仗。

    逃出上阳郡,他们又能迁徙到什么地方?

    相较之下,柳羲如今将丸州治理得井井有条,成了东庆不可多得的安宁乐土。

    风氏倒不如向她示好,帮她一把又如何?

    风珪听出父亲画中的意思,面色不由得一改,“父亲是想帮助柳羲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!”

    风仁可没想现在站队。

    这种关系整个家族生死存亡的决定,他怎么会胡乱下决定?

    “那父亲此话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风仁道,“不过是稍微示好罢了?!?br />
    示好并不意味着站队。

    仔细来说,风氏和姜芃姬有共同的利益。姜芃姬的势力发展越强劲,风氏全族上下的安全也更有保障,更别说风瑾还是姜芃姬信任的心腹,有这么一层关系,二者算是天然同盟。

    “为父想先带一万卷藏书去寻柳羲?!彼低?,风仁用手指了指那一套启蒙教材,“这些书很适合给小孩儿启蒙。语言看似精简,实则蕴含无穷道理。若能彻底施行,兴许真能开启民智?!?br />
    风氏不是没有野心,不过他们的野心与其他家族不同。

    作为罕有的千年世家,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延续家族。

    当其他世家豪强拼命聚集财富、压榨百姓、搜罗珍宝的时候,风氏秉持祖制,不争不抢、不沾兵权、不四处树敌、不巧取豪夺惹来民怨,一心守着祖先积累下来的文化财富。

    大夏朝建立之前,曾有过维持数百年的十六国乱世。

    那时候,多少显赫家族覆灭?

    唯独上阳风氏,纵然上阳郡几经易主,可他们仍旧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追根究底,古老千年世家和新贵暴发户,二者从思想境界上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风珪道,“为父去看看,这般好事,错过了可惜?!?br />
    别的不说,光是眼前这一套书,足以将程丞推到顶尖名士行列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听说过程丞名讳的人有几个?

    蛋糕就只有这么大,风氏怎么说也要去啃两口。

    如果柳羲是最后的胜者,这笔投资绝对是风仁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东庆不少名士也受到了这套启蒙教材。

    有些人嗤之以鼻,但看到扉页上的名讳,内心也是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惊为天人,恨不得天天捧着这些书睡觉,一边还动用人脉打听柳羲等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话题议论度高了,热度也水涨船高,程丞等人的名讳时常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名士聚会。

    一夕之间,天下扬名。

    舆论发酵了一阵,另一个重磅消息狠狠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著书立作!

    这是多少读书人的梦想?

    这更是无数名士进一步宣扬自己文名的捷径!

    古代可不是现代,花费万把来块钱就能自费出书,古代想要出书,万贯家财都兜不住。

    姜芃姬的热度已经炒得很高了,此时又爆出这么个猛料,人才对丸州都生出了向往之心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当丸州斥资重建金鳞阁的消息传开,不少世家贵胄冷眼看笑话,寒门子弟激动得难以自抑。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这一手动作会给她招来不少人才,但从未想过,她会钓到这么大的鱼。

    那已经不是河鱼了,分明是鲸鱼!

    “学生见过先生?!?br />
    听到外头传信有古人拜访,姜芃姬还懵了一下,旋即让人请去了正厅。

    瞧见来人,饶是姜芃姬这样定力十足的人,她也忍不住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过神,她连忙对来人行了礼。

    精神矍铄的渊镜先生笑着将她扶起,温和道,“今时不同往日,柳州牧太客气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。学生对先生执礼,本就是应当的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快速调整好情绪,内心余波未停。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自己能钓来渊镜这条大鱼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无心插手诸侯之争,一心只想守着书院好好教书育人?

    如今竟然出现在她面前,她能不意外?

    惊喜!

    意外!

    刺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