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70?8?W_]?t?4v&?^??3?m?????j?O;?f?8?z??:??#??D9???天下名士?”\r

    除了少数人看穿姜芃姬的打算,其他人纷纷感觉到了肉痛。\r

    这一套书绝对是万金难求的宝贝,拿来当传家宝都绰绰有余了,自家主公财大气粗,不仅要给书院捐赠,还免费送?在他们看来,这一套的造价不下二十万贯,岂能说送就送?\r

    典寅等人心疼的脸颊微抽,他们想出言阻止,但一个一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主公别败家。\r

    一直当背景板的孟浑开口,他诧异地道,“主公是想用这套书吸引天下名士?”\r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代价未免也太大了。\r

    仅仅在东庆国内,喊得上名字的名士也不下五百余人。\r

    若是每个人都赠送一套,按照造价二十万贯的天价,主公可不得赔惨了?\r

    孟浑曾跟着孟湛见过不少所谓的“名士”,在他看来,这些人大多都是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,整天无所事事,聚在一起歌功颂德、伤春悲秋、故作扭捏姿态,明明心里很想去当官,嘴上却端着清高自傲的架子。讲真,他们别的不行,嘴皮子倒是利索,八卦的本事也不弱。\r

    说得难听一些,不少“名士”更像是名***际能力一流,左右逢源的本事让人望尘莫及。\r

    不过,如今的主公需要这种绣花枕头?\r

    姜芃姬好笑地道,“一套书而已,哪里能吸引全天下的名士?这只是一块敲门砖?!盶r

    名士这个群体在姜芃姬看来,他们便是一个宣传平台。\r

    这套启蒙教材到了他们手中,再经由他们的嘴巴宣传,便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出去。\r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姜芃姬的第一步计划。\r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敲门砖?”孟浑的心肝儿颤了颤。\r

    “自然,名士自有傲骨,寻?;瓢字锬岩源蚨??!苯M姬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,她道,“我们不用耗费多少金银钱财,只需将这套启蒙教材送过去,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?!盶r

    众人哑然,这套教材全部用珍贵无比的上等宣纸裁制,一套二十一本,远比黄金白银昂贵。\r

    自家主公不仅败家,她的算术还不怎么好。\r

    武将们肉疼不已,唯独几个文臣岿然不动,亓官让笑道,“主公所言甚是。若这套启蒙读物能真正施行,便能教化天下学子,堪称为天下之师。不仅能扬名当代,亦能流芳万世?!盶r

    他刻意在最后一句加重了读音。\r

    武将听后,隐隐明白过来了,脸色好了不少。\r

    从古至今,唯有孔圣堪称万世师表。\r

    至此之后,文人莫不以此为人生至高目标,但谁又成功了?\r

    哪怕是名扬天下的名师——渊镜先生,他教出不少学生,文名传扬五国,但依旧不够格。\r

    若这套启蒙教材能真正完善,开启民智,在上面留下名字的人,注定会流芳万世。\r

    聪明人看得到里面蕴藏的巨大财富,蠢笨的人则会以为这只是小儿读物。\r

    姜芃姬给名士送这套书,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打广告,还隐晦告诉他们——丸州有蛋糕。\r

    “这只是第一步,吸引德高望重的有才名士过来共同编撰教材?!苯M姬笑道,“我这里还有第二步。试问,天下哪个文人不想著书立作?只是苦于没有门路,多少珍贵手稿就此遗失?我有一个想法,我们将教材送出去的时候,顺带宣告天下,愿意开放书局为文人出书,一本二十份。作为出书的酬劳,书局将保留十份样本。若是不愿意保留样本,只能自己掏钱?!盶r

    这个想法不可谓不大胆。\r

    她刚一出口,原先还镇定的文臣瞬间淡定不下来了。\r

    这不是别的事情,这可是出书??!\r

    天底下的文人,哪个不想自己的思想和结晶流传后世?\r

    如果说启蒙教材能吸引名士加入,那么著书立作便能吸引无数有学识的寒门士子归心!在世家垄断的当下,姜芃姬抛出的这块蛋糕太吸引人了,绝对会让无数有学之士为止抢破脑袋!\r

    饶是风瑾等人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听到姜芃姬这话的时候,仍是忍不住心脏狂跳。\r

    众人道,“主公大善?!盶r

    风瑾的反应还算平静,徐轲与杨思等人则是眼眶暗红,冒出了血丝。\r

    寒门士子的痛楚,唯有他们自己清楚。\r

    世家豪族通过垄断知识教育,从而垄断了朝廷官位和权势。\r

    为何总有人说“寒门难出贵子”?\r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寒门出来的孩子全是智障?\r

    非也!\r

    寒门的孩子想读书,连书都找不到。\r

    大字不识的文盲,哪里敌得过饱读诗书的贵子?\r

    姜芃姬此举,无疑是扛着狼牙棒给士族豪强当头一棒槌!\r

    世家豪族为何这么强大?\r

    因为他们手里捏着最重要的知识,每个世家都藏了无数珍贵的典籍书册。\r

    他们生来便拥有普通人无法拥有的条件。\r

    多年发展之后,豪族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势力根深蒂固,再以血亲为纽带抱成一团,绝了天下寒门士子晋升的道路。寒门庶子想要出人头地,往往要依附豪族,伏低做小、忍辱负重。\r

    说得难听一些,这是个扭曲而畸形的势力阶层。\r

    若说天底下有什么财富是全天下共有的,无疑——那绝对是文字。\r

    姜芃姬知道,自己这么做会惹来多少反抗的声音,也许还会让恼羞成怒的世家抱团攻讦她。\r

    不过这不重要。\r

    杨思想起这档子事情,心下一滞。\r

    他迟疑地道,“主公,此事可要缓一缓?若骤然传了出去,怕会惹来天下士子争议……”\r

    杨思不希望姜芃姬因此受到伤害,若是她倒了,寒门更看不到希望。\r

    姜芃姬冷笑道,“那便让他们说去吧,会咬人的狗不叫,会叫的狗不咬人。你家主公有的是钱,我愿意当冤大头给人出书,他们眼红个什么劲?这桩事情,我与程丞先生多番商议,已经定了大致的章程。除了前面这两步,我还有第三步,成立一间免费对外开放的书社?!盶r

    说是书社,其实就是最古老的图书馆,一个搜集、整理、收藏图书资料以供人阅览、参考的机构。在姜芃姬记忆里,这是个很古老的名词,在她的时代,图书馆已经丧失原有的价值,成为一个供游客瞻仰、游览、玩耍的景点,姜芃姬以前还跟着军校组织的活动去参观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