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bnx4P|???W?t?1&?s?bf???C&????|?U??3Y??W?????时觉得牙疼不已,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主公了?\r

    内心暗暗抱怨,面上却没有任何异色。\r

    他出列说道,“主公,若是如此,怕是会让主公难做?!盶r

    “哦?我有什么难做的?”\r

    杨思无奈地道,“老太爷在崇州经营数年,浒郡更是他一手打理好的。前者还好说,后者估计全是老太爷的心腹老人……这两处,各有自己的章程。若我们大刀阔斧地干涉,那些老人倚老卖老,将这些事情闹到老太爷面前,岂不是离间了主公与老太爷之间的父女关系?”\r

    柳佘愿意退居幕后,但不意味着对方就彻底人间蒸发了。\r

    曾经跟随柳佘的老人会买姜芃姬的账,不会暗中使绊子?\r

    若是不解决这个问题,再好的父女关系也经不起有心人的离间和挑拨,迟早要闹起来。\r

    君不见,古往今来多少父子不睦、兄弟阋墙的前车之鉴?\r

    姜芃姬抬了一下眼皮,她道,“父亲已经退居幕后,崇州与浒郡的大小事宜全部由我决定。那些老人想在我的面前倚老卖老,哪怕是父亲,照样保不住他们。父亲那边我会说清楚的?!盶r

    杨思松了口气,道,“如此甚好?!盶r

    姜芃姬问了一圈,“还有其他问题?”\r

    众人没有言语,显然是没什么意见了。\r

    他们心里清楚得很,他们迟早要与北疆干一场,主公愿意早早谋划,总好过临时抱佛脚。\r

    武将们已经懵逼完了,慢一拍的脑子终于和旁人接轨,心中暗暗窃喜。\r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主公接收崇州和浒郡势力,最忙的人肯定都是文职的。\r

    殊不知,加班可是集体活动,谁也逃不了。\r

    姜芃姬过了一会儿,对着众人说道,“暂时没有意见,那你们便看看这个?!盶r

    她摆手示意婉儿,婉儿得到指令,微笑着起身,将数份册子分发给众人。\r

    上官婉不仅是政务厅女部从事,她还是丸州书院的女夫子。\r

    自从谢谦带着万轩从中诏逃到丸州,姜芃姬就拐了这位中诏大儒给学院的学生启蒙。\r

    为了接替上官婉的教书工作,她从政务厅女部抽了人,让对方去给书院的女学生授课。\r

    休完了婚嫁,不止李赟要回来工作,连上官婉也重新回到了政务厅,还给姜芃姬当了副手。\r

    李赟眼巴巴地瞧着妻子走到自己面前,递上来一份用细线装订好的册子。\r

    他伸出手接过,暗中用手指摸了摸上官婉细嫩的柔荑,心下荡漾,可惜被她一巴掌拍醒了。\r

    “不正经?!盶r

    上官婉轻声嘀咕,李赟贼委屈。\r

    略过这个插曲,上官婉将各人的册子分发完毕,继续回到先前的位置,端正坐好。\r

    他偏首问李赟,“汉美,这上面写的什么?”\r

    众人文化水平高低不一,唯独典寅是个彻头彻尾的文盲。\r

    李赟看了看典寅的册子,再看看自己的册子,诡异地发现册子内的内容一模一样!\r

    所谓的一模一样,不只是文字内容,甚至连每个字的大小形状、横竖撇捺都一样。\r

    连他都发现这个问题,更别说其他心细如尘的谋士。\r

    他们中间,有些人早就知道缘由,例如亓官让和徐轲,有些人则是满腹疑惑。\r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我知道你们疑惑什么,这件事情推后再说?!盶r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\r

    知道什么事情最可恨么?\r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不肯继续说!\r

    众人只能按捺好奇心,仔细翻看册子里面的内容。\r

    从字迹来看,这是他们主公的手笔。\r

    “从今日开始到北疆开战,里面的内容是我们接下来数年要逐一攻克的难题。为了让你们有更加清晰直观的认知,我按照大项和小项,一一列出?!苯M姬道,“三大项,其一治理,其二屯田,其三练兵。我们先说说【治理】这一项。在场诸位皆是仁杰栋梁,但一人只有一双手,没有三头六臂。若只是丸州一地,大家还能游刃有余,若添上崇州和浒郡,便会捉襟见肘,根本忙不过来。所以我想征询你们的意见,要不要选一个合适的时机,发布招贤令?!盶r

    亓官让等人面上不语,内心的声音却是一致的——\r

    发发发!\r

    不发招贤令,聘请新鲜血液,他们这些老人都要累死在案牍上。\r

    只是,招贤令这种东西也不是想发就能发的。\r

    如果招贤令的内容让人不满意,天下士子未必肯买账。\r

    于是,众人推举在场文采最佳的风瑾,这份重任直接丢在他身上。\r

    风瑾暗暗哭笑,出列询问细节。\r

    写招贤令,他只是个捉刀代笔的人,核心思想还是要主公提供。\r

    姜芃姬想了想,她道,“不论贵贱,唯才是举?!盶r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寂然。\r

    风瑾的表情也出现一瞬的僵硬,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。\r

    如今的选人制度,被选用的人必须要有高贵的家世出身,还要有仁义孝悌这样的硬性条件。\r

    拿东庆的考评制度举例。\r

    家世、德行、学识属于上三类,容貌、能力、性情属于下三类。\r

    上三类中,家世和德行占了九成,学识仅占一成。\r

    换而言之,投胎的时候瞪大了眼睛,投一个好胎,哪怕出生之后,只是一个智障,那也比无数寒门学子高贵数倍。若是二者排在一起,朝廷用人也是优先选择前者而非后者。\r

    姜芃姬环顾一圈,冷声问道,“怎么,你们有异议?”\r

    她的班底是经过严格筛选的,除了风瑾是个高富帅,其他人只有“高”和“帅”。\r

    以一个寒门士子的角度来讲,他们不可能反对姜芃姬的提议。\r

    不论贵贱,唯才是举——短短八个字,讲出多少寒门士子内心的酸楚?\r

    不少寒门士子,不是缺乏能力,只是出身不够,他们连鱼跃龙门的门票都没有。\r

    风瑾神色如常地道,“瑾并无异议?!盶r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附和。\r

    “我想你们也没异议?!苯M姬说了一句大实话,她说,“有才能的人可以帮你们减轻负重,相携前行;没有才能的脓包只会给你们繁重的工作再添一笔负担。你们觉得我这话在理不?”\r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\r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来讲,简直是真理?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