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汉美小天使成婚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姜芃姬提前数日发出预告,红色弹幕观众早已摩拳擦掌,拿出了单身二十几年的超快手速。

    疯抢之下,红蓝比例达到了丧病的24:1。

    八十五万上限的直播间,足有81.6万的红色观众!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仍旧有不少红色弹幕观众抱怨纷纷,嫌弃蓝色弹幕占坑不拉屎。

    徐轲和寻梅大婚的时候,姜芃姬才是4级主播,直播间上限只有15万。

    轮到李赟和上官婉成婚,姜芃姬已经是6级主播,直播间上限达到了85万。

    完全可以想象,这天的打赏有多疯狂。

    小额打赏不用说,那些直播间公告的大额打赏,更是爆炸井喷式涌现,密密麻麻填满了直播屏幕的每一个角落,久久不息。如果观众不把打赏特效屏蔽了,他们根本看不到直播内容。

    如此盛况,看得蓝色弹幕观众惊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结婚,还不转播洞房实况,这些疯子开心个什么劲儿?

    红色弹幕观众表示,他们乐意!

    【爷娘闻女来】:我失恋了,我的老公要娶别的女人,我还要打赏送新婚贺礼,好凄惨。

    发完这条弹幕,这位土豪观众大手一挥,99架豪华私人直升飞机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【自挂东南枝】:我和你们这些妖艳贱、、/货不一样,我是嫁儿子!

    弹幕刚发完,同样豪气冲天的打赏也撒了出来,贴心留言——这是赠给汉美小天使的嫁妆。

    李赟颜值高、脾气好、性格还有反差萌,狠狠戳中了【女友党】和【妈妈党】的萌点。

    更加可怕的是,这些人不仅任性,他们还贼有钱。

    除了当年的上京地震,姜芃姬从未主动向观众讨要打赏。以至于多年下来,不少观众抱怨自个儿兜里的钞票没处使。如今终于有个名正言顺的撒钱机会,可不使劲儿撒一波?

    他们也想让其他直播间瞧瞧,他们这个直播间也是有土豪的!

    【老司机联萌】:一眨眼,连单身狗李赟都结婚了,主播你还不考虑推了慈美人?

    紧跟着,无数的弹幕跟风复制这句话,满屏幕的催婚让姜芃姬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青蛙还没煮熟呢,等煮熟那天再告诉你们好消息。

    姜芃姬一面看着司仪主持婚礼,一面与直播间观众唠嗑,挑拣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内容回答。

    【思诺思】:主播,今天收了这么多打赏,不考虑给汉美小天使加薪么?

    【主播V】:肯定加薪啊,折合一部分金银给婉儿当嫁妆了,我还给汉美包了一个大红封。

    姜芃姬极少与观众互动,看到她今日心情好,不少直播间咸鱼纷纷踊跃发言。

    【哈利路亚】:话说,今天可是汉美小天使的婚礼,主播你身为主公,只涨薪水不行啊。

    【主播V】:的确是不行,所以我又准备了另一份超级大礼包,绝对惊喜!

    姜芃姬神秘一笑,咸鱼们的好奇心被她高高吊起。

    偏偏她还卖关子,硬是不肯透露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婚礼与观众印象中的婚礼有着极大不同,最显著一点便是新娘无需在婚房等待,她们可以换一身喜服与夫婿一起应酬宾客。姜芃姬正与观众私下聊天,两位新人已经到她跟前敬酒。瞧着一脸喜色的李赟与满面羞涩的上官婉,她蓦地有种嫁了儿子又嫁女儿的错觉。

    喝了酒,姜芃姬倏地道,“我送了一份特殊的大礼,已经送到你俩府上,明日你们再拆了看。千万记住,今日不能看。那玩意儿……说起来有些不吉利,我怕冲了你俩喜气?!?br />
    李赟和上官婉心中纳闷,不过姜芃姬特地嘱咐,他们自然不会刻意违逆。

    因为李赟酒量不是很好,一众同事也没有太为难他。

    好歹让他能踉跄着入了洞房,不至于醉死过去、让新娘独守婚房。

    上官婉与侍女搀扶着李赟去了婚房,一旁耍闹的长生瞧见了,迈着短腿也想过去凑热闹。

    “君子非礼勿视?!?br />
    丰仪费力将她拎了回来,搁在亓官让家的闺女身旁。

    别看长生年纪不小,但吨位着实不轻,短短几步路,累得丰仪略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丰仪一板一眼地道,“因为是君子?!?br />
    相较于活泼好动的长生,亓官让家的闺女便文静多了,不爱言语,有些小小的害羞。

    “什么又是君子?”长生如今能连贯说话了,但咬字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不做不应该做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丰仪略一抬眼皮,瞧了眼长生那张肥嘟嘟、充满肉感的脸,他想捏一捏,但他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丰真瞧出儿子心中所想,恶趣味又涌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当着儿子的面,捏了捏长生的脸颊,惹得丰仪睁圆了眸子,眸中带着些许的嗔怪。

    “照顾好两个小妹妹?!?br />
    丰真满意地看到儿子变了表情,这可比之前鲜活多了。

    卫慈瞧见这对父子的互动,好笑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眼底却添了几分忧虑。

    若他记得没错,丰真的独子丰仪不足十岁便夭折了。

    说起丰仪夭折的缘由,蛮令人唏嘘。

    那时的丰真已过而立之年,听信旁人的怂恿,误以为寒食散有健体强骨之效。

    某次散隐发作,不慎被丰仪撞见。

    丰仪年幼不懂,还以为丰真病重垂危,一时间慌乱无措,急忙要去请郎中。

    哪知地上青苔细密繁多,丰仪跑动的时候,不慎摔了一跤,整个人滑入院中水池。

    丰仪是个早产儿,体质比他父亲孱弱多了。

    那会儿还是早春,寒风阵阵,池水冰寒彻骨,

    丰仪冷不丁掉水里,理所当然地病倒了,病气深入肺腑。

    没有两日,他便夭折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丰真早早戒了寒食散,兴许丰仪能顺利长大?

    不过——若是丰仪顺利长大,丰真还会冒出续娶念头,与继夫人生下丰攸?

    如果没了丰攸,岂不是少了个可信的人辅佐姜琰?

    说起来,丰攸也算是他上辈子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兴许是酒喝多了,卫慈嘴里低声嘟囔了什么,正巧被耳尖的丰真听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丰攸?”

    卫慈已经有八、、/九分醉意,他道,“莫要让你家丰攸祸害我家琰儿?!?br />
    丰真好笑道,“丰攸是谁?琰儿又是谁?”

    卫慈道,“你儿子,我女儿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婚都没结的单身狗,还妄想着要女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