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赟不知所以,仍旧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“家父已经去问过主公意见了,这会儿就差亲自上门,不过赟……”李赟脸上的笑容令卫慈觉得刺眼无比,“……总觉得还要再准备些什么,两位先生见多识广,为赟参详参详呗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是么?”

    卫慈轻呵一声,李赟莫名觉得脊背有些麻麻的寒意。

    这股寒意来得快,去得也快,很快就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丰真是个人精,敏锐发现卫慈的情绪有些不对劲,偏偏李赟这个傻乎乎的青年迟钝没发现。

    他心下一转,微微踮脚搭上李赟的肩头,笑着调侃,“汉美也是弱冠之龄的男人了,早该成家立业。这可是丸州少有的大喜事,一定要大办,还要办得热热闹闹的,带点儿喜气?!?br />
    卫慈一时想岔了,丰真却不会误会。

    丸州单身汉的确有些多,如今李赟要脱团,这可是一件大喜事啊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——让我这个过来人给你支两招,你问子孝是没用的,他自己还是个老大难呢?!?br />
    丰真哥俩好地揽着李赟的肩头,脸上挂着几缕不安好意的坏笑。

    李赟下意识觉得丰真不靠谱,奈何对方这话也没说错。

    丰真先生虽然浪,但好歹也是成过婚的男人,膝下有个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儿子。

    卫慈呢?

    为人温和谦逊不假,但他还是个单身汉啊,朝对方请教这种事情,的确有些不理智。

    “还请丰先生请教?!崩钰S乖顺地道。

    丰真用余光瞥了一眼卫慈,只见对方眉梢压平,眉宇间带着几分隐忍和克制,他心下暗笑。

    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你与她又是两情相悦,当真是天赐的金玉良缘?!狈嵴婀首骺湔抛颂?,恨不得将李赟和上官婉这一对捧上天,说得李赟这个未婚小伙面颊发红,羞得连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了,丰真还说,“汉美,你听我的,你只需跑到主公面前,将自己一番赤诚热烈的感情对心上人表露……相信我,天底下没有哪个女子能抵抗如此热烈奔放的表白?!?br />
    李赟羞得脑袋都要冒烟了,他也对上官婉说过含蓄的情话,但没试过这么直白的。

    这没想到,丰先生瞧着浪荡,实际上也是性情中人,娇小的躯壳中潜藏着一抹奔放的灵魂。

    李赟羞得低声道,“这样……会不会太冒犯了?我怕主公嫌弃,说我冲撞佳人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笑道,“怕什么?烈女怕缠郎!嘴上说你无礼,指不定内心如何羞涩开心呢?!?br />
    李赟正欲点头,耳畔传来卫慈压抑怒火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如此无礼,简直放肆!”

    李赟懵了,扭头一瞧卫慈,只能看到对方转身离去的背影和飘然翻飞的宽袖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卫先生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温和的人一旦发火,那场景是相当可怕。

    饶是李赟悍勇善战、浑身是胆,此时也被吓了一跳,不知哪里触怒了对方。

    丰真敛下眼中的情绪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抹高深的笑意。

    李赟喃喃地道,“卫先生一向克己守礼,定是丰先生方才的话惹他不悦了?!?br />
    果然,提亲成婚这样庄重的大事,应该尊礼而行,不能听丰先生瞎指挥。

    丰真听了李赟喃喃的话语,轻嗤一声,他道,“关心则乱,饶是他卫子孝也不能免俗?!?br />
    李赟继续懵逼,不懂丰真这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丰真瞧他脑子不够用,对他投以怜爱的眼神,好似看着自家蠢萌蠢萌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不懂就不用多想了,想明白了也没什么用。既然主公已经应允了你和婉娘子的婚事,婉娘子对你也有情谊,你只需按照三书六礼的旧制,按部就班地来就行。等着喝你的喜酒!”

    李赟沮丧,兜兜转转之后,丰真也没提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轻松打发了李赟,丰真愁得在原地转了三个圈。

    丰真清楚,以卫慈的脑子,哪怕智商下线那也是短时间的,一旦给卫慈时间冷静下来,定然会发现自己摆了乌龙。想到这里,丰真连忙追上卫慈远去的脚步,厚着脸皮去了他家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还未进入正厅,他已经怀揣着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激动心情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卫慈回来有一会儿了,他跪坐在桌案附近,冷眼瞧着烹煮的茶炉。

    他早知道丰真会过来,只是有些暗恼自己沉不住气,竟会产生这样愚蠢的误会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你卫子孝竟然对自己主公怀揣那样的心思!”

    丰真轻轻一拍桌案,声音不响,却能让人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卫慈闻言,蓦地抬头,如墨双眸蕴藏着毫不掩饰的锋芒。

    “子实,饭能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。慈何时对主公怀有不敬的心思?”

    丰真面上带笑,坐在卫慈身旁。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‘不敬的心思’?”丰真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难得看到卫慈被逼到墙角的窘态,怎么说也要欣赏够了才行,他咄咄逼人地道,“不管是搁在谁那里,乍听到汉美说要向主公提亲,第一个便想到他要向主公提亲,迎娶上官婉。偏偏你却不同,你第一个念头是汉美向主公提亲,欲迎娶主公!要说你内心对主公没点儿别的想法,你觉得这事儿说得过去?”

    卫慈张了张嘴,他被丰真揭穿了隐秘的心思,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平日里舌灿莲花、口若悬河,如今起不到半点儿作用。

    “荒诞!”

    他只能干巴巴地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气势如虹的丰真,下一秒抬手揽着卫慈的肩膀,一副好兄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主公未嫁,你又未娶,有这样的心思不很正常?”丰真道,“你这般讳莫如深做什么?”

    瞧瞧,刚才差点把小天使汉美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卫慈抬手将丰真的手拂去,面色阴沉凝重,瞧得丰真越发来劲儿了,“主公那般人物,岂能轻易亵渎!诸如此类的话,不希望再从你口中听到,慈与主公清清白白!”

    丰真略一眯眼,他道,“子孝,这话可不对。天底下比你更优的男子,屈指数来,想来也不满五指。如果连你爱慕主公也算得上是亵渎,那你是打算让主公此生伶仃,孤寡一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