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场三人皆是玲珑心思,如何不明白姜芃姬的打算?

    可这么一来,必然要收走柳佘手中的权利,这意味着父女之间生出了利益矛盾。

    倘若柳佘朽朽老矣,退位让贤不算过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柳佘如今还正值壮年,他甘心让出手中的兵权,当一个逍遥自在的富家翁?

    这事儿,不管是卫慈还是丰真,他们心中皆是没底。

    亓官让视线转向姜芃姬,隐晦提了一句,“此事,主公还要与老太爷商议一番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垂眸道,“我知道,父亲会谅解的?!?br />
    亓官让摇着扇子道,“若能与崔氏合作,摸清北疆境内的情况和兵力布置,我们便占了‘地利’之便。广推屯田之法,两三年内将彻底解决粮荒,军中嚼用可自给自足。几位将军作战经验丰富,与练兵之道极为熟稔,长此以往,必然能练出虎狼雄师。同时,北疆因马瘟之灾而元气大伤,后有子孝以兔羊之策拖延他们后腿,不出三五年,我们便有与北疆一战之力?!?br />
    “兵书有云,国之贫于师者远输,远输则百姓贫?!蔽来仍谝慌圆钩涞?,“若与北疆动兵,长途距离运输粮食,必然会增添繁重压力。临近军队附近的地区粮价飞涨,当地百姓受其影响,财力枯竭。更加重要的是,运输粮线过长,风险愈大,一旦粮线被断,前方将士便会陷入绝境。依慈之见,主公可以派人在崇州境内屯田,大大缩减运粮路线,使将士无后顾之忧?!?br />
    如果从浒郡或者丸州运粮送去崇州前线,消耗之大,常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古代打仗运粮,主要靠人力和畜力,路程漫长,耗费时间也长。

    不是说运送多少粮食去前线,前线便能收到多少粮食。

    运粮的畜牲要吃东西,运粮的伙夫也要吃东西!

    前线得到一石粮食,后方便要发出二三十石!

    若是打仗,最好还是在前线附近大规模屯田,这样才能极大减少运粮的风险和消耗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若是如此的话,卫慈想到别的内容,不由得蹙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姜芃姬问他,“子孝可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卫慈面色一僵,叹息着说道,“北疆因为马瘟的影响,经济受损严重,以至于粮价飞涨,大量底层牧民吃不起粮食,生活困顿。若是让北疆知道我们在崇州边境大规模屯田,届时……必然会惹来大批量骑兵劫掠……慈思虑不周,方才那一计,怕是不可行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这样,他们屯田种出来的粮食全被北疆抢走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给自己存军粮,还是给敌人送粮食呢?

    卫慈想通这点,内心羞惭,俯身请罪。

    姜芃姬道,“你说的又没错,哪里需要请罪了?在崇州边境屯田,以此缩减运粮消耗,这是个好办法。若是北疆派遣骑兵过来劫掠,我们也不用怕,直接拿这些人练手,提前适应北疆的作战方式。不过,子孝的建议要改一改。屯田可以,但不能集中在一处,多设几个?!?br />
    北疆目前没办法大规模出动骑兵,只能小规模劫掠。

    他们将屯田地点多分几个,北疆骑兵来劫掠,一次也劫不了多少,损失小还能拿他们练手。

    若将粮食屯在一处,要是敌人绕背偷袭,一把火烧了粮仓,岂不是爽歪歪?

    四人仔细商议了细节,直至天边晨曦微醺,姜芃姬这才意犹未尽地终止了话题。

    三个被迫熬夜加了一夜班的谋士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先谈到这里吧,我去给父亲书信一封,跟他讲明原因,父亲会支持我的?!苯M姬安安伸了个懒腰,对着三人道,“要不要留下来用个早膳,今日早膳是香菇肉包,滋味挺香?!?br />
    丰真浪惯了,时常熬夜,倒也不累。

    亓官让作息时间一向稳定,注重养生,奈何主公不人道,他熬夜熬习惯了。

    卫慈更不用说,一宿未眠,他连个眼袋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多谢主公?!?br />
    三人与姜芃姬一同吃了早膳,揣着一脑袋的作战细节回去。

    丰真与卫慈皆是单身人士,二者府邸离得近。

    他和卫慈回去的时候,一面回味着县府厨房的庖子手艺,一面摇头晃脑,看得卫慈眼晕。

    卫慈问道,“子实,你别摇头,慈瞧着头晕?!?br />
    丰真道,“摇一摇,听听脑子里有没有进水?!?br />
    卫慈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丰真又道,“当年啊,真真是猪油蒙了心,怎么鬼使神差就来了这里?投靠哪个主公不好,偏偏挑了一个最难伺候的。实在不行,干脆不出仕,在家当个富贵闲人。如今可倒好,有钱没地使、有美人摸不着、有酒喝不到,连睡个觉也没时间……一上贼船就下不来了?!?br />
    像是昨晚,主公心血来潮就拉着他们探讨了一夜,整整一夜??!

    主公可还记得他病弱体虚?

    当真是把男人当成骡子用了。

    卫慈冷不丁地道了一句,“主公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丰真吓得浑身一哆嗦,抱着卫慈躲到他身后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“主公呢?”

    卫慈笑得纯洁,“吓你呢?!?br />
    丰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他怎么就眼瞎交了这么一个挚友,坑爹呢!

    默念数遍清心咒,丰真这才忍下掐死卫慈的冲动。

    临近门前,丰真倏地道,“子孝,你说老太爷当真会放权?”

    姜芃姬近些年风头旺盛,但柳佘成名已久,如今又正当壮年,当真愿意放权给自己女儿?

    “难说?!蔽来却瓜卵垌?,冷嗤道,“不过主公的脾性,一向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老太爷若是个聪明人,他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。那个庶子,如何能与主公一较高低?”

    虽说柳佘与前世不同了,但卫慈对此人始终无法放心。

    不过,他家主公始终没什么反应,对柳佘又相当信任,卫慈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低声交谈,迎面来了个俊美无俦、满面傻笑的裋褐青年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,等一等!”

    卫慈二人站定脚步,一瞧,竟是满脸春风得意的李赟。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,你们给赟支个招行不?”

    丰真逗他,“支什么招?”

    “赟想向主公提亲?!崩钰S说罢,郑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卫慈浑身一颤,僵立原地,缓缓偏首看他,如墨双眸带着森冷寒意。

    “提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