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两个不同位面的观众,全用汉字?

    这个问题问得好,但姜芃姬也回答不出来啊,她睁着眼胡诌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因为汉字是全位面通行的文字?”

    两个直播间的观众听后,哑然无言。

    说得好有道理,宝宝竟然无言以对?

    某个蓝色弹幕的观众颤巍巍地发言,他已经做好被红色弹幕大佬踢出直播间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【不羡仙】:以前总有人说英语才是全世界通行的语言,现在本宝宝可以昂首挺胸地说汉字才是全位面都通行的语言。简直太感动了,希望国家能正视这点,取消坑爹的英语四六级!

    一片红艳艳的弹幕海洋里头,这条蓝色弹幕显得尤为显眼,还得到了无数点赞。

    红色弹幕的观众纷纷给这位蓝色弹幕小伙伴打call。

    英语四六级什么的,说多了全是泪啊。

    原先还打得你死我活的两拨人,如今却是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之态。

    双方就两个位面的事情进行了“亲切友好”的会谈,奈何直播间的限制太大,他们无法谈论政治有关的话题,绞尽脑汁也只能摸清楚双方位面所处时间轴,除了某些历史事件有所出入,大环境的情况竟然一般无二!不少脑光灵活、心思不正的人已经打起了歪主意。

    既然两个位面的情况这么接近,但发展又有不同,他们是不是可以互相“帮助”啊。

    想想网络小说中比较流行的“文抄公”类别,兴许他们也能效仿一二,指不定就火了呢?

    反正是两个世界,纵然被人指出抄袭,但两个位面想要追究抄袭,那也是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美其名曰——互相借鉴、共同发展,不忍让瑰丽的文明就此消失。

    姜芃姬随意扫了眼直播间的弹幕,不少观众也注意到这点,有些人觉得抄袭不对,有些人觉得反正是两个位面的,交流一下文明怎么了,反正原作者也不可能横跨次元壁追究打官司。

    网络小说都是这个套路,抄了也没人知道呀。

    他们独独忘了这是姜芃姬的直播间,作为六级直播间的主播,她的权限比以前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那些谈论“借鉴”可行性的观众全被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懵了一下,再看系统提示,面颊不由得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【因为您违反了直播间规则,现在被主播请出了直播间】

    讲真,这还是姜芃姬接管直播间以来,第一次主动踢人,傻子都知道她有些动怒了。

    被踢的观众不止有蓝色弹幕,还有为数不少的红色弹幕观众。

    姜芃姬面上挂着和煦的浅笑,“依照联邦律法对于原创文学以及各类产权制定的?;ぬ趵?,抄袭罪名很严重,三年起步,最高终身。哪怕不是被原创者起诉,所得九成利益也要归属原创作者,并且赔偿高额精神损失。你们想要借鉴,我不反对,但是请原创作者过来亲自授权。再者,你们也可以要求官方带头,成立专项的联盟组织,规范两个位面之间的文化交流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她起身收拾鱼竿和鱼篓,预备回家。

    被姜芃姬这么一说,有些观众臊得脸红,有些觉得她多管闲事,有些则大力支持。

    毕竟直播间是人家的地盘,他们这些观众也要按照基本法行事。

    经历了半天的大战,两个位面的观众勉强能心平气和地交流。

    姜芃姬见状,露出一丝浅笑,晃悠悠地回到了城内。

    殊不知,直播间的事情已经插了翅膀,占据了各大网站的头条。

    跨位面直播也就算了,现在还能和另外位面的观众在一个直播平台交流,这是要上天??!

    红色弹幕观众这边还算平静,虽说姜芃姬这个直播间有些邪门,经常上演各种暴力画面,但整体而言还是积极向上的。不少拍摄古代战争的导演还喜欢将直播内容剪切、借鉴。

    现在的影视越来越喜欢内景拍摄,抠图绿幕怎么好用怎么来,极少耗费精力去拍实景。

    总体而言,姜芃姬这个直播间在大众眼中偏向正面。

    不过,蓝色弹幕观众这边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刚一传开,一石激起千层浪,谩骂和嘲讽占据了绝对上风。

    托穿越女的福,直播间已经被贴上各种下三滥的标签,再加上直播间出现时间已经二十余年,很多观众对它的印象已经固定,一提起来就忍不住唾骂或讥讽,好似那是一坨多臭的粪。

    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大浪淘沙,直播间的观众群已经固定。

    如今骤然换了主播,不仅没有吸引新的读者,还将这部分喜好美色的观众也赶走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,姜芃姬这个直播间的红蓝比例都在9:1或者19:1徘徊。

    这让红色弹幕观众喜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蛋糕就这么大,直播间上限就八十五万,他们巴不得所有上限都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嗯,主播是他们的,哪个刁民都别想抢走。

    姜芃姬对此并不在意,她才不想管观众是哪个位面的,只要不是她原先那个位面就好。

    作为联邦上将,统领十分之一军队的统摄军团长,如今却沦落成小小农场主,际遇凄惨。

    嘴里哼着小调儿,姜芃姬踩着橙黄的夕阳余晖进了城,街道生意仍旧热闹。

    街头小贩吆喝叫卖,稚童追逐着嬉闹说笑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

    领头的小孩儿不慎撞到姜芃姬,她倒是纹丝不动,那个小孩儿跌了个大跟头。

    “到处都是来往的马车行人,你们这些顽童,想要玩耍便去别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姜芃姬虎着脸,将摔倒的小孩抱了起来,那孩子泫然欲泣,远处的妇人见了,魂都吓飞了。

    对方急忙跑来抱走孩子,吓得肩膀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妇人看清姜芃姬的脸,像是被人偷走了声音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姜芃姬平日里很是亲民,不少百姓都知道她的样貌,这妇人也见过。

    “奴家主儿顽皮,惊扰州牧……”

    妇人一面下跪一面让怀中两三岁的孩子也跟着下跪。

    姜芃姬记性极好,瞧见妇人的脸,竟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听妇人言谈,分明不是普通村妇。

    妇人激动地道,“州牧当年救了小郎君一命,一直无缘当面道谢……您可还记得,东庆那场地动,你从废墟挖出的娃儿?”